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05章 206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3 2016-06-05 20:10:09

  206

栾倾痕将视线回到聂瑶珈脸上,“我走了,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不会饶你!”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别忘了,是你派人来袭的。”骆殿尘对他的背影说道。

栾倾痕回头给他一个锐利的眼神,后来用疼惜的眼神看了聂瑶珈一眼,才离开了沁国军营。

自此以后,聂瑶珈一直很少清醒,伤口虽然在愈合,可是经常陷入昏迷。

太医说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只有聂瑶珈自己知道,她在逃避。

在她受伤的这些日子,卉国再也没有来袭击沁国军营,沁国接到新的粮草,又增添了兵力,又再度进了几十里。

而卉国也毫不示弱,整个军营像是铜墙铁壁,让沁国无隙可乘。

再拖下去,粮草又要不济,沁国军队内部一直在想办法。

四个月过去,聂瑶珈跟随着沁国军营或前进或后退,与卉国之战不断,可卉国从来没有来袭沁国军营。

骆殿尘和聂瑶珈都知道,是栾倾痕不会再犯第二次的错误。

有一天,聂瑶珈脸色苍白,她走出帐营,原来,外面已经是春暖花开,她真的病了太久了。

身体还没有恢复,这次的伤令她觉得自己的命不久了,心里面总会多愁善感。

走在嫩绿的草地上,沁国的兵卒已熟知她,所以没有人敢去阻拦她。

聂瑶珈一直走着,她不怕迷路,如果人生也迷了路,也许可以重来过,现在的烦恼就不会存在了,她走过一个大坡,山坡上长了很多不同颜色的小花,随风摇曳。

可是过了小山坡,她看到一片死去的兵卒,有千数人横尸在这片土地上,无论是卉国的还是沁国的,那片土壤已被血色染成鲜红,被火烧过的痕迹还在……

聂瑶珈看着一条条年轻的生命在这里消逝,她捂住耳朵,仿佛听见还有他们残杀时的悲鸣。

她返回原路,一直跑到军营业里,她马上写了一封信,用信鸽送走了。

骆殿尘回来后,与她一起吃饭,似有话要问。

手下人都看到她放信鸽,所以都太担心她会与卉国私通。

“你有话要说是不是。”聂瑶珈放下碗筷,反正她也没胃口。

“我只是想问你,给谁写了信?”

“给我一个老师傅,告诉他我的命不久矣。”聂瑶珈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骆殿尘伸手阻止她的话:“你不要这样说,我就是听了心都痛死了。”

聂瑶珈的眼睛无神说道:“我是说真的,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人嘛,早晚有一死,趁芳华年纪离开,又有两个这样爱过我的帝王,这一生也无憾了。”

“你不会有事的,你也别想拿死来结束这一切,因为爱不会随着死亡而消失的,不然怎么会有永恒一说呢?”

“骆殿尘,你的这句话说得真好,爱会永恒的,你对我,我对他,我们三个人的爱恨情仇早应该在我跳崖时结束吧,可是这场战争却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

骆殿尘也不再吃饭,与她对视着,“我和栾倾痕对你的爱,你最终会选择谁呢?”

“万一我们有谁会先死去呢?假如是我先死呢?我把你们的爱全部带走,从此不留一世牵挂。”她捂着胸前,好像身体特别难受。

“你不要说话了,快去休息吧。”骆殿尘扶起她到床上歇息,为她盖好被子。

骆殿尘坐在床边看着她,他没有告诉过她,其实她一直在沁国境内,因为卉国已经打进沁国了,他与军队退了再退,好在,栾倾痕没有伤害沁国的百姓,只是,这样下去,他撑不了多久了。

又有七千军马可以支援,他想要干掉栾倾痕,埋伏下来将他铲除,就算是他输了,也要先看到栾倾痕死。不知道为什么与他结下这样深的仇恨,从见第一面开始的吧,今生注定是敌人。

非生既死,骆殿尘也逼不得已的要利用一次聂瑶珈。

半年多的战争,不算长,可是却让骆殿尘节节败退,他不能不最后一搏。

“原谅我,我千万个不愿意,却不能容忍栾倾痕把你带走!”骆殿尘第一次,流下了泪水,失败这个字眼在他心里徘徊,他负了全沁国,负了自己远大的抱复。

他们三个,谁能说谁先死呢?

半个月后,栾倾痕听到了一个消息,聂瑶珈病重不救,已经死了。

“不,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栾倾痕睁大眼睛,不肯相信探子的来报。

探子以为皇上在说他说谎,马上说:“好像是真的,今天骆殿尘还穿了一身白衣,说喜事丧事一起办,他……他要皇后冥嫁给他,军营里也披了不少白色,我连很贵重的棺材都见到了,从聂瑶珈的帐营里出来,棺材盖就是钉死的了。”

栾倾痕听着这些,他眼睛湿润着,“朕不相信!”他发狂般的将桌案上东西推在地上。

司徒冷长叹一声,果然红颜薄命,皇后一世风光,最后却死在沁国军营,不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只是这些都是真的吗?会不会是骆殿尘玩的把戏?

栾倾痕起身便要去沁国军营,被司徒冷拉住:“皇上千万别冲动,以防有诈。”

“朕必须去亲眼证实,让朕走,因为朕不能再错过一次了。”他绝决的眼神令司徒冷放下手,他知道自己应该劝住皇上的,只是他也心软了,可他的理智还在,在栾倾痕走后,他调五百精兵跟随其后。

栾倾痕骑马到沁国军营附近,远远看到山上有几十人,而骆殿尘一身白衣从山下面吃力的爬上来,他面朝下面的大海高喊:“瑶珈!你说你喜欢海葬!我如你所愿!”

栾倾痕马上冲到山边,看到一个小小竹筏上面铺满鲜花,一个女子正安静的躺在上面。

虽然太远,可是他认识那件衣服确实是聂瑶珈的。

“栾倾痕!你还敢来!”骆殿尘拿出弓箭要射他,被栾倾痕运用功力将箭折断“骆殿尘!她怎么会死!”栾倾痕的眼睛一直是模糊的,他痛苦的望着随着波浪远去的竹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