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79章 18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4 2016-05-10 20:08:28

  180

席间一片晔然,这事怎么搞的嘛,一会儿这样,一会儿说那样,大臣们脸色各个都不怎么好看。

骆殿尘的脸色一变,他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玩笑有些说大了。”他心里还嘲笑墨亦说话也不分场合。

墨亦站起来,走在席间,郑重的说:“栾倾痕之所以退位,称自己是沁国人,是误会了沁国先帝的一幅画,他以为他是沁国人,所以才退位,那个时候阮氏并没有醒来。可最近阮氏清醒,才告诉了栾倾痕真相,他确实是朕的亲皇兄。”

席间某位大臣气愤的站出来:“皇上,我们可是亲耳听他承认是沁国人,这件事到底是怎样的?”

“是啊,怎么回事呀。”

不少大臣议论纷纷起来。

墨亦一摆手,令大家安静下来,“阮氏之所以没有告诉大家栾倾痕的身世,是因为当年先帝犯了一个罪,就是私逃出宫与她会面,阮氏是为了保护先帝的名声,现在她不得不说,因为栾倾痕错把自己当沁国人了。”

“原来如此啊。”

“是这样啊。”

大臣经过分析,觉得确实有道理,渐渐开始接受。

骆殿尘自斟过一杯酒,玩弄着酒杯,哼笑道:“这么说,朕要请栾倾痕离开沁国了?”如果事实是这样,他倒也乐意,与栾倾痕同在一个皇宫内,他混身不舒服,他们注定是敌人,他可以放了栾倾痕让他回卉国,然后,与他一较高低。

墨亦呵呵笑着说:“其实栾倾痕就在卉国,朕打算过几日接他们进宫。各位大臣!若是你们还不相信,我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滴血验亲。”

骆殿尘的杯子突然掉了,酒洒了一桌。

什么栾倾痕在卉国?那他沁国皇宫里的那个栾倾痕又是谁?他拾起酒杯,紧握在手心里,看来墨亦和栾倾痕是串通好了,他宫里的那个栾倾痕可能真是个假的,可恶!

墨亦的心里挺解气的,笑着自倒一杯酒,面朝大家,“来!今天朕很高兴,希望与皇兄早日相见!”仰头饮尽。

歌舞又上来,墨亦坐在上座上,几日以后,他就可以见到聂瑶珈了,当然还有娘,以及栾倾痕。

骆殿尘在偏殿住下,素绾见他喝得醉了,就扶他到床上休息。

虽然素绾没有去宴席,不过她通过下人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毕竟骆殿尘是沁国人,她害怕他与卉国人有什么事发生。

骆殿尘醉得不醒人事,他好像梦见一个女人的背影,他伸手过去抓,想要看她的脸,却就是抓不到她。

然后猛得醒来,怔了半晌才知道自己回到了偏殿中。

“皇上,素绾差人煮了醒酒汤。”素绾为他脱下鞋子。

骆殿尘的一只拳猛得敲打着床被,“我竟然被人骗了,宫里的栾倾痕是个假的!假的!”

“别放心上,他是卉国皇室中人,早晚也要送他回来。”素绾希望开导他。

“早晚有一天,朕会攻进这个皇宫里,要这里血流成河!朕只要……只……只要养足了兵马……一定……”他开始渐渐睡去。

素绾安静坐在床榻边,骆殿尘就没有想过,她是卉国人啊,她在中间有多难做。

不毁宫。

薜晚烟捏着一封信匆匆转交给栾倾痕,门没有关,聂瑶珈在门外不巧的听到他们的谈话。

“墨亦怎么把我的身世说出来了呢!”栾倾痕恼他怎么这么急,而且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好像他预感的事情正在慢慢展开。

薜晚烟说:“他信中还提到,要您回宫,把大家都接回去。”

栾倾痕皱眉,“可是……我不能回去。”

聂瑶珈倚在门外,不能回去,却不是不想回去,看来她是栾倾痕的牵绊。

薜晚烟明白栾倾痕,没多说什么,“主上还是请好好考虑一下,墨亦他交代我,务必请您回宫。”说完,她走出屋子,却看到聂瑶珈。

聂瑶珈作一个禁声的手势,薜晚烟拉上她的胳膊就走。

到了不毁宫外,风声啸啸传来,野草随风一波一波像海浪一样。

薜晚烟叹气后说:“你打算怎么办呀。”

聂瑶珈拔一颗草,拈在手里,“让他回宫,大家都是这样希望的吧。”阮秀芜是,薜晚烟和墨亦都是,大家都觉得,栾倾痕不成为帝王太可惜了。

“那你就早些劝他回宫啊,不要再犹豫了。”

“我会的。”聂瑶珈想露出点笑容却笑不出来。

薜晚烟摇着头:“我知道你们好不容易在一起,可是主上是皇帝你们也可以在一起啊,一点也不矛盾,除非你介意他的三宫六苑,可他只宠你一个,也该满足了,或许你还会成为一人之下的皇后呢。”她聂瑶珈怎么会知道得不到栾倾痕的爱的那些女人有多心酸。

“放心,我不会那么自私的。不过……我想见一个人。”

“谁?”

“你们的宫主,织锦。”

薜晚烟愣住,脸上一阵慌张,“你要见宫主做什么。”

“这是我的事情啦,你只要帮我通传他,说我在不毁宫的水云间等他。”

“什么水云间?哪里?”

聂瑶珈神秘一笑,“他知道的。”

薜晚烟不服气,“主上在不毁宫,你却要见我们宫主,未免太不收敛了吧。”

“是吗?那……我叫上栾倾痕一起去见织锦好了。”

“哎!非见不可?”薜晚烟皱眉问。

“是,非见不可。”聂瑶珈肯定的回答,就负手离开了。

当晚,聂瑶珈就站在密室外,直到看着地上多了一道人影,她笑,“神秘的宫主终于出现啦。”

织锦从黑影中出现,那白色的面具在火光的照映下显得诡异许多。

“你为什么要见我。”

“你先打开这里呀,我好像没什么力气总是打不开它。”

织锦走过去,轻松的打开机关,与她一起进入。

“哇!”聂瑶珈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还见到小屋,听着风铃声音清脆悦耳,高兴的欢呼起来,在油菜花田里张开双臂。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聂瑶珈回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能不能让我见见你的真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