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99章 20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6 2016-05-30 20:16:25

  200

聂瑶珈令自己平静一些,“给你一个机会,说,皇上为什么要你来监视本宫,他是为了什么。”

恬末低下头:“奴婢恐怕逃不过惩罚了,因为我只是个办事的,根本无法知道皇上是怎样想的。”她是个什么身份,怎能与皇上分享心事?

“你说得也对,罢了,你走吧。”聂瑶珈走到床榻边坐下,不再理会她。

恬末向她跪拜之后,静静的离开。

景心殿。

恬末向皇上请罪,栾倾痕并未责怪她,只是把她调到了另外的宫里。

在场的薜晚烟与司徒冷望着恬末离开,司徒冷说:“求皇上责罚,末将早就查到是合胡部的人,是连妃指使的,可是却没有及时告诉皇上。”

“你怎么想的,朕知道,不怪你。沁国怎么样了。”

“沁国还是老样子,加紧训练兵卒,骆殿尘似乎想更快的与我们开战,正在做最后的准备了,还有,粮草不断聚集起来,依末将判断,可能战事年后就开始了。”

听了真让人毛骨悚然,战争一旦开始,生灵涂炭,千里横尸,那个场面多少年未见了?现在,也没有人再站出来,提议交换质子来阻止战争了,水到了一定的温度就要沸腾。

栾倾痕点头:“我们也要做好准备,秘密运粮草过来,通知各军营,做好随时调兵的准备,还有,把所有住在边境附近的百姓迁住别处,谁也说不准,我们能打进沁国,还是沁国打进我们国内。”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骆殿尘实在强大,全归功于他那颗野心,在心的指使下,他步步步为营,只想称霸天下。

栾倾痕自认也不是什么委曲求全的人,与骆殿尘不相上下,只是论起野心,倒没有他那么强烈,因为现在,他有想保护的子民,还有……

薜晚烟上前:“皇上……今年除夕,晚烟想在宫里过,不知可不可以。”

栾倾痕有些纳闷,不过晚烟没有双亲了,他笑着点点头:“好,皇宫随时欢迎你。”

薜晚烟微笑,看了司徒冷一眼。

司徒冷眼角显现笑意,又有些不好意思。

栾倾痕观察到两人的不同,心中猜测到什么,不禁笑起来,“好了,既然晚烟要在宫里,这样吧,司徒冷,你也是在宫中过年,想必也没有时间准备新衣年货吧,就让晚烟帮帮你吧。”

薜晚烟微微低下头,司徒冷吞吞吐吐的说:“呃……谢皇上……那,那就麻烦薜姑娘了。”

薜晚烟轻轻说,“不谢,能为将军做些事,晚烟不觉麻烦。”

“好啦!你们退下吧,好好过这个年,年后还有非常残酷的事等我们呢。”他合上桌上的地图。

三更已过,栾倾痕画完了聂瑶珈的画像,在旁边题了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几句诗虽与他现状不同,但是同样的心境,却在诗间衬托出来。

林公公看过,感叹一声,自古帝王皆薄情,可他却看到了栾倾痕,还有骆殿尘对一个女子同样的执着。似乎他们之间,卉国与沁国之间,聂瑶珈已经成为战争的引子和理由之一。

栾倾痕待画墨迹干透,小心的卷起来,用金色的绳子系好,区别于其它红绳,放在瓷瓶中也易找到。

“皇上,太晚了,歇息吧。”林公公劝道。

“你先退下吧,朕要去一个地方。”他单独出去,忘记了穿披风。

深夜的寒气侵蚀着他的身体,可他毫无察觉,登上了新建成的拈花楼的楼梯,看着拈花楼基本已经建成,只差外部修葺,他抚摸过栏杆,眼神一会儿忧伤,一会儿喜悦。

眼见离除夕还有二十天时间,人们却没有过年的喜悦,因为宫里传言,战事就要来了,除夕夜会不会是最后的晚餐?

两国军力差不多,很难断定是谁赢,是谁输。

聂瑶珈听了这些,心中觉得沉闷,经过拈花楼,发现几天不见,它已经建好了,花费了多少人力才在这么短时间内建好的?她登上楼去,打开了房门,里面还和从前一样,让她仿佛回到从前。

墨亦匆匆进宫,与林公公一直在说着话,好像很紧急似的。

聂瑶珈从楼上窗口看到,墨亦紧张什么呢?

景心殿。

栾倾痕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三层被子,屋里放了两个炭盆,宫女不断往里面加炭。

墨亦进来,坐下为他把脉,眉头是紧了又紧。

林公公急切的问:“王爷,怎样?”太医都说要慢治,吃药才可慢慢好,可是见到皇上病情越来越重。

“皇上有喝药吗?”若是喝药的话不应该加重的呀。

林公公看了看栾倾痕是否清醒着,小声说:“皇上喝掉时总不让人在旁边,回来收碗却看到是空碗啊。”皇上怕药味,他是知道的。

聂瑶珈此时进来,看到床榻上病着的栾倾痕,“药呢。”声音很低,大家却都听得见,一位宫女刚好端进来。

她接过碗,走到床榻前,“你们都出去吧,我来让他喝药,还有,只到他康复为止,我都会在这里喂他喝药。”

林公公首先带领宫女退出去,墨亦望着她:“皇后,你自己也要小心点,风寒是很容易传染的。”

“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她微微一笑。

墨亦放心的离开,也许,真的只有聂瑶珈可以让栾倾痕乖乖喝药了吧。

聂瑶珈摇了摇他的身子:“皇上,醒醒。”

栾倾痕微微睁开眼睛,眼中充满血丝,他看清聂瑶珈,蹙眉:“你怎么来了。”不想她看到自己这样的病态。

“当然是要你来喝药啊,你是不是偷偷把药倒掉了,以前我以为你不怕药苦,现在我才知道,你喂我的同时,自己也在承受着不舒服的感觉。”她将汤匙递到他嘴边。

栾倾痕撑起身子,倚着枕头,嘴唇沾了点药汁,眉头皱起,忽然别开了脸。

聂瑶珈看他不喝,干脆自己喝了一口,对上他的唇,将药汁送到他嘴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