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71章 172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7 2016-05-02 20:08:32

  172

栾倾痕走近她一步,双眼流连她的眸中,“我若说了,你不要自责和难过。”

聂瑶珈自嘲,还有什么难过的事她没承受过?

“我娘并没有醒来,她的伤还是很重,墨亦也说很少见。”栾倾痕小心的盯着她,看着她怔住,思考,然后流泪。

聂瑶珈揪住他的袖角,“那你的身世是怎么回事,你诏告天下,撒下弥天大谎是为什么。”隐隐的答案已经在她心中。

“我有可能是骆天普的儿子不是吗?皇位迟早也要转交他人。”

“你骗人!是因为我,你不惜放弃皇位是不是。”聂瑶珈泪眼婆娑,想不到他这么傻。

“你以为你有那么大魅力?”栾倾痕溺爱般的勾了她的鼻子一下,笑眯眯的看着她。

聂瑶珈拥过他,傻瓜,为了她这样一个随时会走的女人不值得这样付出和倾尽所有,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真心真爱,只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栾倾痕抚着她的发,曾经他是皇帝,身边总是难免有女人围绕,他也当作理所当然,因为欲望和权利伤害过聂瑶珈,反而因为是皇帝的身份,让他无法随着心意用自己的方式来爱她,总是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现在,他解放自己的心,全心来爱,这回,还有什么可以令他们分离?

聂瑶珈一直流着泪,双拳责怪似的打着他。

聂瑶珈感觉不到疼,只是将她拥得更紧。

“你们……”骆殿尘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面色很难看。

栾倾痕和聂瑶珈分开,没有解释,两人齐齐望着他。

骆殿尘伸出手,命令道:“过来。”他觉得聂瑶珈不应该这样伤害自己吧,他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

聂瑶珈无奈的叹息,不想引起冲突,便走向他。

栾倾痕的手与她的手错开,淡漠的望着骆殿尘。

骆殿尘有意将聂瑶珈拉入怀中,对栾倾痕说:“明天是宫中狩猎的日子,你也去吧,朕想和你较量较量。”

“好啊,一定奉陪到底。”栾倾痕的气质仍然像一个帝王,丝毫不畏惧。

骆殿尘牵着聂瑶珈的手双双离开。

栾倾痕看着聂瑶珈跟随骆殿尘离开,心里很不舒服,怎么做才可以让聂瑶珈不再是骆殿尘的妃子?

本来证明她是聂瑶珈就可能让骆殿尘放弃,因为骆殿尘是不会因为女人而放弃皇位的,可是聂瑶珈为了他,没有说出自己是谁。

次日,阳光和煦,骆殿尘和栾倾痕以及很多皇室子弟骑马奔腾在猎场上。

马蹄声淹没了一切声音,一个上午大家兴致勃勃,收获很多。

骆殿尘与栾倾痕几乎不相上下,到中午的时候大家都想回去,可他们二人仍然不肯离去。

骆殿尘看到栾倾痕的后方有只兔子,撑起弓箭,对准了兔子,然后眼睛落在栾倾痕身上,眯起眼睛,如果射死他……

栾倾痕发现骆殿尘的后面有只鹿,他也对准了骆殿尘,但他的箭已经朝他射来,自己的手也一松,箭射出去。

几乎同时的,他们都被彼此的箭射伤肩膀。

“皇上受伤了!”有人发现,急忙护驾回宫。

骆殿尘没有去钟轩殿,而是到了沉华宫,他要聂瑶珈为他绑伤口。

其它人都被他轰在门外,他看着聂瑶珈认真的为他包扎,“如果你自己选择,会不会跑到栾倾痕那里为他包扎?”

“你们怎么搞的,是看对方不顺眼吗?还是得了近视,将活生生的人都当成了动物?”她动作利落的绑好伤口。

“朕问的你怎么不回答。”

聂瑶珈扔下剩余的布条,啧啧的摇头:“你们都多大了,还这么幼稚,我不予置评。”她拿上药,正要出去。

骆殿尘知道她要去为栾倾痕包扎,马上叫住:“不许去。”

聂瑶珈看了他一眼,不顾他的反对还是走了。

骆殿尘拧眉,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从不听话。

玉景轩。

栾倾痕自己在别扭的包扎着,聂瑶珈进来,换下他自己包扎的,“你自己能行吗?没有伺候了是不是知道还是当皇帝好?”她边为他包扎边说他。

“你来包扎伤口的还是来损我的?”栾倾痕的眼眸里都是笑眯眯的。

“都是!”

聂瑶珈轻拍他的伤口,引来栾倾痕叫疼。

聂瑶珈包扎好,“你还知道叫疼啊,不知道防着点,万一这箭射在心脏上怎么办怎么办!”她的手指戳他的心口处。

栾倾痕握住她的手指,好笑的问:“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了?”

“谁啊,我占你便宜?你有什么可占的,早就看够了。”聂瑶珈脱口而出,太急于解释却不想说得话更暧昧。

栾倾痕笑了,“什么时候偷看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趁他睡着,经常欣赏他啊。

“你少臭美了。”聂瑶珈背对着他,忍不住笑。

栾倾痕站起来,绕到她面前,望着她的领口。

“你看什么啊?”聂瑶珈捂着胸前,愣愣的问。

“你胸前不是有一朵昙花模样的胎记吗?怎么没有的!你一定要说,就是因为没有它了我才否定了你不是聂瑶珈而接受你是紫凝的。”说起来他觉得太冤枉了。

聂瑶珈咬着唇,吞吞吐吐的说:“就……就是……那一次啊。”

“啊?”栾倾痕迷惑的盯着她。

“那次在拈花楼……以后就没有了。”聂瑶珈的眼睛一直寻找着可以看的东西,就是不直视他。

栾倾痕正过她的身子,令她看着自己眼睛,“你在说什么?”

“好啦,它就像女人的守宫砂一样,那样了以后它也消失了。”

栾倾痕思索了一会儿,抿唇笑眯眯的盯着她,眼神不怀好意似的。

聂瑶珈也还以颜色,使着恶狠狠的眼色。

栾倾痕凑近她:“是我后来没有观察,否则我们也不用绕这么多圈子。”

聂瑶珈没有说话。

栾倾痕捧住她的脸,“对不起,让你失去了我们的孩子。”

聂瑶珈微笑,“也许它是因为我们这样的父母太奇怪了,才不降生在世上的。”

“哪里奇怪,男的俊女的也漂亮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