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76章 17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55 2016-05-07 20:11:55

  177

次日晚,更深露重时,骆殿尘如他所说,如期来到沉华宫。

聂瑶珈正在喝茶,她看见骆殿尘的时候将茶放下,“皇上先喝杯茶吧。”

“朕怎么知道你没有在茶里下毒呢?”他知道聂瑶珈不会任他摆布的,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躲过。

聂瑶珈笑着摇摇头,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不是想要我吗?我就在这里。”

“你真的不反抗?”骆殿尘越来越觉得她不对劲。

“你失了承诺,说好会等我点头才会碰我,可惜,我还是看错你了,在你手里我还能怎么样,只是,我真的希望你今后可以好好的,不要再爱我。”

骆殿尘握住她的肩,“朕是被你逼的,谁让你和栾倾痕还处处表现着爱意浓浓的样子?”他缓缓凑上去,吻上她的唇,深深的吸吮。

聂瑶珈闭上眼睛默默承受,如果骆殿尘已经中毒了,应该很快就会有反应了吧,可是当骆殿尘吻到她的颈,她着急的睁开眼睛,推开他。

骆殿尘面对她突然的抽离,皱眉:“你反悔了?”

聂瑶珈心想,奇怪,为什么这种毒还没有发作?

骆殿尘抓过她,在怀里热吻她,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喊刺客。

骆殿尘狠狠的说:“早不来晚不来。”他只好放开聂瑶珈出去查刺客。

聂瑶珈像摆脱厄运一样解脱,她看着沉华宫里的太监宫女都将门窗合好,在外守着,怕刺客潜入。

突然,聂瑶珈的眼前出现一道人影……

有太多的事,就发生在一瞬间,刺客很快被打退,可没有被活捉到一个,骆殿尘看着宫里,怀疑着什么。

索性,他回到钟轩殿,总觉得自己要回到另一个地方去,可是为什么想不太起来呢?

公公见他拍着头苦恼的时候,说:“皇上,您刚才在沉华宫贵妃娘娘那里。”

“什么贵妃?”他直觉得的反应。

公公哑然。

不管怎样,骆殿尘还是说去看看。

推开沉华宫的门,骆殿尘和太监们看到地上躺在血泊中的聂瑶珈。

有一个小太监过去试试聂瑶珈的鼻息,大惊:“贵妃没气了!”然后他朝着宫外大喊:“贵妃娘娘遇害啦!”

骆殿尘看着地上的女人,这个女人好像和他有些关系,可是他怎么想不起来了?其它事情都好好的,唯独死掉的这个女人他记不清了,自己对她是什么感觉完全忘记了。

“这个女人……好好安葬吧。”

“是。”太监们急忙收拾。

骆殿尘捂着自己的头,好像有些事情被一片片的删掉了,他怎么拼接都不能想起来。

黑漆漆的宫外,几个黑衣人跑着,到了安全的地方,聂瑶珈取下黑面纱,看他们一眼:“你们是谁派来的?”

她在沉华宫遇见一个人影,和她一模一样,那人只让她换上黑衣服,假装是刺客一起逃脱。

其中一个蒙面人说:“我们是不毁宫的人,你放心,明天所有沁国人都将知道,贵妃娘娘已经遇刺身亡了,你可以解脱了。”

聂瑶珈想了一会儿,“那倾痕呢?他还在宫里。”

“谁说我在宫里。”背后熟悉的声音响起,聂瑶珈转身,栾倾痕也是一身黑衣,正朝她笑着。

“怎么回事?”

栾倾痕走过她,“假死的英容马上会回来,她扮成你的模样已经骗过了沁国人,而宫里也有一个栾倾痕在,他是不毁宫的人,英容也为他易了容,暂时代替我在沁国吧。”

“原来这是你安排的!”聂瑶珈打了下他的肩膀,佩服他。

“从此,你以聂瑶珈的身份回来,就不再是沁国的贵妃了,因为他骆殿尘是不可以娶聂瑶珈的。”栾倾痕觉得事情就这样简单啊,他怎么现在才想透。

聂瑶珈也安心的投入他的怀中,转念一想,正好,骆殿尘以为她死了,想必他的毒已经发作了,就在她自己的唇上沾上那种可以让人忘掉最深刻感情的毒药,骆殿尘亲吻她的时候就中了毒。

他或许已经开始忘记聂瑶珈是谁了。

沁国皇宫。

素绾照顾骆殿尘,太医说他总是迷糊的样子,她不放心守了一夜。

骆殿尘醒来,看素绾的脸色很差,就说:“你还是回宫休息吧,朕只是累了点。”

“我怎么能放心?我知道瑶珈死了,你一定难过,我也是,她怎么会……”说着,她的眼泪落下来,一夜之间,聂瑶珈遇刺被害,她连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她。

“你在说那个妃子?朕对她也没有什么感觉啊,只是觉得认识,但朕也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难过。”

素绾怔住看他,难道他是受刺激太大了,才将瑶珈忘记了?她去握住他的手,罢了,忘记了就不必那么痛苦了。

不毁宫。

栾倾痕与聂瑶珈在不毁宫内暂住,英容已经跑回来,说,已经将后事办妥。

聂瑶珈还谢谢她,为了逼真,英容的腹部还是刺伤的,只是不深而已。

薜晚烟则驾着马车回来,聂瑶珈看到的竟是阮秀芜,青悦和雪浓的到来。

他们都住进不毁宫内,像大团圆一样在一起说着事情聊着天。

聂瑶珈问薜晚烟:“你们宫主呢?”人都到齐了,可是织锦总是不出现。

“呃……他有事要办。”

“噢。”聂瑶珈点点头,不再追问她。

饭后,阮秀芜把聂瑶珈单独叫到一间房里。

“无论命运怎么折磨你们,现在终于在一起了,倾痕把你的话放在心里,所以我想求你劝劝他,回去继续当皇上。”

“什么?他不是姓骆吗?”虽然知道阮秀芜醒来了她很高兴,可是栾倾痕说他是沁国的人啊,现在是什么状况?

“怎么他没有告诉你吗?我已经将他的身世告诉他,他是卉国人,是栾祖祺的亲儿子,根本不是沁国骆天普的儿子。”

聂瑶珈的身子僵住,栾倾痕先是放弃了皇位,说自己是沁国人,为了能与她相见,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不说什么,是怕他又要去完成他的责任而放弃她。

这个傻子,不止做皇帝会身不由已,作一个普通人也经常会有啊。

聂瑶珈肯定的点点头:“放心吧,我会劝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