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95章 196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1 2016-05-26 20:10:28

  196

“你走开!我姐说……过,女人不能在男人面前……喝醉!会吃……亏。”说完,她垂直倒在床上,完全不醒人事。

栾倾痕撑过身体,俯视着她,“笨女人啊,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他的脑海闪过无数的片段,当他躺在床上睡沉时停滞。

翌日薜晚烟面色凝重的等候在睿王府外。

栾倾痕与聂瑶珈揉着太阳穴走出来,栾倾痕虽然不太舒服,不过他观察到薜晚烟的神色不对,问:“有什么事。”

薜晚烟将声音压得很低说道:“皇上,沁国有变动,请您借一步说话。”她只是小心四周的人。

聂瑶珈这次见到薜晚烟有些意外,当栾倾痕要与薜晚烟走的时候,她拉住他的胳膊,“你……,不,没事。”她松开他,眼神从希望变成失落。

栾倾痕疑惑的看看她,见她没有说什么,便与薜晚烟离开。

墨亦走出来,他望着栾倾痕的背影:“他还和从前一样。”

聂瑶珈点点头,“是啊,是你们告诉他的吧,他是不毁宫的宫主身份,薜晚烟还是他的心腹,他还是那个沉默的帝王,只是,他唯独忘记了一个叫聂瑶珈的女人。”心痛过多少次才会不再痛呢?她渐渐习惯,只要栾倾痕过得好,她不再奢求其它。

有些爱情,只能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散,有些故事,不过是黄粱一梦。

墨亦摇着头,好吧,他什么也不做了,栾倾痕与聂瑶珈他会静观其变。

偏辟的巷子中,薜晚烟说:“主上,沁国皇帝骆殿尘广寻名医,这两天已经有数百位大夫进宫了。”她是非常纳闷这件事,怕骆殿尘有所阴谋,特意来报皇上。

栾倾痕思考着,眸中闪过不丝不安,又马上隐藏起来,他说:“朕知道了,他有任何动向,你随时来报。”

“是。”薜晚烟退下。

她走出巷子,撞上一个结实的胸怀,差点没站稳。

抬头一看,是司徒冷,他一身将军服,英姿飒飒,他扶着她,“你没事吧。”他一直知道薜晚烟是皇上的心腹,只有无数次的照面,却从来没有说过话。

薜晚烟收回手,站直身子,脸上表情淡然,“没事。”她缓缓过走他身边,有那么一小会儿驻足与他对视,马上低头走掉了。

司徒冷回头看她,这个有些冷漠的女人,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

他笑自己,这么关心人家做什么?大家都传说她爱皇上,也许是吧,皇上这么俊美又睿智的男人天下没有几个女人不爱,不过这个薜晚烟刚才是不是有些脸红?

他耸耸肩,还是马上去接皇上吧,宫中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呢。

沁国骆殿尘从钟轩殿走出来,他的身影有些落魄,神色更是苦不堪言,眼睛从湿润到淌下泪水,他的痛无处安放,无法从心中排除。他朝天呐喊一声,跪倒在地上。

地面再冰冷,也不及他的心冷。

终于,他将忘情之毒解去,他回忆起聂瑶珈当初在自己唇上抹上忘情毒,他亲吻她就中了招,她和栾倾痕合起来欺骗了自己,让他错失那么多的时间,还让聂瑶珈再一次的成为栾倾痕的女人!

他也想忘,可是就是割舍不下,深爱上一个人怎么可能像花一样随风凋零。

素绾抱着孩子来到他身后,痛不欲生的人何止骆殿尘一个人?当他痛苦时,素绾也一样跟他承受,一年的恩爱时光稍纵即逝,她不企求他能回心转意,因为他的心从来不在自己身上过。

只是孩子不能没有父爱,她不想让孩子的人生里残缺父爱。

“皇上,这里风大,回屋吧。”

骆殿尘站起来,“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以为皇上是病了才忘记她,臣妾也不想见皇上痛苦。”素绾有些叫冤。

“哼,你们女人,总是有说不完的借口,其实还不是怕朕不宠你了。”骆殿尘将话说得绝情,已经不顾及素绾的感受了。

“是,这就是女人吧,如果皇上愿意站在这里吹风,臣妾和皇子陪您一起。”她也是倔强的。

骆殿尘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正睡得香沉,他负手回寝宫,素绾跟随其后。

骆殿尘想起了一切,在卉国和沁国即将开始的时候,称霸固然是祖先的励志,他的野心也不小,不过,现在多了一个目的,就是聂瑶珈。

不知道该怎样对她,不过,他不能忍受她不爱自己,和栾倾痕守候在一起,他们三个当中,除非有一个死,才能了结这一切!

卉国储秀宫连依穿着中原衣服,果然变得娇艳耀人,她欢喜的走出去,准备在景心殿给栾倾痕一个惊喜。

栾倾痕与聂瑶珈一同来景心殿,看到连依,聂瑶珈停住步子,“臣妾还是回浮尾宫了,不打扰皇上了。”她行礼过后转身走。

栾倾痕想叫住她,但看她走得绝决,她如今是躲避着自己和连依,不管不顾让他的心情马上一落千丈。

“皇上,您回来啦!”连依上前挽他的手,“今天连依穿了宫中的衣服,您看漂亮吗?”

栾倾痕应付道:“漂亮。”

“真的吗?臣妾愿为皇上穿宫装,为皇上学习宫中的一切,还要为皇上……生养孩子。”她略带羞涩的说。

栾倾痕听到这些只有厌恶和烦感,他推下她的手,“朕还有政务要忙,你退下吧。”

连依想拉又拉不住他,最后嘟着嘴悻悻离去。

栾倾痕见她离开了,大步流星的去了浮尾宫。

“皇后!”他一踏进门就叫聂瑶珈。

恬末上前说“皇上,皇后去花园里了。”

栾倾痕又去花园找聂瑶珈,他一直搜寻她的身影,终于在一棵红梅树下看到她。

“皇后,你不是要管教连妃吗?怎么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

聂瑶珈没有看他,目光一直流连在每朵红梅上,“皇上哪有这个意思让臣妾是管呢?前几天不是还驳了我对连妃的责罚。”有没有搞错啊,不是她不管,是她根本管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