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69章 17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1 2016-04-30 20:08:11

  170

沁国太医苑都忙得焦头烂额,谁也诊不出聂瑶珈到底得了什么病,只有呼吸却昏迷不醒。

骆殿尘与素绾在沉华宫外间等待着。

素绾自言自语的说:“到底是什么病……”一直没有发现聂瑶珈有什么病啊,身体也一直不错。

聂瑶珈在太医为她把脉的时候苏醒,她打量着周围,才舒缓身体,还好没有穿越回去,她还不想离开……也许她永远也不想离开了,只要这里有栾倾痕存在。

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姐姐还在现代,可能正她伤心失去了妹妹这个亲人。

“醒了!”太医们暗暗高兴,不然真没办法向皇上交差,他们纷纷擦试着额头上的汗水。

骆殿尘与素绾到床前,骆殿尘紧紧抓住她的手:“你怎么样,哪里有没有不舒服?”

素绾也急切的问:“你自己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让太医对症下药啊。

聂瑶珈无法对他们解释清楚,所以只好骗他们说:“我只是心情过度伤心而已。”她看着骆殿尘说的。

骆殿尘握她的手松了松,她因为自己想要她就难过的病倒?让他情何以堪?

素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安抚的说:“好了,没事了,你好好休息。”

聂瑶珈点点头,合上了眼睛。

几天以后,天空布满灰色的云,天气阴沉的令人喘不过气来,淅沥的雨声在窗外不绝于耳。

骆殿尘收到卉国的诏天下书,冷哼的笑起来,殿内无人,他自言道:“栾倾痕?你从此一无所有了。”他虽有些不安,感到栾倾痕放弃皇位有诈似的,但想到他什么都不是了,就开心不已。

他自称是沁国骆氏皇子,可他不会为他打开沁国的大门,永不会接纳他这个不明不白的人,看他怎么在世间立足。

“皇上!大事不妙!”一位统领模样的男子进来禀报。

“什么事,说。”

“卉国皇帝……呃不是,是栾倾痕一人站在皇城门口,要见皇上。”

骆殿尘的嘴角轻扬,“让他进来。”

有这样羞辱他的机会,怎么放过?

栾倾痕一身白衣走进钟轩殿,镇定自若的表情,“皇兄,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皇兄?你在叫朕吗?朕怎么不知道有你这个兄弟?”骆殿尘轻蔑的看着他。

栾倾痕早料到他的言行:“看来你不想认承认我,不过在上次我来沁国联姻时与先帝谈过,他已默认了我的身份。”

“你说得朕就要相信?那只是你一面之词,你就是让你生母过来对朕亲自说你是我的兄弟,朕也不会接纳。”骆殿尘挑起眉,就是想气他,想看他狼狈离开的样子。

栾倾痕的双眸显得深沉,他只好说:“那明天请皇上上朝时将此事做个了结吧,皇上也不希望让议论在沁国发展下去吧,臣民也想要你一个交代啊。”

“好,朕明天就宣布,你栾倾痕什么都不是。”骆殿尘说得很过瘾,不禁冷笑起来。

栾倾痕低眉,看不出他眼里盘算着什么。

沉华宫。

素绾将这个消息带来,她说见到栾倾痕进宫了。

聂瑶珈躺在床上,掌心撑着额头,这一天还是到来了,骆天普对她说的话历历在目,可是栾倾痕为什么明明不喜欢沁国,还要进宫呢?

为了她吗?他要她等的,就是他放下一切来沁国受辱?

不是这样的,她要的结果不是这个样子啊,为什么她期望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反而越来越无法控制的将一切打乱,自己像走在没有轨迹的路上找不到哪条是对的,哪条是错的,而栾倾痕还有所有人都像影子一样重叠,她谁也抓不住。

素绾开解她:“也许皇上明天会改变主意接纳他,不过怕是不会让他住在宫里,因为你们……”他们在同一个宫中,怎么会掩藏住爱的光芒?

聂瑶珈抬起头,“明天,只有那样做了,希望结果是好的。”

素绾愣住看着她,看来明天,瑶珈会让事情有转机。

翌日。

沁国朝殿上显得非常诡异,谁也不知道谁的心里怎么打算的。

官员之间像商量好似的,都静静站着。

骆殿尘坐在龙椅上,栾倾痕就在官员最中间的前方,他的眼里一直含着邪肆的笑意。

“各位,曾经卉国的皇帝栾倾痕自称是朕的皇弟,你们说说,此事如何解决?”骆殿尘有信心今天栾倾痕滚出沁国。

大臣们不敢对此事枉评,谁也拿不准栾倾痕又有什么把柄呢?毕竟他也是当过皇帝的,绝不寻常。

“怎么!大家都哑巴了?”骆殿尘想逼大臣们反对。

栾倾痕上前一步,嘴角上扬,“还是我来说吧,我的生母告诉我,我是先帝骆天普的儿子,在上次与沁国联姻的时候,也单独见过先帝,他当时已经将这个真相告诉我了,而且……还希望我能接任沁国皇位,不过我当然婉拒了。”

大臣们唏嘘,也在议论他说的是真是假。

“你信口胡说!没有依据,想让大家相信你吗?来人!将他轰出沁国,永远不得入境!”他说得绝决,以为此事就结了。

栾倾痕一摆手:“哎,大家别急。看来皇上是不想认有血缘的我了,究竟是为什么呢?”

“你没听懂吗?因为没有人相信你,你说父皇告诉你的身份,又凭你生母的话,怎么能作为证据呢?换谁也想当皇室中人,你敢说你不是贪图富贵?”

“皇上,我贪图什么?卉国皇帝我都放弃了,就贪图沁国的私生子身份?各位大臣,我听说当时皇上登基,颁下旨意,上面说永远不可以娶一个叫聂瑶珈的女子,有谁记得?”

大臣们都兴奋起来,脸上的表情就看出都记得此事。

骆殿尘瞪栾倾痕,心胸起伏,气愤不已。

栾倾痕转眸之间,露出妖冶的笑容,邪恶又阴沉,“可是,瑶贵妃,就是聂瑶珈!皇上,您违背先帝旨意,该当如何?”

“什么?瑶贵妃就是先帝所说的女子?”

“为什么不让娶?那分明就是一个祸水吧。”

“皇上居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