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07章 20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74 2016-06-07 20:15:07

  208

命已不长,心早自知,你也不必难过。

骆殿尘眼泪落在纸上,最后一句像是后来加上去的:如果栾倾痕藏身大海,你也将我送入大海吧,这年春天我没有出过帐营,太想念花了,请让我如愿,让鲜花陪伴我,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信飘然落下,骆殿尘痛苦的跪在地上,自言自语道:“我以为我是除了我们之间的障碍,可是你们连死都选在同一天同一刻!我再怎么做,也成不了你们之间的障碍了吧。”

他的手撑在地上,紧紧的抓住了草……

司徒冷回营后,快马加鞭将此事告诉了宫中的墨亦。

不过数日,墨亦因为他们的死也做了一件他认为非常残忍的事,那就是打进沁国城内,一步步正朝着沁国皇宫逼近。

骆殿尘也如聂瑶珈的心愿,用竹筏将她载走,第一次,他成全了栾倾痕和聂瑶珈。

他亲手推聂瑶珈入海,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悲痛,聂瑶珈走了,沁国要被卉国攻陷了,这些对他来说,比死还痛苦。

墨亦不熟悉兵法,可是司徒冷等众将军的帮助下已攻打在沁国宫外。

沁国的百姓逃的逃,散的散,沁国两个月以来,已变得处处荒凉冷清。

沁国宫内宫女太监吓得逃跑,抢了很多值钱的东西,有的逃不掉了,被骆殿尘赐死了。

最后一万兵卒在宫中城门守护,不知道能顶多久。

墨亦一手势下,大军用大型木锤去撞沁国宫城门,一声声,震荡在骆殿尘耳中。

素绾也听说了栾倾痕和聂瑶珈的事情,她抱着还不太会说话的骆习风,守在骆殿尘旁边,沉默不语。

骆殿尘身着一身龙袍,头戴紫金皇冠,可是他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这次他输得一败涂地。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抱着习风赶紧逃吧,如果遇到卉国人,你说你是卉国的人,他们也许不会伤你的。”

他最后看看儿子一眼,好久没有抱过他了,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好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你抱抱他吧。”素绾在此时最了解他了,将孩子给他。

骆殿尘紧紧抱着习风,眼泪滴在他的衣服上,孩子的小手随意的晃着,却像是给他抹掉眼泪似的。

“将他好好带大,不要告诉他我是一个只为野心而忘记百姓的皇帝,时间不多了,你们快走吧。”他不舍的将孩子给素绾。

素绾看着孩子,也同样不舍:“习风我会交给可靠的人养大,可惜我不能看他娶妻生子。”

“你说什么,你要怎样?”骆殿尘惊讶她会这样说。

“你若是做好了死去的准备,我也一样,我素绾要爱就爱的彻底,你是我选择的,就算你死,我也要追随。”她靠在他肩上,享受最后他给的温暖。

骆殿尘闭上眼睛,哽咽的说:“你太傻了,孩子不能没有你。”

“可是我不能没有你了,以前真想离开你算了,可是当你吃了忘情药开始对我好的时候,我再也走不出来了。”

素绾也流了泪,却不出声,不想让骆殿尘看见。

“素绾,我对不起你,太不懂珍惜你了,我骆殿尘一生有你这样的女子成为我的妻,是我有福气。”他握住她的手,可惜,想好好过日子了生命却要到尽头了。

“其实我真好羡慕瑶珈和栾倾痕,他们虽然最后没有在一起,可他们彼此拥有,天上人间,他们一定在某个地方相遇。”素绾抹去眼泪,笑着说道。

骆殿尘没有说话,只是听到喧嚣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墨亦与司徒冷还有众将领冲进大殿,看到他们三人,墨亦皱了皱眉:“素绾?”

素绾看到墨亦,“我会一直留在殿尘身边的。”

骆殿尘看过素绾和孩子,站起来:“我骆殿尘一生没求过人,只希望你能答应我,放过素绾和我的孩子。”

“你以为我是你吗?连女人和孩子也不放过?”墨亦恨他的狠毒,语气从未软下来。

“希望你做到。”最后的声音他自己也有些听不清,抽出剑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啊!”素绾见他刺死自己,痛苦的大喊一声,她哭着扶过他的身子。

骆殿尘嘴角溢着鲜血:“我跟你约定,如果来生你……你还愿意,我会好好爱你,今生的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一颗心全系在瑶珈的身上……我也很累了,就算我也死了,也追不上栾倾痕和瑶珈他们了吧。”说完,他的眼底是一片幻影,是他和聂瑶珈一同乘着大风筝飞在天空的时候,聂瑶珈一直对他笑,他也一样……

素绾知道骆殿尘断了气,痛不欲生,她跪在墨亦面前:“我知道习风是沁国的皇子,是骆殿尘的亲生儿子,可是我求你,收养下他,或将他给一对农夫养大,让他平安的长大成人,我求你了!”

墨亦与司徒冷相互对视一眼,说:“素绾,你是卉国人,不要想不开,带着孩子回卉国吧,毕竟你也是卉国的贵族。”

素绾摇着头:“请你答应我,习风就交给你了。”她很放心,知道墨亦是个善良的人。最后看一眼孩子的容颜,将他交给墨亦,她自己用头钗划破了自己的颈……

近一年的战乱,终于平息了。

墨亦带着习风回宫,阮秀芜听了栾倾痕死讯一度昏倒,墨亦只是安排人一直寻找,安慰阮秀芜也许栾倾痕只是下落不明。

薜晚烟也很难过,司徒冷紧紧的抱住她,“他们会在一起的,无论在何方。”

薜晚烟只能点着头,说不出话来。

后来,不毁宫解散了,虽然薜晚烟仍然能随意召集起他们来,不过,没有了栾倾痕的指示,她也没有什么事让他人来做。

不毁宫的秘密地渐渐被杂草埋没。

墨亦召告天下,皇上为国至今下落不明,暂代皇帝天职,只等栾倾痕归来奉还。

景心殿墨亦挂着聂瑶珈的画,他走到门口,“不负如来不负卿,栾倾痕,我想你已做到了。”

夜晚星空璀璨,天地无垠,有缘的人还会再相遇,接受上天的考验。

三年后聂家庄“聂姑奶奶!求你快下来吧!”一个媒婆在树下仰着头求着树上的一个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