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82章 183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4 2016-05-13 20:14:07

  183

突然,他们眼前出现一个从天下落下的男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哟他妈的疼死大爷我了!”地上的男人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指着酒家二楼上的另一个男人说:“杜植!你这个混蛋!”

被称为杜植的男人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吐着瓜子皮,“江大承我告诉你,就凭你家的财力也想娶夏家的千金大小姐!我呸!”

“哼,你以为你家就有钱啊,彼此彼此!”

杜植扔掉瓜子,“给我下去打,往死里打!”他一说话,楼上他的随从便从楼梯上下来,包围了江大承。

百姓们纷纷围观过来,栾倾痕与司徒冷在人群中。

江大承的几个随从此时从人群里挤出他身边,江大承哈哈大笑,“你有人,我也有人!”

就在两方就要动手的时候,二楼的一个女子说了话:“真是世风日下,真不是知道你们的父母生你们下来有什么用啊。”

杜植看到二楼上只有坐着一个戴纱斗笠的女子正处事不惊的坐着喝着水,他们在旁边打架,她居然还敢吃完饭,真是有点意思啊。“你说什么屁话!”

“每一句话里都带脏字,敢问你,有没有进过学堂学过礼仪啊。”那个女站起来就撞过他的肩走下楼。

她来到江大承他们之间,“你们怎么不打了,继续啊。”

司徒冷在栾倾痕身后,觉得这个女子的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啊。

江大承正在气头上,说:“兄弟们!给我把这个妞绑走!”一看他就是起了色心,色眯眯的盯着她。

江大承正要抓过她,司徒冷如风一样将他推开,令他倒在地上。

那些随从马上一起冲上去,司徒冷抽了剑准备抵挡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却腿软的跌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司徒冷纳闷的问。

女子说:“这些打架的人都中了我的三沙毒,楼上那个也不例外。”她说完,拍拍江大承的脸,“这毒会让你们十几天无力下床,你们还要去夏家提亲,可怎么办啊,呵呵呵呵……”她说完,笑着走出人群。

司徒冷收好剑,“真是个……阴毒的女子。”

人们渐渐散开了,留下江大承和杜植等人在地上出糗。

栾倾痕看一眼那女子的背影,对司徒冷说:“谁是夏家的大小姐?”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半个多月前好像城里的首富收了一个女子当义女,好像很漂亮,大家都去提亲。”

栾倾痕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看来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婚事着急,朕……我也应该甄选皇后了。”他对自己的想法赞同的点了点头,自顾自的朝前方走去。

司徒冷瞪大眼睛,跟在他后面,自从皇上失忆,这几个月下来就是处理国家大事,一直和睿王爷还有阮夫人在一起,阮夫人曾小心的提过让他找一个女人,可他就是一个女人都不碰。

人失忆,连性子也变了?不仅不碰女人,整个人冰冷的天天像裹了层寒霜。

如今他终于自己开口说要选皇后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夏府。

两头石狮威猛的立在大门两旁,朱红的大铁门缓缓开启,两边的仆人一齐恭敬的对进门的戴斗笠女子说:“大小姐。”

女子略点头回应,迈进了高高的门槛儿。

她回到房里,麝香炉内袅袅升烟,奢侈的房间应有尽有,样样东西华丽无比,但不失俗气。

解下斗笠,才看清,原来这个女子正是聂瑶珈。

她坐在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眉目如画,倾国倾城。

伤心的离开栾倾痕以后,她没有再与任何人联系过,是怕听到一点点栾倾痕的消息就会动摇,更会伤心。

本来她接受着自己即将穿越回去,却在出宫后发现,沁雪玲珑玉佩不见了,身体也没有出现过什么信号,她当时真想哭死,可是栾倾痕已经忘记了一切,她怎么可以再次走进他的生命里?

她与唐寿住在山里的草屋,却因为发生雪崩,他们只好投奔唐寿年轻时的伙伴夏正柯,他是城里的首富,家业庞大,有四个儿子都已四十多岁了,可就是没有一个女儿,就在半个多月前,夏家认她作义女,圆了自己的女儿梦。

有时候,她也会想起聂荣夫妇,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偶尔的挂念他们。

收义女那天排场很隆重,所以不少人看到聂瑶珈貌美如花,出尘脱俗,夏家的门槛儿便天天有人踩。

夏正柯天天高兴,说原来有人来提亲他作为父亲是怎样怎样的心情,不过他放话,夫君由她自己选。

聂瑶珈只往外赶人,什么富家公子,王公贵胄她一个也不喜欢,唐寿说她是因为忘不了栾倾痕。

唐寿曾经提过,要她也喝下夺情盅,把栾倾痕也忘记一了百了,可她不舍得。

就这样,她经常在夏家附近看着去提亲的人,能阻止就阻止,令人觉得夏家的门槛儿越来越高了。

栾倾痕回到宫中,立即写下圣旨,命卉国各城各县首富的千金各出一女,进宫竞选皇后。

第二天圣旨一出,卉国都轰动了,从各处奔来的富家千金齐聚皇宫城外,住满了大小客栈。

大家对皇后的位子虎视眈眈,只有一个人例外。

夏正柯与唐寿坐在聂瑶珈对面,夏正柯一直苦口婆心的劝:“瑶珈,你长得好,气质也佳,那些富家女都不及你一根头发,为什么不想进宫呢?若是能当上皇后,那你这一生可是风光无限啊。”

唐寿拉拉夏正柯的胳膊,“老夏,你不知道她的事,有机会再跟你解释,不过她不能进宫。”

夏正柯纳闷的望着唐寿,又望望闷闷不乐的聂瑶珈,只好说:“虽然很奇怪,不过瑶珈,你自己决定,不过义父要告诉你,城里名门望族几乎都知道我收你做义女了,若你不进宫竞选,恐怕会惹来抗旨的大罪啊。”

聂瑶珈蹙眉,进宫竞选也可以,大不了暂时毁容,全身而退以后再恢复容貌,这样既没有抗旨,又不会被选上。

“好,我进宫试一试。”聂瑶珈拍桌站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