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13章 214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60 2016-06-13 20:09:36

  214

唐寿正赶来,两天的路程让他风尘仆仆,一下马,与栾倾痕打了个照面,他一惊,回头看着栾倾痕背影,“不会吧,这么巧?有完没完啦!难道这是老天在告诉我什么叫天意?哎哟,丫头好不容易忘记这么多坎坷和痛苦,没想到堂堂……的他变成这个样子,好像也不认识我了,希望没和丫头见过面才好,哎!居然在一直城内,太离谱了。”

话刚说完,街上的百姓围着他看,听他自言自语的。

唐寿吓了一跳,“别看啦!我不是疯老头儿!”他强调道。

百姓们一听,没戏可看的样子散掉。

唐寿来到聂府,聂文招待他喝上好的茶。

唐寿喝过茶:“瑶珈是怎么回事?”

“呵呵,其实是这样的,我女儿喜欢上一个男子,却是个卖鱼的,我夫人让瑶珈帮忙,可是好像瑶珈也对那人挺喜欢的,我在想,要成全谁好呢?两个都是我的女儿啊。”聂文面容为难的说道。

“这么优秀的男人?那就看这男的喜欢谁就是了。”唐寿不想偏着聂瑶珈这边,希望公平点。

“瑶珈倾城绝色,自然是得到男人的垂青。”他撒了谎,但为了不让女儿抱有希望,他只好这样做了,心里也觉得对不住恩公。

“只要瑶珈自己决定了,我不会插手管的。”没想到,聂瑶珈会对栾倾痕以外的人动心。

思绪不由的回到三年前,他收到信鸽,上面说要他准备假死药。

他用信鸽送去,并和聂瑶珈拟商好,她假死后去海葬,他和认识的朋友一起去救她,可是当他去海边,已经见不到她的人,又听说了栾倾痕中箭掉进海里,生死不明的消息。

唐寿知道聂瑶珈生不如死的感受,可是他还是去找了,幸好他人脉多,在朝城打听到了聂瑶珈,当时的她身上带病,他治了她好久才令她活了过来,为了不让她想不开,所以,他喂她吃了夺情盅。

聂文看唐寿在想什么事,便问:“恩公在此多住些时日吧。”

唐寿本来不想打扰,可是卉国一直在找栾倾痕,他在朝城遇到他,是不是应该留下来观察一下再走呢?

“好吧,打扰聂兄弟了。”

“哪里哪里,求之不得,走,我这就安排最好的房间。”

两人有说有笑的出了客厅。

栾倾痕买了药回去,麻婶意外的问:“这是哪来的钱?”她欣喜终于有药治小天香的病了,可是又怕这是小岩用不好的方式得到的钱财。

“是聂小姐给的,我与她……今后会成亲。”栾倾痕淡淡的说。

“真哒?聂小姐人不错,以后会是一个好妻子的。”麻婶真心为小岩高兴,可是他娶人家大小姐,今后还会住在这个小破屋子吗?

“不是聂大小姐,是二小姐。”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什么时候和二小姐认识的?我见过她,天天在聂家打理生意,是个不输男人的女子,不过……别怪我话太直,她生了一双勾魂眼,过于妖媚了,你怎么会喜欢她呢?”只怕今后这二小姐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对小岩不好啊。

“没事的,我们只是一场交易,没有感情之说,啊,我去给小天香煎药。”他起身去了厨房。

“交……这傻小岩。”麻婶似乎知道他为什么要与二小姐成亲了,眼里氤氲着泪花。

聂府聂文去了女儿的房间,看她伤心难过的模样,便劝她:“惜若,你与那小子是不可能的,他一个卖鱼的能带你幸福的生活吗?只有进宫,当上妃子甚至皇后,你就走上了女人最高的位置。”

“可女儿不想要那些,不如,让瑶珈进宫吧,她长得那么美,一定会被选上的。”聂惜若苦求着爹。

“她始终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若是当了皇后什么的,咱们家能沾上好处吗?那就说不准备了孩子,人心隔肚皮,你就听爹的话,进宫吧。半个月以后就是纳妃的好日子,你准备准备,我听说当今皇上长得也很俊逸呢。”

聂惜若真的不死心,她觉得小岩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对瑶珈也许只是受美色诱惑了而已。

深夜里,聂惜若换了一件素衣,悄悄的跑去了栾倾痕的小屋。

叫门后,栾倾痕走出来,皱眉问:“惜若?”天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子跑出来多危险啊。

聂惜若犹豫过后扯开自己胸前的衣服,“如果,聂瑶珈也这样做过,那我也可以。”她抛弃羞耻之心,只想挽回他。

栾倾痕侧过脸去,“你不用这样,二小姐没有这样做过,还有,我与二小姐确实要成亲了。”

“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答应了我的吗?”她的心全碎了,哭着去握他的手,“不要离开我啊,我可以什么都不和聂瑶珈争,我只要你。”

“真的对不起,是我不能娶你,你的家人也不同意,我不想看到你的父母和你产生矛盾。”栾倾痕推下她的手:“快回家去吧。”

聂惜若看着他关了门,才知道什么叫绝望,她僵硬的步子返回家去。

途中下了大雨,聂惜若走在雨中,心痛的都不知道什么叫痛了。

翌日聂文叫了马车来,全家人送聂惜若进京选妃,王凤飞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一路多注意吃穿。

聂瑶珈送了她一盒酸枣,“你喜欢吃的,带在路上吃吧。”

聂惜若敌视的看着她,手一甩,将满盒的酸枣打在地上,“你记着,我不会让你们幸福的!”她要当上妃子或皇后,将来回来治治她,用尽手段也要将他们拆散!

“你……”聂瑶珈刚要说话,王凤飞挡在两人之间,“好了,女儿啊,上车吧。”她推着女儿上了马车。

车夫甩起马鞭,聂惜若看过父母,直直的敌视着聂瑶珈,都是她的到来才让她失去了小岩,半个月后,她会风风光光的回来,让她好看。

聂瑶珈心中也不快,对聂文说:“干爹,干娘在惜若面前说我与那个小岩私订终身,现在惜若如此仇视我,你们为何不将事情真相告诉她?”一个女儿活在仇恨中就是像一个人渐渐走进地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