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80章 18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32 2016-05-11 20:13:01

  181

织锦转过身背对她,“你可知道,见过我真面目的人没有活在世上的。”

“我敢赌一次,你不会杀我。”聂瑶珈绕到他的面前,双手缓缓的伸向他,触到他的面具。

织锦没有阻止,而是让她取下了自己的面具。

聂瑶珈解下来,双眸含着浓浓的爱意,嘴角上扬,“真的是你。”

她看到的织锦不是别人,正是最熟悉的栾倾痕。

她想起交换质子的时候,织锦曾冒险进入沁国要救她,可惜没有成功;他是带自己进水云间的人,他与她一起在青楼骗崇远贺……当薜晚烟希望给织锦服下忘情药的时候,她就有些怀疑了,让薜晚烟这么用心的人除了栾倾痕,还会有谁?

后来发现只要栾倾痕在,织锦就不会出现,她更加肯定了。

栾倾痕翻下披风的帽子,弯弯的发露出来,他弯起手指勾了勾她的俏鼻,“你真是吃定我了。”

“是啊,你这辈子注定要败给我了。”聂瑶珈开玩笑的说。

栾倾痕捧住她的脸:“这么有自信啊。”

“当然。”

栾倾痕看她忍不住笑,认真的问:“你说,怎么识破我的。”

“那还不简单啊,薜晚烟的眼睛都说出来啦。还亲自从我这里拿了忘情药差点喂给你喝,真是好险。”不然栾倾痕一定会忘记自己的。

栾倾痕长叹一声:“哎!当时我若知道面具的人是你……后来就不会那么坎坷了。”

“可是,你为什么是不毁宫的宫主?”聂瑶珈觉得当一个皇帝也够累的了,还要当一个宫主。

“是父皇当年留下的,在景心殿里有条密道可以通向不毁宫我住的房间,父皇说,当一个皇帝有无数人在蒙蔽我的眼睛,太多的事有黑暗的一面,所以他建成不毁宫,把一些可靠消息传达给我,我就不会朝一个昏君迈进啊,不过,不毁宫打探消息也是一流的,都是为卉国好。”

“你父皇想得好周道啊。”聂瑶珈真想见见逝去的先帝。

栾倾痕抬起她的下巴,深情的望着她:“不管我是谁,你都爱我对不对。”

“看看吧,不一定噢。”聂瑶珈也勾起他的下巴。

栾倾痕快速的吻了她的唇一下,“我再让你说一个不字试试!”

“你……我偏要说……唔。”她的唇被他封住,忘情的深吻。

两人立在花田,没有人打扰,相拥相吻。

只到久远的吻结束,栾倾痕的眼睛都笑得弯弯的了,他说:“你偏要说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吻你嘛。”

“才……才不是。”聂瑶珈摸着自己被吻肿的红唇,眼神闪烁。

栾倾痕无声的笑了。

他们携手并肩要离开水云间时,栾倾痕刚要启动机关,被聂瑶珈握住手:“等等……明天,你进宫好吗?”

“什么?我不可能再离开你。”栾倾痕相当肯定的语气。

“你听我说……所有人都希望你回宫,甚至再重新当皇帝,墨亦也是如此的想法,我知道沁国一直在增强兵力,过不了多久,也许两国就要开战,墨亦纵有帝王之材,可能也对战争的事无法运筹帷幄,他需要你,皇宫需要你,卉国的所有子民需要你。”

“那你呢?你不需要我吗?”栾倾痕的眼睛已经红了,如果不能在她的身边,他如同一个空壳子一样,还有什么意义?

“我会在你身边啊,这样,我陪你回宫,不管发生什么,对你,我不离不弃,除非……我身不由已的离开了,你也要好好的,好不好?”聂瑶珈的眼睛也模糊了,她期望他的今后是美好的,忘记她或不忘记她都不重要,只要他振作的度过人生。

栾倾痕深深吸一口气,许久之后问她:“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我不知道你说的消失会是哪里,不过我栾倾痕今生今世爱的人只有一个,你懂的。”

聂瑶珈点点头,与他一起开启机关,离开了水云间。

然而,聂瑶珈的身体不断发着信号,她知道自己不能陪他走多久,所以,一个可怕的想法,正在她心中漫延。

如果不得已,也许,聂瑶珈会那么做……

翌日。

两辆马车行驶在宽敞的路上,聂瑶珈和栾倾痕坐一辆,青悦和阮秀芜一辆。

栾倾痕握住她的手:“现在骆殿尘还在卉国宫里做客,你们万一相见,我怕……”骆殿尘是个特别不肯放弃的人,当他知道栾倾痕和聂瑶珈骗了他,一定会觉得他被玩弄,对聂瑶珈再苦苦纠缠。

“他已经中了忘情之毒,也许已经把我忘记了。”聂瑶珈倒不担心这个。

“真的吗?你的忘情毒这么管用?”他还是有些担心。

“是啊,师傅说十有八九吃了那药的就可以忘记最爱的人。”聂瑶珈看着栾倾痕,假如有一天,栾倾痕也吃了那种药,也应该不再这么辛苦的爱自己了,爱情是美好的呀,她给他的,甜蜜太少,痛苦和失去一切太多。

多想坚定不移的在他身边,可她又怎么能那么自私呢?

四人进入皇宫,墨亦亲自来接,就在景心殿摆膳,五个人边吃边聊,尤其是阮秀芜与墨亦再见面,他们喜及而泣,青悦也终于见到墨亦。

墨亦看着自己的亲哥哥栾倾痕,还有聂瑶珈,又说那四个字,好久不见。

正当栾倾痕,墨亦还有聂瑶珈一起去花园赏花时,看见骆殿尘从对面走来。

骆殿尘走到他们面前,眼睛扫过聂瑶珈,吃惊一下,这个女人不是死在沁国了吗?还是她的妃子啊,怎么回事。

“皇上,请问这位是……”他问墨亦聂瑶珈是谁。

墨亦担心的看了看聂瑶珈,并没有马上回答。

聂瑶珈主动说:“我叫聂瑶珈,是倾痕的妻子。”

“我们是不是认识?”他的脑海里好像对这个名字感觉熟悉,可是这个人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又好像记忆当中许多事情与她有什么关联。

栾倾痕冷冷的说:“没有,她一直都是我的妻子。”

骆殿尘冷静之后点点头,对聂瑶珈还是存在着疑惑,自己在卉国当质子那么久,她若真是栾倾痕的女人,自己不可能对这个女人没有了解啊。

墨亦出来打圆场,说:“您怎么没带皇后?”

“她一直害喜,不太爱出来走动。”骆殿尘说着话,眼神却不离聂瑶珈。

“皇后有喜,真是我们两国的喜事啊。”墨亦客套的笑着说。

骆殿尘只是点着头。

四人在石径小路走着,聂瑶珈渐渐走在了前面,花园里春色满园,她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墨亦与栾倾痕还有骆殿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忽然,聂瑶珈的脚下被凸出的石头拌倒,身子倾斜到一道旁的花丛中。

栾倾痕眼明手快大步迈上前扶起她,而同时,他分明见到骆殿尘出于本能反应的想伸手来扶她。

墨亦一直没想出手,因为他知道栾倾痕在,他的出手也是多余的。

回到偏殿的骆殿尘一直坐在床榻边发呆,素绾进来,笑着问他:“你不是说,明天启程回宫吗?我差人准备好了。”

“不……我们多留几天吧,对了,你认识一个叫聂瑶珈的女人吗?她是栾倾痕的妻子我不可能不认识啊。”他越想越头疼,就是没一点头绪。

“你说什么?你见到聂瑶珈了?”

素绾显得很惊讶。

“刚才在花园里遇见了,哼,栾倾痕这个卑鄙小人,之前居然安排一个假的在我们宫里。”想到这里他就气不过。

素绾既高兴又担心,聂瑶珈原来没有死呀,她终于和栾倾痕在一起了,可是见到骆殿尘突然改变计划要多留几天,她只能无奈,谁知道冥冥之中,爱一个人的心不会死灰复燃?她抚上肚子,如果命运安排她不能真正拥有一份爱,她也会带着孩子好好生活的,尽量做一个无欲无求的人。

傍晚,红霞铺满天际,映得整个皇宫在一片红光的笼罩之下。

墨亦与栾倾痕单独谈话,他们坐在凉亭内,品着桌上的美酒。

“真好,没想到能和哥哥一起这样面对面的喝酒聊天,我还是太医的时候就梦想过这一天了。”墨亦微笑的说。

“对不起,以前误会过你。”栾倾痕自斟一杯,淡淡的说。

“你变了,是聂瑶珈改变了你吗?”墨亦笑他,以前一直深沉高贵的他,现在也能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啊。

栾倾痕低眉一笑,墨亦敛了敛笑,说起正事:“我已经告诉大臣们你是卉国人,我们是兄弟,你若同意,我找时机将皇位还给你。”

“不必了,卉国一直变换皇帝这样不好。”

“你这是借口吧,是为了聂瑶珈?其实只要你当上皇帝,再恢复她的皇后身份就解决啦。”墨亦不理解栾倾痕为什么这么消极呢。

栾倾痕叹息,“我成为皇帝的话,就不能陪她了,因为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让我陪,让我来珍惜。”

“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

“好啦,你就好好的当皇帝,我觉得你当得很好呀。”栾倾痕不忘鼓励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