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93章 194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40 2016-05-24 20:11:48

  194

“皇后娘娘管得太多了吧。”连妃处处受限制,这皇宫开始觉得好,现在她越来越觉得像个笼子!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本宫这样回话!”语气的马上转变,令聂瑶珈气场十足,震惊了随侍的宫女。

连妃也吓了一跳,她看着聂瑶珈,一身华贵,凤冠戴在头上,彰显她的身份有多显赫,下巴轻扬,眉宇间透着一股狡黠的气息,而她眼中,是算计,阴毒,心计,傲气和不容抗拒。

连妃只好服一下软,“我已经放了那个奴才了,皇后还想怎样。”

“怎样?在宫里使用鞭子,那叫做对奴才们施私刑,而你又对本宫不敬,两样罪加起来,你说,本宫是不是该好好管教一下你!否则后宫被你搅得乱七八糟,本宫如何向皇上交代?”

连妃丢掉鞭子:“你想怎样!”她真是被聂瑶珈气疯了,乱吼一声指问她。

“来人,带连妃到浮尾宫,本宫要好好的教她如何在宫内做得本分。”她说完,身后的四个宫女将连妃包围。

连妃冷哼一声,走就走,看她耍什么花样!

浮尾宫恬末抱了一怀书进来,放在桌上。

聂瑶珈拍拍书,对连妃说:“这是卉国宫中规矩一千六百六十条,每一条又分为几小类,下面几本是妃嫔的休养生息之法,再下面的就是几本佛经,本宫为什么拿来佛经呢?是希望你能够改变一下急性子,来,拿去,去储秀宫好好反省反省。”她一脸的笑,让连妃看来比凶神恶煞还要可恨。

“放心好了,我会很快看完的。”连妃抱走书,准备走的时候,聂瑶珈叫住她。

“谁说让你看啦?是让你抄!不得遗漏半个字,本宫会检查出来的。”

“你!皇后太过分了!”连妃气得牙痒痒,聂瑶珈怎么命这么大,不仅活着回来,现在还增了不少气焰,她的八个勇士白死了!

“如果你觉得过分,那不如到景心殿找皇上论一论理,如何?”聂瑶珈笑里藏刀,令连妃畏惧起来。

“抄就抄……”她抱着书跑出了浮尾宫。

聂瑶珈叫来那四个宫女:“你们给我看好了连妃,不准她随便出入,更不准她见任何人,如果有信鸽,马上拦下。”要杜绝连依与合胡部落的联系,不给她抱怨的机会。

四个宫女齐齐点头应是,退下。

恬末敬佩的看着皇后,她对坏人真是毫不留情啊,这个连妃在宫里气焰一直很高,现在终于有人治住她了。

一日后雪花翩翩联联降落人间,如一朵朵白色的花瓣,装点着世间万物,无尽绮丽。清澈的空气使大地广漠无垠,轻吸进一口气,觉得身体里流窜的都是纯净的气流,天还未澈亮,宫女们也未起来打扫雪。

聂瑶珈则一人走在广阔的皇宫中,她望着一层层汉白玉栏杆,望着通往大殿的石阶,中间还雕琢着龙凤图案,困为雪覆盖,已经看不太清晰了。

金殿庑阁,横出的飞檐像大殿的翅膀要翱翔似的,聂瑶珈自转一圈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她独享这份静谧。

忽然,细细碎碎的红梅花瓣像雪一样洒落下来,聂瑶珈知道现在根本没有风,怎么……

回眸之间,与栾倾痕的视线相撞,愣在雪地里。

栾倾痕刚才见她一个人有些神伤,便悄悄运用内功将树上的红梅花瓣吹去她那边。

聂瑶珈站在红梅花瓣铺就的雪地上,这是不是算作缘份?宫中还无人起床,只有他们两个。

“皇后喜欢一个人在雪中走走吗?”栾倾痕朝她走过去。

聂瑶珈也要朝他那边走过去,却踩到了裘毛披风的下摆,险些摔倒,还好没有,不然她在栾倾痕面前就出丑了。

栾倾痕过去对她伸手,“朕扶你。”

聂瑶珈看着他的手心,略有迟疑后,探出手轻轻放上去。

两人牵着手在雪地上一步步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偶尔投去的目光,雪地上留下两人浅浅的脚印。

娇阳升起来,露出了新一天的万丈光芒。

聂瑶珈不记得自己怎么在景心殿的,她猛得醒来时,就看到林公公正往炭盘里加炭。

“皇上呢?”

林公公答:“连妃都快把储秀宫砸了,皇上只好去看看。”

聂瑶珈微微一笑,她快步去了储秀宫。

栾倾痕站在储秀宫内,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面色极冷。

连妃跪在地上苦苦求他:“皇上,连依是您的妃子呀,求皇上告诉皇后,不要让我抄这些东西了!”

栾倾痕漠视看她,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

“必须抄写,若是不过关,再抄写第二遍,第三遍。”聂瑶珈边说边走了进来。

连妃瘫坐在地上,流下清泪两行,以求皇上的怜惜。

栾倾痕不过问发生了什么事,反而说:“既然这样,皇后,朕向皇后讨个人情,朕想让连妃侍候了,这些抄写日后慢慢来吧。”他说完,拉起连依走出了储秀宫。

聂瑶珈站着,为什么栾倾痕和清晨的他判若两人,前刻还与她牵手在雪中漫步,此时,又想要连妃侍候,他明明知道自己在罚连妃。

回宫的聂瑶珈遇见了墨亦,他正微笑着等着她。

墨亦的笑就好比是寒冬的一日暖阳,聂瑶珈感觉很温暖,嘴角也漾起了微笑。

“什么事?”

“三天后是我的寿辰,皇兄说在我王府中举办,其实没有宴请大臣或什么人,就只是我,皇兄,娘,青悦,还有你。”

“好啊,以前都不知道你寿辰是冬天,今年一定送你一份大礼,以示补偿。”

墨亦的笑意更深,双眸含情脉脉的望着她。

景心殿栾倾痕松开连依,仍下她独自去翻阅书集。

连依羞涩的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皇上终于要连依了。”这天她盼了很久,今天她要使出浑身解数将他征服。

栾倾痕只是想松开她的手,连依误以为他握她的手,接受她了,便转到他的面前,一件一件衣服的脱下。

只到最后一件衣服也滑下白嫩的肌肤,连依主动搂住栾倾痕。

栾倾痕却别开脸,可是没想到连依吻他的颈,他的耳陲,他推开她,让她离自己一尺远。

“皇上?”连依睁大眼睛盯着栾倾痕,刚才是不是她有什么没做好?

栾倾痕丢下手里的书,对她说:“天冷,小心风寒。”话落他的人也走出了景心殿。

连依连忙捡起衣服,哪里不对?好不容易的机会,她气得一跺脚,可惜的叹气。

月牙如钩,带着几分清冷。

聂瑶珈正托着下巴想着送给墨亦什么礼物,可以说犯了愁,墨亦也什么都不缺,她要怎样才给他一份特别的礼物呢?

恬末快步跑进来,“皇后,皇上来了。”

聂瑶珈马上跑上床去,拉上被子装睡。

恬末为难的退下,栾倾痕就已经进门了。

他见聂瑶珈盖着被子睡觉,便关上了门,将人们挡在门外。

他宽衣解带也上了床,和聂瑶珈挤在一起。

聂瑶珈实在忍无可忍,便翻了身背对他,而且离他很远。

栾倾痕靠近她抱住她。

“皇上请您好好睡觉吧,不要动手动脚。”她闭着眼睛说。

“你没睡?”栾倾痕翻过她的身子,将她压在身下,要吻下去,被聂瑶珈捂住了他的嘴。

“皇上不累吗?连妃应该不容易对付吧。”言外之意,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朕想要你。”栾倾痕就只是对她的身体有感觉。

“皇上不要碰我,臣妾会觉得很脏。”她想到栾倾痕与连依在一起缠绵的画面就无法装作不在乎。

“你说朕脏?朕根本……算了,跟你何必解释,朕不信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他懒得去解释,直接就撕破了她的裙子。

“放开我!”聂瑶珈两手推他,栾倾痕将她的双臂压在她的头顶处,唇一路吻下去,惹来她的颤抖。

栾倾痕解下自己的衣物,侵入她的身体,不断的索要……

清晨,栾倾痕吻过她的额头才离开。

聂瑶珈睁开眼睛,泪水滑进枕头,如果这是惩罚,她接受,除了这点理由,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原因可以忍受这样的关系。

一连两日,栾倾痕到了晚上就会来,不过只是睡在她身边而已。

墨亦生日这天,睿王府里也很热闹,青悦和聂瑶珈一起在厨房里忙。

阮秀芜与栾倾痕还有墨亦在花厅聊天。

“墨亦连个舞狮也不肯请,说他不喜欢张扬,大家吃顿饭就好。”阮秀芜从怀里取出一份礼物,像一个信封,送给了墨亦。

墨亦打开,是一条耳环,他不明白的看着阮秀芜。

“这是你的生母常戴的耳环,因为我只有一条,没有一对,所以一直没有送给你。现在,你留在身边吧。”

墨亦笑着装好耳环,“谢谢娘。”

栾倾痕拍拍手,下人也送来了礼物,是一套精美的针灸针。

“你懂医术,朕知道你不少什么,不过这套针可是花了许多时间打造的。”

“谢皇兄,我很喜欢。”他爱不释手的看着。

“是不是该我送上了?”聂瑶珈出来,笑得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