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98章 19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05 2016-05-29 20:08:57

  199

连妃被吵醒,站起来不屑的看着她。

“连妃,你可知罪,想这样蒙混过关?”聂瑶珈拿起这些纸一张张翻着,哼,这些字迹都不一样嘛,未免太小瞧她的眼睛了吧。

“皇后也没有说过不准找人代笔吧。”连妃气不过,偏要和她辨驳。

“呵,挺会钻空子呀。”聂瑶珈绕着她走一圈,“来人呀,将这些帮凶把手打烂,这个宫里所有会写字的宫女全部带走。”她说完,将宫女代写的纸全部撕碎,扔给连妃。

连妃怔怔的盯着她,“皇后!你真的要把我往死里逼吗?”

五个宫女马上求饶,“皇后,我们不敢了,求皇上饶命啊。”她们也只是被逼,不写的话又会让连妃打。

皇后看着几个宫女,“你们退下。”她也只是吓唬几个宫女而已,杀鸡给猴看,看其他人还敢帮她。

几个宫女退下,恬末也守在门外。

皇后冷笑:“怎么样啊,连妃。”

连妃指着聂瑶珈的鼻子:“你……你不要逼我!”

“怎样,你还想找人刺杀我吗?”她断了她与外界的联系,她还能找人来吗?她不会给她第二次害自己的机会。

连妃一提到这事儿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她将视线移到别处,“皇后若想害我,就去告诉皇上呀!”

“可我想慢慢折磨你呀。”聂瑶珈优雅的坐下,眼神凌厉的看着她,“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了吗?”

连妃没说话,其实她也很想知道,可是不会主动去问她,维护自己的脸面。

“在卉国宫里,你不是站在最高点就千万莫要强出头,敬重自己的上级是基本礼仪,你若想学,本宫可以天天来教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你是说要我敬重你?”连妃有些听不懂。

“本宫不需要一个想着杀我的人敬重,所以,我们没可能成为朋友,只能成为敌人。”她站起来,丢几张纸甩在她脸上:“你最好自己快点写,做事都要有个限期的,本宫可不会一直等着你写到猴年马月。”她轻蔑一笑,转身离开。

连妃此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气得大哭起来,将屋子里的置物摔了个底朝天。

时隔两天后连妃头发蓬乱的抄写,她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脸色很苍白。

外面的宫女见了倒也可怜起她来。

栾倾痕身后跟着林公公进来,宫女跪下行礼。

连妃一看是皇上来了,马上扑到他怀里:“求皇上赐我死吧,我被皇后折磨的快受不了了!”说得是反话,不过是想让皇上怜惜她,会像上次一样给自己解围。

“你犯的错不足以治死吗?”栾倾痕冷冰冰的道。

连妃听了,离开他的怀:“皇上您什么意思?”

“派人刺杀皇后,你承认吗?”栾倾痕想起上次那个八个男人,还有聂瑶珈随着车房掉下山崖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聂瑶珈还是说了!连妃就只有这一个意识,她的身子吓得颤抖起来,“皇上……我只是一时糊涂!”

“哼!你是合胡部落的贵族,朕现在不杀你,不过朕会把你交给皇后处置,她要怎样,决定权都在她手里。”他拂袖愤愤离去。

连妃连受打击,瘫软在地上,眼泪不禁流下,难道世事真的有报应之说?还是她太好对付,或者说皇后太难对付?她没有姐姐出主意,真的是想不出来,怎么扭转这一切!

浮尾宫。

聂瑶珈正在院中活动身体,扭腰时看到栾倾痕独自进来,她依然动作,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停下。

“朕把连妃交给你,随你处置。”

“处置?什么意思?”聂瑶珈因为谈话,所以停下动作站在他面前。

栾倾痕蹙眉:“你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

“皇上是想将话说清楚还是不说清楚。”聂瑶珈反问。

“聂瑶珈!朕是好心为你……”栾倾痕生气的侧过身子,不再看她。

“臣妾谢皇上体恤。”

“你明白朕在说什么?”

“皇上既然不肯说明白,臣妾也只是糊涂的接受。”聂瑶珈就是想逼他说出她猜测出的一切。

栾倾痕捏住她的胳膊,越来越用力,聂瑶珈真是有办法让他生气啊,她略带敌视的眼神是对他的疏离吗?

聂瑶珈忍着痛,“皇上为何这种伤痛的眼神?难道皇上开始对瑶珈有感情了?”

倏地松了手,栾倾痕拧眉,“对你有感情?”

“对啊,如果没感情,为什么要将连妃随我处置?若不是因为爱上我了,你怎么会言辞闪烁!”

“她要刺杀你朕才……”栾倾痕说出来,才发现自己是上了她的当,她用激将法刺激他脱口而出,好一个有心计的聂瑶珈。

聂瑶珈笑了,笑得如花绽放,却有着些许凄美。

“臣妾领命。”就算他什么都忘记,她也不能接受栾倾痕这样做,他怀疑什么?想知道什么?令聂瑶珈感觉自己和栾倾痕是两个世界的人。

栾倾痕知道她全知道了,再怎么小心还是轻而易举的露出了马脚,他背对她,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随你吧,从始至终,一切都在随你。”他消失在路尽头。

聂瑶珈迷惑不解,什么都随她?她没空去想,走进屋子,看见恬末在扫地。

“恬末,你过来。”

恬末走上前,不料脸上被扇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疼,她惊愕的盯着皇后:“皇后,奴婢做错什么啦?”

“你还嘴硬,不肯承认你是皇上的耳目吗?”

恬末马上跪下,皇后是怎么知道的,天啊,她哪里做得不好了?

聂瑶珈打开锦盒,里面的红珊瑚珠子还闪闪发亮,“你一定知道这是谁送本宫的是不是,那天你一下子就说这是别人送我的东西,一定在窗外看到骆殿尘和我在交谈了吧,还有,我与连妃在储秀宫说到了刺杀的事,你在门外也听了去,都半字不露的说给皇上听了吧。”

“皇后……”她不好为自己解释,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