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96章 19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50 2016-05-27 20:11:28

  197

“那么,朕现在让你去管,你如愿了吧。”给她特权,就是不能容忍她毫不关已的样子。

“那臣妾只好领命了,其实管教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臣妾也不想往自己身上揽,不过皇上如此交代我了,当然会义不容辞,只是,臣妾管教人可是严格的很呐。”可别伤了他的心肝宝贝,她要把话说前头。

“随便你管教。”

聂瑶珈看着红梅,嘴角浮现笑意,她等的就是他给的特权,只有他给了她特权,她才会顺利的对付连依。

栾倾痕看着红梅,想起那天清晨,与聂瑶珈一起携手走在雪地中的情景,不知道,聂瑶珈现在是不是在回想那一天呢。

连依本想派人再送出一封信,被聂瑶珈安排的人拦了下来,连妃气得去找聂瑶珈。

人还没进门,她就大喊:“皇后为什么要人拦下我的家书?”写家书也有错?她就不信聂瑶珈能找出错来。

聂瑶珈已经在看连依的家书内容了,连依的脸色才有些惧怕。

“姐姐,如何取得一个男人的爱?我在卉国皇宫都半个多月了,皇上还没碰我,是因为什么?另外,我们去过军宫,卉国真是强大,我算是见识了,姐姐一定劝姐夫别有异心,不然我会遭殃的,另外,皇后这个女人我正在想办法对付她,没取了她的命,我照样要在宫里让她倒台!”聂瑶珈念完信,对连妃一笑,眼睛里布满寒霜。

“我……我只是随便写写,不是当真的。”连妃怕她将信给皇上看,所以声音较软下来。

“随便写?依我不是吧,连妃,你说什么没取了本宫的命?嗯?是什么意思,能给本宫解释一下吗?”聂瑶珈的声音越温柔,连妃就越觉得可怕,聂瑶珈像一只狐狸一样奸滑。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跟姐姐说说气话。”

“哼!连妃啊连妃,你不要以为本宫不知道那八个刺客是你安排的。”她的脸骤然起变,令人望而生畏。

连妃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拼命摇着头:“不是,不是那样的。”此事被她找到什么证据了吗?当时也没留下活口呀,不可能会让人查出来的。

“还在狡辩,来人!给我掌嘴。”恬末进来,她害怕的看着连妃,不敢下手。

连妃怒盯着聂瑶珈:“皇后凭什么掌我嘴?我说错什么了,难道皇后也要在宫中用私刑?”

“哟,你学得很快嘛,那本宫不介意多教你一些。”她伸出手,啪的一声打在她的脸上。

连妃被打得侧了侧身子。

聂瑶珈看着她,冷笑道:“这可不是动用私刑,这是皇上允许的,你大可以再到景心殿闹,看他还护不护着你。”

“皇后就是想整我是不是!”连妃怒不可遏的瞪着她。

“我怎么可能会对想要杀我的人心软呢?不然我就成了刀下肉,你说呢?”聂瑶珈想了想:“还是去抄我给你的书吧,不过,本宫要告诉你,那只是个开始。”

连妃气得牙痒痒,只好回宫去,抄写那些让她发疯的书,不然,她就要惹大麻烦了。

卉国皇宫在原来的拈花楼旧处开始建新的建筑,许多人不知道皇上要建什么,只是看着许多工人加紧时间赶工。

听说,年底就要建成,会是什么呢?

聂瑶珈经过这里,看着基本的建筑模样,这不是拈花楼原型吗?她有些激动,迅速跑到景心殿。

她片寻不到栾倾痕的身影,抓着林公公的胳膊,“皇上去哪里了?”

“老奴也不知道啊。”林公公为难的说。

聂瑶珈开始去找,把能找地方都找过了,可是依然没有他的影子。

马场……她怎么忘记了马场呢?提着裙子向马场奔去。

是不是栾倾痕没有忘记她?不然怎么会记得拈花楼呢?她一定要去问个清楚。

“栾倾痕!”她因为着急,没有喊他皇上。

栾倾痕骑着迅风在马场上,听到有人叫他便旋马转身,“你来做什么!”

聂瑶珈跑到迅风面前,“你如实回答我,你是不是记起了什么?”

“朕什么都没记起,你是突然怎么了。”栾倾痕显得有些不耐烦。

“那拈花楼呢?你作何解释?你不是应该不知道拈花楼的吗?”聂瑶珈想知道答案,她做好了惊喜的准备,也做好失望的准备。

“在储藏阁有朕早年画得图样,朕觉得喜欢就要重建,有何不可?”

聂瑶珈听了,心一下子被拖入谷底,她点点头:“是,我知道了,打扰皇上骑马了。”转身,一滴泪滑落,不让他看见,只有自己面对软弱。

栾倾痕看着她落寞的背影,“你等一下。”

聂瑶珈停下脚步,只是侧了侧头,听他要说什么。

“朕一个人骑马也无聊,你要不要陪朕一起……”

聂瑶珈正面对他,微笑的点点头。

两人同骑一匹马在马场上时快时慢,迅风也欢快的很,它不时的嘶鸣几声。

栾倾痕双臂包围着她的身体,他笑着让聂瑶珈牵着马绳,聂瑶珈握住马绳,谁料栾倾痕一拍马屁股,马儿就向前冲去,吓得聂瑶珈一手抓着马绳,一手去抓紧栾倾痕的衣袖。

一直到黄昏,两人才牵马回马房。

聂瑶珈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很久以前,她和栾倾痕也是在这里骑马,后来雪浓来了,才让他们不欢而散。

两人一起回宫时,经过拈花楼,原有海棠树已经被除去几棵,聂瑶珈看着工人忙着干活,而她却对这里不舍。

“你在想什么,你怎么知道这里原来是拈花楼?”

“臣妾……只是听说过,而且,还知道这里曾有一对恋人在这里成亲,虽然他们因为某些原因已经成为了夫妻,不过在这里的那一次,才是她心中真正的拜堂成亲,可惜第二天,那个女的就被送走了……”这里是她和栾倾痕的天地,拈花楼也是他们爱情中的一部分。

栾倾痕想了想:“那个女的不应该走啊,有一个男人那么爱她不好吗?如果那个女的真要走,那个男的只好成全她。”

聂瑶珈迷茫的看着他:“你知道我说得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