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88章 18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08 2016-05-19 20:12:54

  189

栾倾痕进来,看到连依,她长得个子修长,但很匀称,身穿着一套红色裙子,腰间还缠了一条鞭子,面容确实有些姿色,眉间透着股英气,此时她正瞅着自己。

“你就是连依?”栾倾痕解下披风,搭在屏风上。

连依顾不上手里的画,扔到一边去,笑着说:“是的,皇上。”她非常满意栾倾痕的一切,从长相,到气质,还有声音,她统统都喜欢,姐姐果然没骗她。

“嗯,朕安排你住在储秀宫吧。”栾倾痕漫不经心的说着,翻阅起奏折。

“那……我是您的妃子了吗?”连依期待的过去看着他,脸上还带着娇羞的模样。

栾倾痕的手停下动作,抬头看她,“你真的希望当妃子吗?”

“当然,我喜欢皇上,今后也要让皇上喜欢我。”连依不像中原女孩一样难以启齿的羞涩,她毫无保留的说出她的爱。

栾倾痕不觉得意外,因为他没有对连依产生任何感觉,所以她是怎样的人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好吧,封你为连妃,明日下诏。”

连依露出笑脸,“那连依先去宫里休息了。”她觉得收获很多,满足的离开了殿内。

栾倾痕摇摇头,这个连依太张扬,根本不适合在宫里呆,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受不了了。

皇后会对她什么态度呢?他幻想了很多种,自嘲起来,反正这几天就会看到的,他一点都不急。

可是一连半个月过去,聂瑶珈没有出过浮尾宫,而连依不是去看看栾倾痕,就是在宫里瞎逛,根本还不知道浮尾宫里住着正牌皇后。

时间越久,宫内的所有人越是胆战心惊,这两个女人碰到一起,将激出怎样的火花。

墨亦在景心殿里,今天他未上朝,趁栾倾痕上朝的空隙,在他的景心殿寻找沁雪玲珑玉。

可惜,毫无所获。

栾倾痕回来,与他闲聊几件国事。

墨亦忍不住问:“皇兄,你可记得你有一块玉佩?”

“朕的玉佩数都数不过来,你说的是哪块?”栾倾痕纳闷的盯着他。

“其实是娘留给你的玉佩,叫沁雪玲珑玉,它的花纹很特别,以前你经常会戴在身上,后来……”后来送给了最心爱的女人,墨亦说不出口。

“后来怎样?不过朕并不记得有特别的玉佩啊。”栾倾痕望他一眼,看来要墨亦失望了。

“没事。”墨亦沮丧的告退,走在宫中的汉白玉石桥上,不顾它的冰凉,倚坐在上面。

有时候他真的想带聂瑶珈走得远远的,这种冲动最近常常出现,他从不奢望她会转投他的怀抱,也不想夺走哥哥最爱的女人,即使哥哥忘记一切,可聂瑶珈仍是他曾经生命里最在意的女人。

最重要的,聂瑶珈根本不爱他。

他什么也做不了,挫败感涌上心口,鼻尖也酸酸的红了。

皇帝下诏封了连依为妃,可从来没有去储秀宫。

连依觉得既然是妃子了应该成为他的女人,所以经常在景心殿等栾倾痕。

这天,她又来,想起墙上的画上次被她扔在角落,她重新捡起,展开,看着画里的女子她妒忌的要死,她看到炭盆,将画扔了进去。

画卷燃起来的时候,栾倾痕正巧进门,他见到炭盆上的火烧着纸卷正旺,“你烧了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急。

“一个女人的画像,长得跟狐狸精似的。”她不说自己妒忌,还说别人,现在她不知错误的站在那里。

栾倾痕马上过去从火里拿出画,放在地上用茶水浇灭火苗,看着地上的画卷已经烧得破烂不堪,被水火糟蹋过后,面目全非。

他的目光冰冷的盯着连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这个蠢材,谁让你碰朕的东西!”

连依有些惧怕,“我……不就是一幅画吗?再找画师画个就行了。”

“你懂什么!上面的诗词有多好你知道吗?哼,你肯定不懂,马上消失!”栾倾痕看也不看她的指向门外。

连依也呆不下去了,只好跑出殿内。

栾倾痕将残破的画放在桌上,为什么一幅画没有了,他的心空落落的。

他站起来,失魂落魄的朝浮尾宫走去。

聂瑶珈在院里堆了一个雪人,栾倾痕看着满院子的雪,奇怪是什么时候下的,他好像忽略很多东西。

“真是丑。”他脱口而出就是这三个字,令他自己也意外。

聂瑶珈用手拍着雪人,转头看他一眼:“丑的话您可以别看啊,皇,上!不过我要澄清事实,这个雪人是我按照皇上的模样做的”他是皇上不代表他可以嘲笑别人吧,她也可以反击他。

栾倾痕看到她冻得发紫的手,硬是抓起她,握住她手放在自己的腋下,然后将披风拉开,包围了她的身体,令她贴在自己怀中。

聂瑶珈被护在怀中,双手正是他最暖和的地方。

不要这样对她了,聂瑶珈逼自己快醒醒,千万别沉迷在他的温柔乡。

她推开他,“皇上有事吗?”

“没有。”栾倾痕木然的说,他觉得聂瑶珈有意在疏远自己,看到雪人,他过去优雅的踢碎了它,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哎!你这个……混蛋!”聂瑶珈指着他的背影骂道。

数日过去,宫里还是老样子,聂瑶珈偶尔才走出浮尾宫,她想找每天在景心殿当值的宫女,希望从她们那里可以获取沁雪玲珑玉的消息。

走在游廊,却听到有鞭打声,还有七八个宫女在游廊里站着,一脸不敢言的样子。

她闻声望去,就看到连依正甩着鞭子朝一些树鞭打。

连依想解气,就是鞭打东西,突然手腕被人握住,她一看,是画中的女人!原来她真的存在!而且比画里还要美。

“你是谁呀。”连依收回手,特别想弄清楚她是谁。

“你是连妃吧,我是卉国的皇后聂瑶珈。”她的声音沉稳却有一种力道,柔软但不失傲气。

宫女们看着这两个女人,真的遇上了,她们会发生什么事呀,不敢想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