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02章 203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2 2016-06-02 20:10:20

  203

聂瑶珈掐了他的脸一下,“你痛不痛!”她几乎要喜及而泣了。

“痛……原来你是真的。”栾倾痕本来喜悦的笑容突然收敛,怒道:“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墨亦看不住你吗?”

“你不要怪他,是我强迫他放我走。”聂瑶珈说完,才发现大家都看着他们,而且眼神怪异。

栾倾痕还是很生气:“马上回宫!这里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你知道吗?每天这里会死多少人!”他不想让她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会给她心中留下阴影的,就算她不同于别的女子那么胆小怕事,可他这样不能用心打仗了。

“我不走!在你身边,我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也许能帮你也说不定。”她眼中的坚定比石头还硬。

栾倾痕劝她不成,只好拉她上马,上马之时,她的发带松掉,一头墨发倾泄而下,周围的兵卒才知道原来这人是个女的呀,他们还以为皇上有特殊恋僻。

一队卉国军队回到军营,司徒冷一眼认出皇后:“您……怎么来这里了。”

聂瑶珈只是婉尔一笑,没有多做解释,随着栾倾痕进了帐营。

帐营里很暖和,聂瑶珈端起一碗水喝光,她一路而来,不是渴的时候都有水喝。

“看你,何必吃这种苦呢?”栾倾痕心疼的望着她。

“你是不是在关心我?”聂瑶珈含笑问他。

“朕只是看你是个女子,来到这里当然会好好待你,不然,拿你当男人看啊。”栾倾痕将自己的心绪掩饰的很好,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心虚的样子。

聂瑶珈暗暗嘟囔:“没想到还是个演员的料。”

“你说什么?”

“没……”

两人对视,又移开目光,其实两人都喜悦见面的事情,可偏不表现出来。

聂瑶珈坐在他身边,认真的望着他:“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忆的吗?”

“不知道。墨亦不是说生病才这样的吗?”

“那你不记得唐双,紫凝是谁吗?”

“谁啊。”栾倾痕疑问的看着她。

聂瑶珈握住他的手:“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和你的过去,而且相信你一定有所印象。”她笃定的笑了,刚要开口,被进来的人打断,“皇上,沁国在我们四十里外驻扎。”

“嗯,朕知道了,你出去吧。”

那人退下,聂瑶珈问:“现在是卉国胜算多,还是沁国?”她不想拐弯抹角的问,只想知道答案。

“沁国的兵力比我们想像的要多,骆殿尘一定是征了很多兵,也许是强迫百姓参军也不无可能,现在,我们卉国是退,他们在进。”其实,他们已经在卉国的边境,只要沁国再打仗成功一次,就是进了卉国地界了。

“那我们所有兵力都在这里吗?”

栾倾痕摇摇头,“还有两个营没有到,主要的是还无法通知他们,必须找一个可靠的人去送信,传我的密令牌。”他说完,眼神黯淡下来,像是做了什么痛苦的决定。

“我去,我是一个女人,沁国的军队见了我也不能拿我怎样,而且我会把你的信藏到一个她们搜不到的地方,你让我为你做这件事吧。”聂瑶珈紧紧攥住他的衣袖。

栾倾痕沉默不语,脸上是非常痛苦的表情,“那……你一定要小心。”

聂瑶珈的手松开他的衣袖,眼底氤氲着雾气,“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办到的,你马上写信吧。”

栾倾痕坐下,提笔写信,眼神却一直忧伤着。

聂瑶珈看着他,细细凝望他的脸,眉,眼睛,唇,那头弯发,他身上穿着的紫色战甲……她将这些深深记进脑海,永世不忘。

拿到信,聂瑶珈说:“我走了。”她现在不想说太多煽情的话。

栾倾痕从后面搂住她,在她耳畔说:“你一定要回来,否则朕……”

“不要说了,我都明白。”她转过身,主动亲吻过他的唇角,对他一笑,转身跑了出去。

栾倾痕定在原地许久,突然狂奔出去,却不见了聂瑶珈的踪影。

聂瑶珈是身着女装走的,她骑着马,去卉国的两所军营,其中一处必须经过沁国现驻扎的前方。

她没有刻意躲着,而是大摇大摆的赶路,只到被沁国人发现,十几个兵卒将她包围。

然后,如预料的,被带到了骆殿尘面前,他们的相见,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瑶珈?真的是你吗?”骆殿尘惊喜的搂过她的身子。

“是我。”聂瑶珈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悦,更像精神恍惚的样子。

骆殿尘让她坐下,“你为什么在这里?”

聂瑶珈正视他,“你不要管,我是卉国皇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皇上你要么放我走,要么将我杀了。”

“我怎么会杀你呢?疼你都来不及,终于……你终于在我身边了,这次我不会轻易放你走,反正沁国与卉国已经打仗了。”

“脚长在我身上,我说走就会走。”她气愤的不去看他。

骆殿尘的手摸到她的腰间,从玉带中取出信件。

聂瑶珈去抢,却争不过他的力气。

骆殿尘展开信,看完内容,“他居然这么冒险的让你去送信,你应该知道他根本不爱你。”他将信烧掉,化为灰烬。

“不要烧!”她的手伸进火盆里,痛叫一声。

骆殿尘马上用嘴含住她烫伤的指腹,“停止吧,瑶珈,你不必为他这个样子。我们的军队一直向卉国境内进攻,不出七日,脚下的土地绝对是卉国的。”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示了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聂瑶珈摇摇头:“你自私自利,无药可救了,两国和平相处就那么难吗?一定要牺牲那么多人来达成你们的野心和欲望?”

骆殿尘知道跟她说不明白,笑着说:“你留在这里安心睡,不要理外面的事情,还有,从现在起,忘记栾倾痕,你的心里可以试着住进一个人,那便是我骆殿尘。”他抚摸下她的脸,嘴角带着笑容出了帐营。

一天之内,从卉国帐营,来到沁国帐营,聂瑶珈倒在毛皮铺就的床上,栾倾痕,我这样做了,你可满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