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70章 17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05 2016-05-01 20:12:16

  171

声音越来越小,但大臣们认为皇上这样欺瞒先帝和他们是非常不妥的。

骆殿尘疏忽这一点,他镇定的说:“谁说她是聂瑶珈,她叫紫凝,栾倾痕你应该记得吧。”

“她是紫凝,更是聂瑶珈,卉国前皇后。”

骆殿尘抚着龙椅的把守越发的紧,他在忍耐,自己不会输给他的,这里是他的天下。

他缓缓站起,跟他讲什么道理?命令道:“来人!请他离开沁国,并非朕冷血无情,只是没有人能证明你是姓骆的。”

两个侍卫进来,栾倾痕问大臣们:“你们呢?皇上违背先帝旨意,就一点错都没有?”

就在大臣们的心动摇不定,骆殿尘着急将他赶出宫的时候,聂瑶珈缓缓走上红毯,“请等一下。”

所有人看向她,这个女人来做什么。

栾倾痕看着她经过自己身前,他们给彼此一个眼神。

聂瑶珈登上一个台阶面朝大臣,“先帝早做了安排,若是我拿出证据,大家可愿意顺先帝的意思呢?”

所有大臣都说,当然要听先帝的指示,不然就是抗旨了。

聂瑶珈点点头,走到栾倾痕面前:“你真的要在沁国?”她想知道他是否肯定自己的选择。

栾倾痕给她一个暖暖的眼神:“有你在地方,我都会不顾一切的来你身边。”声音很小,只有他们彼此听得到。

聂瑶珈望着他,然后转身叫来侍卫:“去备一个梯子。”

侍卫领命,一会儿功夫就抬进梯子。

聂瑶珈提起裙摆,命侍卫将梯子放在殿上牌匾下方,她登上去,伸手从匾后拿出一卷圣旨,上面都沾染了灰尘。

骆殿尘吃惊的看着牌匾,天天在它下面上朝,却不知道竟然藏了东西。

聂瑶珈拍拍灰尘,折开绳子,展开自己先看,了解后,递交给一位年老的大臣:“想必您一定熟悉先帝的字迹吧,请您确认先帝的笔记后,当众多宣读一下吧。”

那大臣双手恭敬接过,认真的看着字迹,连连点头,他站到殿中央,对骆殿尘说:“皇上,确实是先帝的笔记。”

骆殿尘预感此事不妙,只沉默。

大臣宣读:朕亲拟这道密旨,藏于牌匾后,只望若有一天卉国皇帝栾倾痕在投靠沁国的时候,所有人,包括在位皇帝与大臣,下至子民,接受他的身份,并可常留宫中,不得亏待,若有人违背此旨意,重罚处置。

听完内容,所有大臣都恍然大悟,原来先帝真的知道栾倾痕身世。

这么说,栾倾痕今后会留在宫中了。

聂瑶珈将那份圣旨收好,问骆殿尘:“皇上,此事是不是就这样定了?”她一步步走上前,悄声说:“若皇上不再为难栾倾痕,我在大臣面前是不会承认自己是聂瑶珈的。”

不然,事情就会逆转。

骆殿尘眯着眼睛看着她,“这是背叛你知道吗?你为救他而背叛我?”

“皇上这样想吗?可我觉得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聂瑶珈小声的回应。

骆殿尘起身宣布:“既然如此,朕无话可说。”他气愤负手退朝。

栾倾痕与聂瑶珈在人来人往中看着彼此,眸中的情感复杂的无法全部表露。

栾倾痕住在一个叫玉景轩的地方,聂瑶珈跟在他身后,与院里看着初春的树正透着淡淡的嫩绿。

两人迎着风,好久没有说话。

栾倾痕还是用小指勾住她的小指,深情的凝视她。

聂瑶珈眼睛湿润,“你……真的放得下卉国?放得下你对卉国先帝的恩情?”

“我想我做得可以对父皇交代了,墨亦已经接任皇位了。”他的声音很柔软。

墨亦……这一切太突然了,聂瑶珈面对着他,“阮伯母怎么办?她住在哪里,身体好了吧。”

栾倾痕的眼神移开,“嗯,她的病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在宫外我安排了一处僻静地方休养。”

聂瑶珈望着他,觉得他变了好多,是因为自己吗?双臂环住他的腰间,想给他最踏实的拥抱,缓解他承受下来的痛,以及对卉国的遗憾。

素绾站在附近,她为他们把风,看到他们,不禁摇头,这对苦恋的人,今后在宫中要怎么办?

骆殿尘,栾倾痕,聂瑶珈,三个人的爱恨,将要在沁国的宫中上演,而她自己,扮演不了第四个人的角色,从始至终,骆殿尘的心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或许曾被她触动,但比起对聂瑶珈的爱,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钟轩殿。

骆殿尘摔碎了很多东西,地上一片狼藉。

他狼狈的坐在地毯上,头发有些凌乱,今天他在朝上算是输了,居然输在心爱的女人手里,输在自己的父皇手里!

他对聂瑶珈不好吗?感觉不到他的心也会碎吗?她不知道他也会害怕,夜夜担心她是否会离他而去,他为她花了多少心思,今天却得到她这样的回报!

还有父皇,为什么不告诉他栾倾痕的事?

一瞬间,他似乎苍老了几岁,槁木死灰的眼神望着门外的鸟儿。

一连半个月过去,三人还算平静的相处,骆殿尘偶尔来看聂瑶珈,但没有和她说话,只是隔着远处看着她,经常悄悄的来,静静的去。

而栾倾痕在宫中一直练着内功,没有人知道他在练什么武功。

聂瑶珈会过来看他,但不能久留,宫中嘴杂,为了不起事端,他们只能短暂的相见。

骆殿尘不是不知道他们见过面,他也会生气,难过。

聂瑶珈想去探望阮秀芜,去问栾倾痕地址,他却急忙阻止。

“怎么了?我正准备了许多东西和衣服想送给他们。”

栾倾痕言辞闪烁,“我们来的时候带了好多,这些都用不到了,何况,青悦照顾娘,你放心吧。”

“你有事瞒我。”聂瑶珈寻找他眼中的答案。

“怎么会,宫外危险,你还是不要出去了。”

聂瑶珈抽回自己的手,“你不说,我会查出来的。”她转身就走。

栾倾痕只有说:“你去了也没有用。”

“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