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14章 21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82 2016-06-14 20:08:30

  215

王凤飞不乐意了,过去冷脸说:“瑶珈,我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你要体谅一个当母亲的心,知道你受了点委屈,不过,以你的姿色,不怕这一次两次的流言碎语,别往心里去啊。”

聂瑶珈也同样冷着脸说:“干娘觉得一滴墨水滴在洁白的纸上,还有办法抹去吗?”她看干爹也是个犹豫不决的男人,便气愤的离开了。

聂文也觉得不妥,但总算把惜若送走了,他放下大半个心了。

卉国皇宫自收复了沁国的兵力,卉国日渐强大,墨亦在景心殿的花房里浇着芍药花,母亲一直挂念着栾倾痕,也曾想他或许是死了,否则怎么三年了没有回来找他们?

母亲劝他纳妃,他同意了。

“皇叔叔!”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跑进来,他长得特别像素绾。

“习风怎么进来啦?有什么事?”墨亦放下水壶,蹲下身子笑问他。

“习风想要婶婶!”

墨亦一笑,抚摸着他顺滑的头发,“又是谁对你说的?林公公?还是奶奶?”平日里林公公蛮疼这个孩子的,阮秀芜也被这孩子逗得开心不少。

习风腼腆一笑:“皇叔叔娶一个婶婶给习风吧。”他天真的眼神无限的澄澈。

“好。”墨亦刚说完,阮秀芜进来了。

她看着满室的芍药花,“不过十天,你就纳后选妃了。”

“娘,我只选妃,不选后。”墨亦正经的说着。

“为什么?”阮秀芜不明白。

墨亦牵着习风的手走出花房,阮秀芜跟随在后。

墨亦看着墙上的画儿,“卉国的皇后只有聂瑶珈一个人,有一天皇兄回来,他会自己决定一切的。”而他的妃子将来只能是王妃,不是贵妃。

“他还活着吗?连我都不抱有希望了。”阮秀芜看着聂瑶珈的画像,想念着儿子。

“会的,我有感觉,他还在某个地方生活着。”墨亦感觉不到栾倾痕死了,就像他从来没有梦见过他,还有聂瑶珈,他那么想念的两个人,一次都没有出现在梦里,是不是说明他们都还活着呢?

习风看着画像,大眼睛看着旁边的字:“不负如来不负……皇叔叔,最后那个字是什么?”

“卿,不负如来不负卿。”墨亦微笑着教他。

习风点点头,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聂瑶珈忙完聂家茶庄的事情,准备把账本送给聂文看,今天是月底了。

路过一个小摊,一个身着灰衣的算命老头叫住她:“这位小姐!你天生命贵不可言啊。”

聂瑶珈边走边看了他一眼,本不想理睬他,谁知听到一句:“是皇后命!”她马上走过去:“这位老伯,你是不是想关进死牢呀,这种话也敢乱说?”

算命老头摇着头:“我看你面相就知道啦,相信我,你就是皇后。”他自己也同样感到震惊呀,绝不是胡编的。

聂瑶珈拿出银子交给他:“别再乱说话了,会被你害死的。”说完,她大步的走掉了。

老头制掂着银子,“赚钱了?可是我说的是真的。”他收好银子,桌上的纸被风吹到地上,他连忙去捡。

一张纸忽然被一个经过的人踩住,他从那人鞋向上看,一阵风吹乱了栾倾痕脸上的发,算命老头大惊指着他:“你你你……”

栾倾痕以为踩着他的纸了让老伯这么指着自己,他收了脚:“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

刚要绕道走,被老头拉住:“你……你叫什么?”

“何事?”

“你告诉我吧。”

“小岩。”

“姓氏呢?”

“忘记了。”栾倾痕觉得老头太奇怪了,便小心的抽身离开了。

算命老头缕着胡子,“三年前皇上失踪,至今未归,莫非是因为失去记忆?天啊,皇上命和皇后命都在朝城内,这不是巧合而已,我该怎么办呐?”他想了想,终于在天黑时想到,不能说,这可是杀头的大事,他不能冒险的。

早早收了摊,再也不来摆摊了。

聂瑶珈将账本交给聂文,不巧的是刘媒婆又来了,她说:“聂小姐啊,杨万业觉得你们不太合适,假如你愿意今后不抛头露面,他还是希望娶你为妻的。”

“这事就别提了,我已经准备订亲了。”聂瑶珈一说出口,让聂文和刘媒婆瞠目结舌。

“哪家的少爷呀这么有福气?”怎么她刘媒婆不知道?难道是别的媒婆介绍的?

“就是卖鱼的小岩。”聂瑶珈的话,让他们的下巴险些掉下来。

聂文问:“怎么是他?你们……”

“这都是干娘促成的好事啊,她说的私订终身,肌肤之亲这八个字还让我嫁给谁呢?只好嫁给他了。”聂瑶珈话里带刺似的,王凤飞干得好事。

刘媒婆沉默了,倒是听说这事,她还以为是假传言呢。

聂文一想,嫁给小岩以后,可以让小岩在聂家做事,这样聂瑶珈还可以继续打理生意,启不更好?

“如果你都定了这亲事,爹支持你,一定送你风光的嫁妆。”

“那就谢谢干爹了。”聂瑶珈不求他们对自己像亲生女儿一样,至少不要去害她,可是王凤飞的言语对她造成了伤害,心中有气,早晚要给王凤飞一点厉害看看。

“刘媒婆啊,你去和小岩家说说,这新房不如就住在聂家庄园吧,他们那里太破了,哪能让瑶珈住进去呢?还有,他们估计也拿不出钱来提亲,你打点打点,银子嘛,我给。”聂文心里完全是对聂瑶珈感到不好意思才这样大方。

“好好,我保证办得好好的。”刘媒婆有钱可赚,脸上笑开了花。

唐寿在刘媒婆走后进来,看到聂瑶珈。

聂瑶事看着他,这个老头儿又来啦,每次都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自己。

聂文笑着上前:“你有口福了,过些日子瑶事要成亲了。”

“啊?”唐寿失态的大叫一声:“谁?我要见见这个人。”

聂文一想,不能让唐寿看到小岩是那样的打扮,唐寿不会同意的,“放心吧,这个人啊是瑶珈自己选的,她的眼光没错的。”

唐寿一想也是,聂瑶珈是个有主见的人,那个人也许有非常之处吧。

不过,栾倾痕还活着,聂瑶珈要嫁给别人了,日后会不会有麻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