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18章 21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1 2016-06-18 20:09:23

  219

聂瑶珈知道聂惜若是什么样的心情,聂文和王凤飞也知道,他们都沉默着。

聂惜若自觉失态,她说:“妹妹,我有话问你。”

她独自走出了客厅,聂瑶珈耸耸肩的跟过去。

两在凉亭内,聂瑶珈问:“你想问我什么?是关于小岩的事吗?”

“不,我想问你,听没听过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句诗?”聂惜若将画像边的字说给聂瑶珈听,不放过她的每个神情,想看出个什么猫腻。

“听过啊,很不错的诗,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聂瑶珈一点不懂聂惜若的问题。

“那,你知道皇上叫什么吗?”

“栾墨亦。”这可卉国人都知道的事嘛。

聂惜若也不知道从何问起了,她皱眉,“你真的不记得三年前你是谁吗?”

“如果我还记得,就不一定留在这里了。”她若有自己的家人一定会找的,何必留在这里呢?对聂文的恩她这两年多为他赚了不少银子,也算还清了。

聂惜若装作没事一样,“我只随便问问,若你想起什么,我可以帮你找找,毕竟现在我是皇上的妃子了。”她没有忘记聂瑶珈夺爱一事,心里在慢慢盘算怎样报复她。

“你在宫中可有见过什么稀罕事?”聂瑶珈随意的聊着。

“有,我碰见过一个疯女人,听宫女说她叫连依,是前皇帝的妃子,被前皇后折磨的疯掉了,我最害怕疯子,所以将她关在她自己宫里。”提起这件事,她是印象最深刻的,因为让她看到,宫门深似海,一不小心,会被人踩在头上,再无翻身之日。

也常拿这件事来警示自己,千万不能出差错,否则地位不保,性命堪忧。

“姐姐,别怪妹妹说得不中听,听说皇上本来是个王爷,只因三年前和沁国一战前皇帝因战乱失踪,假如,我是说假如那个前皇帝回来,现在的皇上会把皇位奉还给他,你也就不再是皇帝的妃子,而是王妃。”

聂惜若没想过这些,因为她根本不相信前皇帝还能活着。

“谢谢妹妹提醒,姐姐的命不会那样曲折吧,妹妹是不是吃不到葡萄在说葡萄酸啊。”聂惜若毫不动气,气定神闲的说道。

聂瑶珈也不示弱,笑容里带着清冷:“是啊,我没有尝到皇宫里的葡萄是什么滋味的,可是这宫外,我可是尝到了颗最甜最香的葡萄呢,可惜有人尝不到了。”说完,她笑呵呵的走掉了。

聂惜若当然知道她是指小岩,气得在凉亭内跺脚。

当晚,聂家上了许多菜肴美酒,贺喜聂惜若回家。

聂瑶珈喝了许多酒,醉倒在栾倾痕的怀里。

聂惜若看到这个画面,心都碎了。

吃完饭,王凤飞将聂惜若叫进房间里,掩上了房门:“女儿,娘跟你说,你啊多吃点补药,为皇上生下龙嗣,将来皇后之位一定是你的。”

“皇上……根本没有碰过我。”聂惜若不明白皇上,她看到的栾墨亦看那幅画的眼神都比她这个大活人温柔的多。

“什么?为什么?”王凤飞着急了。

“我怎么知道。”

“女儿,有时候女人也要主动一些,皇上的性子一定是儒雅俊秀对不对,他应该像个仙人一样,对女色并不感兴趣是不是。”

“娘你怎么知道皇上是那种人?”聂惜若看着母亲,有些佩服她。

“娘吃过多少盐,你呢?你听我的,这种男人是没有尝过女人的好,所以他才没有碰你,只要你大胆一点,以后绝对会常常召见你的。”

聂惜若深深的叹气,点点头。

聂文喝着茶,对小岩说:“本来想请我恩公一起过吃的,可他好像有什么心事,吃不下,你们也没有正式见个面,等以后有机会吧。”

“是。”栾倾痕扶着旁边坐在椅子上的聂瑶珈,她总是不老实的晃来晃去,他分着心照顾她。

“瑶珈醉得不轻,我还是先送她回庄园吧。”他横抱起聂瑶珈,退出了客厅。

在回廊里,聂珈珈的头靠在栾倾痕的胸前,她轻轻呓语:“都是坏蛋……都……”

她在说谁呢,栾倾痕不禁暗笑她,也许正在做着什么被人欺负的梦吧。

“站住!”对面的唐寿出现,大声制止了栾倾痕的步子。

“你是?”栾倾痕并不认得他,只觉得这老头一惊一乍的。

唐寿看到他们两个人这种动作,这种暧昧,作势扇着自己耳光:“我真是的,为什么不早点看看瑶珈的新郎是谁,若我知道是你,也许你们……”

栾倾痕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更觉得这老头脑子有些问题。

唐寿上前抓着他的袖子:“你告诉你,你是怎么来到朝城的?”他一定要搞清楚。

“好像是身中数箭,从海上飘到这里的岸上……怎么了?老伯好像认得我。”栾倾痕是这么感觉的。

“你说你叫小岩?”

“是。”

唐寿把了把他的脉搏,“原来你是受重伤所致,难怪你会失去记忆。”

“老伯真的认得我?”栾倾痕很希望有人认识他,能告诉他自己是谁。

“不不不……谁说我认得……你呀?”唐寿吓得退了好几步,他还没想好怎么办,当然不能引起栾倾痕怀疑。

一个人可以失去记忆,可是不能改变他的观察和思考,栾倾痕一向睿智,深不可测,他不能在他面前露出马脚。

“那……没事的话,可以让一让路吗?”

唐寿一看自己挡着人家的路,马上笑嘻嘻的闪到一边,栾倾痕抱着聂瑶珈向前走着。

唐寿对着回廊的柱子猛打,脚也用上了。

栾倾痕拐弯时看了唐寿一眼,“原来真的是个疯老头。”

将聂瑶珈放在床上,青青说:“我来照顾小姐吧。”

“她喝得这么醉,力气大得很,你很难照顾好她,放下毛巾,我来就行了。”栾倾痕过去拧着毛巾。

青青想,这样更让他们增尽感情,她偷偷笑了,马上合上门走了。

栾倾痕用毛巾擦着聂瑶珈的脸,渐渐的,将她的妆全擦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