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72章 173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64 2016-05-03 20:11:13

  173

“你想啊,在一起的时候呢经常会吵架,不在一起的时候却懂得珍惜。”聂瑶珈握住他的手,眼泪竟掉下来。

栾倾痕轻轻落在她唇上一吻,将她拥在怀里。

聂瑶珈的手也扶上他的肩。

“啊,好痛的。”栾倾痕看她的手在自己肩上,算了,痛就痛吧,有她在怀里,这点痛算什么呢。

骆殿尘在外面听到一切,脚步沉甸甸的返回。

他真没用,自己的妃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却没有站出来指责。

怕什么,他的心里清楚的很,聂瑶珈的心他赎不回来了,她的人在,心却离他很远。

素绾出现在他面前,听说他受伤,自己还是忍不住来看他,问了公公知道他来了这里,见到他黯然的表情她知道骆殿尘很难受。

她也尝过那种滋味,真的很苦。

“皇上,我在钟轩殿准备了一盘蜜饯,很甜呢,您去尝尝吧。”她扶住他。

骆殿尘甩开她的手,“朕没那么娇弱。”他不领情,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素绾自己给自己笑一个,爱情的苦涩她无时无刻不在饱尝啊。

沁国宫外。

一座清静的庭院里,青悦和雪浓正在洗菜,听见房里有动静,马上进去瞧瞧。

床上的阮秀芜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头很重,肚子也饿,微弱的问:“这是哪里啊。”

雪浓和青悦高兴的过去:“夫人,你终于醒了!”青悦马上去厨房准备些吃的,因为夫人一直昏迷着,平时都只能喂着吃一点点粥,现在醒了,一定饿坏了。

雪浓含泪看着她:“夫人还记得雪浓吗?”

“雪……浓?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

“雪浓从沁国回来了。”

阮秀芜点点头:“回来好。倾痕呢?”她记得她和倾痕见了面的。

“他……他在宫里。”雪浓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阮秀芜微微点头,先把身体养好,她就可以告诉他他的身世了。

沁国宫中。

夜静更深,宫里的巡兵一队队经过,都没有发现轻功极好的薜晚烟。

她一步步跑到玉景轩,见到了栾倾痕。

“主上,夫人她醒了。”

栾倾痕的书掉在地上,他站起来,来回走着,“我知道了,过几天我会想办法出宫一趟。”终于,他还是要听娘说出他真正的身世。

心里还是难免彷徨不安。

薜晚烟领命,最后关心他的问:“主上可还有什么需要?”

“墨亦现在是卉国皇帝,你去帮助他,他初登皇位,有些事可能应付不来。”

“是,晚烟告辞。”她一闪而逝。

阮秀芜渐渐的可以下床走动,像落下病根似的总感觉后背痛。

雪浓和青悦觉得她的病差不多了,才把栾倾痕放弃皇位的事告诉了她。

阮秀芜听完,流泪不止。

“这个傻孩子!”她只是一直摇着头。

雪浓冒昧的问:“夫人,您摇头是不是在说皇上他不是沁国人啊?”

青悦也关切的看着她。

阮秀芜擦干泪,“我要见他,真真实实的告诉他,他不是沁国人!”

雪浓怔住,她的脑海里只想着一件事,聂瑶珈,你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一代帝王放下他的所有毫不犹豫的去找你,你们相互付出,可是代价都太大了。

两日后的一个夜晚,栾倾痕身着黑衣,躲过宫内的侍卫,一跃飞出宫墙。

加快步子来到阮秀芜的住处,他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最终扣响了门环。

雪浓出来开门,一见是他笑逐颜开,让他进去。

阮秀芜已经可以下床走动,她扶着墙面看到栾倾痕的时候,眼睛瞬间模糊了。

她赶紧抹掉泪水,好不容易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的儿子了,她舍不得让泪水占去时间,可是栾倾痕会认她吗?

栾倾痕也望着她,她病着的时候他还是关心她,可是如今他们这样面对面,他的心却冰冷起来,想到她抛下自己,心里的怨气就从心底冒上来。

“倾痕……”阮秀芜喃喃的叫他。

雪浓和青悦看他们两人一个站在门里,一个站在门外,就扶阮秀芜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栾倾痕走进去,站着说:“我想听你说自己的身世。”声音不冷不热。

阮秀芜点着头:“对啊,你是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后再作打算。我要告诉你,你确实是我和卉国先帝栾祖祺的孩子。”

栾倾痕为之一动,他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

“我本是骆天普的妃子,可是却爱上了栾祖祺,一心跟他到卉国,只是经常受到排挤,几年在宫中,几年在宫外,后来栾祖祺被他父皇母后困在皇宫中,不让他与我见面。

骆天普找到我,希望把我带回沁国,我拒绝了。所有人都以为我与栾祖祺半年没有见过面,可是谁都不知道在那半年里他曾两次偷跑出来,不惜违背他的父皇母后。

当我生下你,你的父亲很高兴,将我们带回宫中,只是你的身世渐渐被人怀疑,我与你父皇又不能说穿是他曾经偷跑出来过。

最终你父皇还是不得不将我送出宫,然而有些人一直逼我,就是大皇子的亲戚怕你受宠就要我说出真相,你父皇想保全我,可还是在大臣们的逼迫下问我。

我为了不让你父皇承认当年偷跑出宫的事,就跳下崖去,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阮秀芜说完,已是泪流满面,她看向栾倾痕。

栾倾痕颤抖的问:“那你活着为什么没有回来找我?”他听完她说的,心里的震憾超过了自己的想像,想起父皇临死的时候还对他说,自己是他的儿子,也许那时父皇也很难过,觉得对不起阮秀芜。

阮秀芜说:“我受了伤,加上一直难过流泪,眼睛渐渐失明,墨亦就开始学医术,只到我的眼睛好了,你的父皇也早已离逝,我想是该告诉你了,可是,骆天普还在,他一直认为你是他的孩子,我不想引起他的愤恨,就只好再等。

现在他们都死了,我们之间又发生了许多,今日我终于将真相告诉你了。

栾倾痕后退几步,迷茫的看着阮秀芜。

阮芜秀说:“只要你想,卉国皇位还是你的呀。”墨亦是不喜欢当皇帝的,她深知这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