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87章 18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87 2016-05-18 20:08:41

  188

“臣弟……”墨亦无法马上找到借口,眉宇间有些忧虑。

“好了,你快回府吧。”

“臣弟告退。”墨亦为聂瑶珈担忧,可他只有离开,不然误会更深。

栾倾痕站在浮尾宫外好久,轻轻挥手,“林公公,你们都退下吧,朕今晚在浮尾宫过夜。”

“是。”林公公带领一队宫女返回。

踏进浮尾宫,栾倾痕看到聂瑶珈撑着单臂在打盹。

晚膳还没用就这么困了,栾倾痕静静的走到她的旁边,凑近她看她的脸庞,然后看到耳洞,白皙的颈,领口敞开的地方看到她的浑圆,他倒吸一口气,想到坏坏的主意,邪肆的笑起来,他朝她的耳边吹着风。

聂瑶珈感觉耳边发冷,睁开惺忪的眼睛,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离自己这么近。

栾倾痕趁势撑起胳膊,将她困在自己的双臂内,逼近她:“你忘记朕说要来了?”声音略带沙哑,性感的令人无法抵抗。

“没有忘……”聂瑶珈的身子不舒服的贴在桌子边缘,她能听见他的心跳,感觉他的呼吸。

“那你应该做点什么吧,朕喜欢主动的女人。”栾倾痕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聂瑶珈低眉,栾倾痕这是怎么了,她变得不认识了。

“你怎么了,朕让你觉得难以下手?”他的嘴角勾起笑。

聂瑶珈正面与他对视,双臂环上他,主动吻上他的唇。

栾倾痕与她边吻着边让两人站起,先停下这个吻,站在她面前:“你是不是该为朕宽衣解带?”

聂瑶珈的脸很烫,明明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为何还是羞涩难当,他解下他腰间的玉带,一一解开扣子,褪去他上身的衣服,露出结实有形的上身,然后,自己解开衣服,只剩下裹胸。

。。。。。。

浮尾宫内声色连连,深宫内,春色难掩。

清晨,聂瑶珈醒来,浑身酸痛,看到栾倾痕还在睡,她想起昨晚,脸红起来,悄悄穿上亵衣,刚要下床,被栾倾痕重新拉回床上,他压上她,身子在被子下动弹。

聂瑶珈睁大眼睛看着他,他还在要自己,她抓紧床上的被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只到两人已经累到不行,栾倾痕才喘着粗气躺下,轻轻在她睫毛上落下一吻。

聂瑶珈还是坚持起身,她穿好衣服差人准备沐浴。

栾倾痕也穿上衣服,对她邪邪一笑,“朕……会常来的。”他整理好衣服后,出了浮尾宫。

聂瑶珈捂上自己的脸,感觉昨晚那么不真实,她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脸,“振作,聂瑶珈你不能沉迷在这里!”当她以为自己会离开,而骗栾倾痕喝下夺情盅,她就不应该出现在栾倾痕的视线里,如果她再与他纠缠第二次,也太自私了。

曾经薜晚烟要给他喝下忘情药,她阻止,说什么不应该在对方没有意愿的情况下给他服用,可是她却那么做了……

偏宫。

回耳与妻子索依整理行李,准备回去。

回耳一直觉得事情不简单,他有种进了圈套的感觉,索依听了事件前后,说:“我看,他们应该用了反间计!”

“反间……哼,真是可恶,我寻思着哈庆怎么会一下子同意了卉国皇帝的说法。”

索依想了一会儿,眼睛忽然亮起来:“卉国皇帝我们是不能得罪了,不仅不能得罪,还要巴结他们,谁让我们和哈庆不合呢?既然他们用反间计,我们就用美人计,如何?”

“美人?”回耳不明白的看着妻子,她当年就是因为聪明能干,才让父亲安排他们成亲的,什么反间计,美人计他不懂,虽然听索依说过三十六计,可他也是个粗人,实在学不来。

“你忘啦?我有个娇横的妹妹,长得可是不比我差,我们将她送给卉国皇帝,怎么着也是个妃子吧,让她在宫里为我们留意着消息,还和卉国皇帝结了姻亲,多好呀。”索依常常佩服自己的心机。

“哪好?你妹妹娇惯的不行,拿着鞭子到处伤人,能在卉国宫里呆下去?”

“你是舍不得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妹妹经常眉来眼去的,你放心,女人只要见到爱的男人什么都变了,卉国皇帝那么俊美,气质又高贵,有哪个女人见了不喜欢上?”

回耳想想,说:“可是他的皇后可比你妹妹强太多了。”

“你怎么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妹妹也挺有个性的,也许卉国皇帝就喜欢她那种性格呢,这事就这么定了,卉国皇帝非收下她不可,不然,拒绝了我们,就是没诚意。”索依心想,终于把妹妹送出去了,看她还和回耳搞地下恋情。

回耳左思右想,终于点点头答应。

三日后。

栾倾痕与聂瑶珈还有数位大臣送别哈庆与回耳。

哈庆满足的带走了许多卉国的名产,回耳与索依则多留了一会儿。

索依笑着说:“皇上,昨日我与回耳商量,觉得我们既然结成友邦之好,不如亲上加亲,皇上不会拒绝吧。”

栾倾痕大概想到了什么事,他瞄一眼聂瑶珈,见她平静的像没听到。

“好,朕当然乐意。”

回耳也微微笑了,索依说:“昨天我已写了书信让我们合胡最美的女子过来,相信明天或后天就能到,还请皇上接纳她,啊对了,她是我的妹妹,叫连依。”

墨亦在队伍内,他想聂瑶珈肯定会难过吧,栾倾痕终究还是拥有除她以外的女人了。

聂瑶珈相当镇定,脸上没有表情变色,只是眯着眼睛盯着索依,这个女人她看透了八九分了。

回耳也说:“连依是大家的宝贝,所以有些娇纵,希望皇上与皇后多多管教她,让她成为像皇后一样的女子。”

聂瑶珈笑着说:“会的,我一定会多多调教,两位放心就是了。”

索依看着聂瑶珈,回耳说得是真的,妹妹和她比,还是逊色不少。

两人相继告别皇上等人,踏上了归途。

墨亦上前,为了聂瑶珈,他也要说说:“皇上,外族女子恐怕不适应宫里的严格管教,何况皇上册封皇后没几天……是不是……”

“朕的皇后很识大体,不会介意的吧。”栾倾痕挑眉问聂瑶珈。

“当然,多个女人侍候皇上,我巴不得呢。”她下巴轻扬,毫不示弱。

“嗯,很好。”栾倾痕说完返回殿内。

所有送行的人渐渐回去,聂瑶珈站在原地,风吹透了她的披风,整个身子都冷得要命,可她的脚像定住了一样,僵硬的没办法走。

墨亦掰她的肩,发现她僵硬的不能动弹,看着她脸上的麻木,他横抱起她,朝浮尾宫走去。

“你放我下来,被人看到的话,你会有麻烦的。”聂瑶珈一直劝他,可墨亦坚定不移的走着,目光也有些变了:“他都在伤害你了,你也不必顾忌他,你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墨亦不打算让她在宫里继续受伤害,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再度纳妃一定会难受死,他只希望聂瑶珈开心点,如果自己能帮上忙,一定会尽全力。

“他是因为忘记我了,我相信如果他没有失忆,不会再纳妃的。”聂瑶珈是这样的深信,可是事实现在摆在眼前,栾倾痕还是太有女人缘了。

“你还放不下他,还对他这样深信不疑,这样你只会痛苦下去你知不知道!”墨亦抱她到浮尾宫,才放下她。

聂瑶珈动作迟缓的坐下,“我已经很努力了,掩饰了自己的心,可我能怎么办?我需要找到沁雪玲珑玉,也许才可以完全离开,身,心就都终结了。”

“一块玉佩吗?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找,我再也不想见你在这里受委屈!”墨亦说完,洒脱的走出浮尾宫。

聂瑶珈看他的背影笑着,“太不相信我了,除了栾倾痕,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对外人,我就是刺猬啊……”墨亦始终为她着想,默默付出,她觉得欠他的人情债太多了。

不到两天的时间,合胡部落的连依骑着马赶到皇宫。

林公公让她在殿内等候,说皇上一会儿回来。

连依在殿内背着手看着,这是她第一次进皇宫,外面的繁华已经让她迷乱了眼睛,没想到这里更是华丽得不像人间。

她看到墙上的画儿,心里越看越不舒服,就取了下来,此时正好栾倾痕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