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84章 18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04 2016-05-15 20:11:52

  185

栾倾痕看一眼其它四个女子,眼巴巴的望着他,她们相貌倒也端丽,只是……他说:“你们是不是希望朕过着糜烂的后宫生活?只有皇后就够了,大家不要再劝了。”他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傲然的站起,离开了殿上。

“退朝!”林公公的一声结束了所有的声音。

夏家传来捷报,说是聂瑶珈被立为皇后,明天举行仪式。

唐寿自言自语的说:“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夏正柯高兴的不得了,让人去放鞭炮,完全不理解唐寿的担忧。

聂瑶珈特别不真实的回到夏家,夏家所有人都赶回来了,她马上要当皇后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夏家的亲戚还不来巴结着。

夏家府外还请来了舞狮,围观的人声声叫好。

夏家的所有好友都来祝贺,商家人能进入官家,不,是皇家,那可是像登了天一样厉害啊。

聂瑶珈附和着陪大家笑了几下,最终早早回到房里,她趴在床上,回想今天的种种,也不知道气什么,狠狠的打着床被。

唐寿敲门进来:“丫头,这就是命啊。”

他坐下,聂瑶珈坐起来,垂着头:“我要怎么办?”如果在现代,她不喜欢的东西大可以拒绝,可是这里是封建古国,没有人可以挑战权威,皇帝就可以独裁一切的。

“我都说了,这是命,我们若还在草屋里住,就不会有今天了,哎,说来也是我害了你,我若不是来投奔好友,你就不会成为夏家的义女。”

“师傅你别自责了,这件事谁也不怨,我明天只有进宫了,别无他法,趁机去找一样东西。”她怀疑沁雪玲珑玉佩就在栾倾痕那里,她要回去找到它,在栾倾痕对自己没有感情的情况下,马上穿越回去。

唐寿点点头:“早些睡吧,明天一早就要进宫了。”他推门离去。

景心殿。

墨亦与阮秀芜一直没有回王府,他们和栾倾痕说了很多话。

无非就是为什么想找皇后了,那个聂瑶珈他喜不喜欢这样的。

栾倾痕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最后终于有些不耐烦的问:“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阮秀芜笑着上前:“娘只是担心那个聂瑶珈不能让你开心……”还要说什么呢,圣旨已下,铁板上钉钉,无力回天了。

墨亦也说:“我总是相不明白,皇上为何挑了她?是不是你心里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你们说的朕一句也没有听懂,朕的皇后是怎样的有那么重要吗?明天她一定会漂漂亮亮的进宫,不会为皇室抹黑的,朕……若说没有感觉是骗你们的,因为那幅画,我一直好奇画里的女人是谁,却没有人知道,现在终于看到真人了,当然会有些好奇。”他的储藏阁还挂着那幅画呢,上面的诗他也喜欢,虽然充满离别忧伤,可他觉得提字之人文采太好了。

墨亦无语以对,那幅画是他们的一个遗漏,它应该在栾倾痕失忆后就消失的。

阮秀芜拉了拉墨亦的袖子,对他使一个走吧的眼神,栾倾痕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他们劝也没有用,而且这件事根本就没法说。

翌日。

骄阳似火,寒冬少有的大晴天,天空万里无云,湛蓝无洗。

几日前的积雪今日通通融化,皇宫里的轿子已停在夏家府外。

聂瑶珈一身红色凤袍,金纹绣底,霞裳绚美,一双白嫩纤手,盈盈握着半截红绸,步步生莲,仪态动人。

在众人的目光下,她拜别了夏正柯与唐寿,毅然走出了府中,坐上轿子,听见人们的笑声,鞭炮的响声……最后全部听不见。

浩浩荡荡的人马进入皇宫,下轿走到红红的地毯,这个仪式很郑重,没有人嘻皮笑脸的,大臣由官职大小排成两排,望着她一步步走进紫銮殿。

栾倾痕身着暗紫云纹长袍,衣领上的紫色裘毛高贵无比,霸气外露的同时,他的发,他的脸庞又令他看起来俊美优雅。

阮秀芜也是穿上了少有的锦衣华服,她望着聂瑶珈走进来,端庄高贵,虽然被红色的凤冠珠帘遮住脸,她却相信,她是如今这世上最绝色的女子了。

墨亦身着蟒袍绣纹的衣袍,他望着聂瑶珈的身影,多年前,她还是那个绣花枕头,没走到大殿前就早早的回了寝宫,现在,她笔直的站着,举止优雅大方,自身散发着一股凤倾天下之感。

林公公念了一堆关于册封仪式上的典籍,聂瑶珈什么也听不见,她只是透过珠帘看着栾倾痕,而栾倾痕亦是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林公公喊:“礼成!”

聂瑶珈一醒神,对皇上行礼。

栾倾痕再走下台阶牵住她的手,又行了交拜之礼,然后带着她缓缓走出紫銮殿。

当回到浮尾宫,聂瑶珈深感自己兜了一个大圈子,她摘下凤冠,倚门而泣。

“大好的日子为何哭啊,难道皇宫就让你如此痛苦?”栾倾痕也有些累,躺在躺椅上。

聂瑶珈抹干眼泪,走到他跟前,藐视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所有女人都喜欢皇宫?你是不是认为所有女人都只看重权势和头顶上的光荣?”

她气他,恼他,他倒好,忘得一干二净的,自己呢?抱着回忆痛过每一天。

不过,这是她自己造成的,谁让栾倾痕忘掉所有的?不正是自己吗?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栾倾痕直立坐好,郑重的说:“皇后,朕念你初进宫,不懂礼数,今天就不怪罪你,可往后,你要做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朕拭目以待。”毫无表情的说完,他负手离去。

聂瑶珈的心凝结,她笑,对着空旷的房子说:“好……在我找到沁雪玲珑玉佩之前,我会好好的当一个称职的皇后,免得你失望……。”她深深呼吸,让自己平静。

两天后,阮秀芜进了宫,她直接去了浮尾宫。

聂瑶珈正在梳理头发,见到阮秀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家齐心协力的要栾倾痕重新开始,现在她却再次突然闯入皇宫,打扰他们的生活。

“瑶珈……”阮秀芜感慨的过去握住她的手,看了看屋里也没有个炭盆,“这里怎么没有人侍候啊。”

只有值班的宫女太监在外面,屋里也没有贴心的,以前在这里的小安子已经在别的宫里侍候去了。

“没关系,这样更落得清静自在。”

“自从你走后,也没有再联络我们,王府不像皇宫,你可以随时过去呀。”

聂瑶珈沉默不语,她问:“伯母你不怪我吗?”

“还叫我伯母呢,倾痕都叫我娘了,虽然,我的曾经不能让他奉为太后,但我也不在乎这些,反而是他失忆以后,渐渐的接受我是他的娘。我和墨亦给他讲了三天三夜,我们的关系和纠葛,但唯独只能把你抹去。”

聂瑶珈眼睛湿润,“我明白,换成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你这回进宫,出乎我和墨亦的意料,不过我们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在宫里,你有何打算?”相见却不能相爱,对聂瑶珈来说,太痛苦了不是吗?尤其是一个人有爱,一个人已将她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要找一块玉佩,就是当年沁国皇帝送给您的沁雪玲珑玉,我如果真的要离开,那样东西应该是最重要的,您可曾在栾倾痕身边见过?”

阮秀芜努力的回想,摇着头:“自从你走,我就没见过那玉佩了。”

聂瑶珈思忖,“看来,只有我慢慢细找了。”

“对了,墨亦没有跟您一起来吗?”

阮秀芜才想起墨亦还在景心殿,“他说晚会过来看你,让我们交代你,在倾痕面前,我们应该是不认识的,为了不让他怀疑,到时候要配合着装作陌生。”

“嗯,这没问题。”聂瑶珈漾开淡淡的笑容。

“墨亦成为睿王爷以后,反而对国家政事有了些兴趣,他总说,知道倾痕当一个皇帝多么不容易,不忍心看他一个人在高高的宝座上,所以啊,事事都变得爱操心了。过两天,宫里要迎来一些客人,这些客人好像都来自西部的部落,那里的人像野人似的,奸银掳掠,人心动荡,可是有两个统治者将他们编入自己部落,这两个部落虽然年年进贡我们卉国,可是野心勃勃的他们越来越强悍,成为了自沁国以后最让我们担心的,所以皇上和墨亦正在讨论此事,他们进宫来,只是说进贡礼品,可是一定还另有目的。”

“那这两个部落很齐心吗?”

“这个不清楚了,你可能要问问墨亦了。”她笑着抚摸她的发,像一个女儿似的,哎,他们的爱真是坎坷,或是她为他,或是他为她,何时才能平静的过日子?

墨亦在黄昏时过来,看见聂瑶珈,他不由的笑了。

聂瑶珈差人上了两盘点心,三人一起吃着,说了许多这大半年里各自发生的事情。

阮秀芜后来先出了宫,浮尾宫内只有墨亦与聂瑶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