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68章 16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52 2016-04-29 20:12:07

  169

骆殿尘彷徨不安的在殿里走来走去,他愤怒的将书函扔在地上。

“栾倾痕到底想干什么!怎么会有谣言说他姓骆!这分明是指他是父皇的私生子!”骆姓是沁国皇姓,加上阮秀芜曾是先帝骆天普的女人,让人无法不联想在一起。

沁国丞相连连点头:“卉国现在也已人心动荡,但栾倾痕仍然震得住整个朝纲,就看他是怎样对国民交代了。”

“他当然不会放弃皇位!”

“不过,我们可以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不管是否是谣言,想办法将此事定案拍板,一定会对卉国有所影响。”

“你也不想想,我们若是将此事作决,那他就真的成为了朕的兄弟!朕绝不要他在我的眼前出现,不让承认他的!”骆殿尘无法与栾倾痕共同拥有父皇,国家,与他在一个宫里都难以忍受。

沉华宫。

聂瑶珈找来素绾,偷偷商量着救墨亦的事,可是两人对策半天,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

素绾见她心绪不定,关心的问:“你是不是不只在为墨亦的事发愁?”

“倾痕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能不能接受,现在沁国这边都听到风声,何况在卉国呢?我担心群臣会反对他继续在位。”

“其实我认为这事有蹊跷,你想想,栾倾痕他深藏不露的性格,又是睿智的人,怎么会让这件事流传出来?”

聂瑶珈一愣,“你说得有道理,我怎么没有想到。”

“你啊,是当局者迷。”

聂瑶珈轻松一笑,希望真的只是无中生有的流言,不是真的。

次日晚,沁国皇宫某处着火,墨亦不见了。

聂瑶珈听说了这个消息,前往墨亦被关的地方查看,那里被火烧得乌黑一片,她抓过一个太监:“这里被关的人是烧死了吗?”千万不要啊,否则她怎么对得起墨亦。

“回娘娘,没有,因为这场火,他好像趁机逃了。”

聂瑶珈松开手,肩膀松垮下来,转身离开,撞上结实的胸怀。

骆殿尘扶住她,“这场火来得真突然。”他眸里闪烁着怀疑的光影。

聂瑶珈站直身子,迎上他的目光,“皇上是想说,这火是不是我放的?其实皇上大可不必这么拐弯抹角,若有怀疑,就直接问好了,反正你有的是酷刑。”她不想理他,越过他身边离开。

骆殿尘拉住她,“对不起……朕只是觉得奇怪,墨亦一个人能逃到哪里去。你对朕也太心存偏见了,就算你有千万个不是,朕也不舍得动你一根头发。”

骆殿尘是一脸的可怜,他自认被聂瑶珈打败,她就是自己心中的盅,她说怎样就怎样。

聂瑶珈态度也软下许多:“皇上,我只是想劝你,不要斩尽杀绝,墨亦也不是个简单的平凡人,这场大火也许对你有好处也说不定。”

墨亦也是卉国皇子,若是他伤了墨亦,将来,卉国也会算这笔帐。

卉国。

紫銮殿内一片肃静,百臣都面色凝重,眼色流连。

栾倾痕坐在龙椅上,他傲视下方,“各位大臣可能听说朕的身世,不知有何看法。”

百臣交头接耳,许多大臣都纷纷上表,此事纯属无中生有,想趁机破坏朝纲,他们相信皇上是卉国之后。

栾倾痕站起来,负手面对他们,眼神里闪过一丝痛,他说:“你们有谁记得当年孙妃还有一子?”

略年老的站出来,“我们都记得,只是孙妃死后,皇子也不知下落。”

“他这些年一直在宫里,就是太医苑的墨亦。”

群臣一片哗然,此事非同小可,卉国又多出一位皇子。

栾倾痕一个手势,令大臣安静,接着说:“朕会在明日诏告天下,为孙妃一家昭雪,在祖宗面前承认墨亦的身份,大家可有异议。”

大臣们都摇头,表示赞同。

栾倾痕又说:“朕的生母阮氏已在前些天醒来,告知朕的身世,证明……朕并非卉国人,而是沁国先帝骆天普的儿子……所以,朕已拟好旨意,令墨亦接任皇位。”

这下,朝下都乱成一团,有人提出:“还是请阮氏亲自出来证实一下。”

“不必了,她旧伤未好,而且不愿意面对众人再提此事,毕竟对她来说并不是光彩的事,朕又怎么会骗大家呢?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玩笑。”栾倾痕说完,略有无力的说:“退朝。”

栾倾痕冲回景心殿,难过的看着床上的阮秀芜,双膝跪下:“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究竟是怎样的,但已经亲口说我不是父皇的儿子,希望您能原谅我这么做。”

他跪了很久,又起身去见他父皇的灵位。

当着卉国祖宗所有的牌位,他跪下,“父皇,您会怪倾痕吗?”他垂下头去,父皇是他敬重的人,正因为他的恩情,自己才当卉国皇帝。

即便曾经他的身世被人怀疑,他也不在意,只想为父皇做好,打理好卉国。

阮秀芜还没有告诉他他的身世,可是他不想管那么多了,有墨亦在,他很放心,相信墨亦会是一个仁德的帝王。

“对不起……父皇。”

卉国民间也都传开了,但百姓觉得栾倾痕当皇帝挺好的,至少他们衣食温饱。

但改朝换代,哪里由他们作主或参与的,茶余饭后的闲聊也就过去了。

景心殿。

墨亦出现,他身着一身金黄色长袍,增添了不少贵气。

林公公拦住门口的他:“皇上正在写诏书,心情也不好。”

墨亦却执意要进去:“我有事要与他说。”

墨亦走去去,栾倾痕没有抬眼便知道是谁:“你准备一下,今天过后,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子,今后的皇帝。”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可失去一切,一无所有吗?”墨亦双手撑在他桌案前。

沁国的大火是栾倾痕派人放的,并把他安全的救出宫去,救墨亦的人都是身穿红色,他已经知道皇上与不毁宫关系密切。

可那不是重点,他被救回卉国第一天,栾倾痕就告诉他让位这件事。

他起初以为是阮秀芜真的醒了,也尊重他的安排,可是阮秀芜根本没有醒来过,这一切的说辞都是栾倾痕一个人自编自演而已。

栾倾痕写完诏书,吹干墨迹,回头看着昏迷的阮秀芜,对墨亦说:“我想带娘离开,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养病,还有……瑶珈。”

“你别告诉我,你这一切都是为了聂瑶珈。”墨亦有些明白他的心思了。

“也不完全为了她,我也许真的是骆天普的儿子呢?他当初去沁国送素绾联姻就看到了骆天普挂着母亲的画像。

墨亦哑然,栾倾痕的身世他也只是一知半解,可是总觉得他不姓骆,一点也不像。

“可是……聂瑶珈她是沁国贵妃了,你若是一无所有,怎么能救她出来?莫非靠不毁宫的力量吗?”

栾倾痕看着他,一抹笑意挂在嘴角,“当然有办法了,我会让骆殿尘放弃瑶珈的。”

墨亦再也无话可说,他看到了栾倾痕的真心,赤裸的面对一切,如果没有聂瑶珈,他现在还是那个沉默是金的皇帝,过着他醉生梦死的帝王生活。

一连数日,栾倾痕都未上朝,终于有一日……

栾倾痕与墨亦一起走上了红毯铺就的台阶,栾倾痕正式发诏书,承认墨亦的身份。

百臣也纷纷恭贺墨亦,然而,栾倾痕马上将皇位禅让墨亦。

众臣无声,紫銮殿安静的可怕。

“朕在位期间,自认待大家不薄,今后新皇登位,希望你们继续忠心辅佐。”

众臣跪下,齐呼:“臣万死辞。”

栾倾痕一挥手,林公公端着玺印过来,栾倾痕说:“收好,一切交给你了。”

墨亦眉头紧锁,他接过沉甸甸的玺印,眼神里透着从未出现的凌厉。

沁国。

聂瑶珈梳理着头发,忽然木梳断成了两半,她抚摸着断开的两半,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骆殿尘走进来,从红珠帘后面望着她。

聂瑶珈发现他,“你找我有事?”

“没事朕就不可以来看看你吗?你是朕的妃子。”骆殿尘说的话有些酸。

聂瑶珈轻轻点点头,没有应声。

骆殿尘走进去,从铜镜中看着她的脸,“真的是国色天香,倾世贵妃。”他的手靠近她的衣领,弯下身去吻她的颈。

“你做什么!你不是答应过我吗?”聂瑶珈弹身站起,退了几步。

“你是朕的妃子,怎么就不能碰你?你想朕等到什么时候。”他一直逼近她。

聂瑶珈闻见了浓浓的酒气,“你醉了吧,还是回去休息吧。”

“朕不要!朕觉得你还会离开朕,所以,你一定要成为朕的女人!”骆殿尘一手拉过她的身子,凌乱的步子却将他们推到床上。

“放开我!”聂瑶珈的手拔下头钗,那上面已浸过毒的,她刚要刺下去,身体突然像定住了一样,她忽然不能呼吸,心脏快要跳出来。

骆殿尘本来拉扯她的衣服,见她一动不动的,手摸上她的脸,“怎么了?”她的脸色也难看,身体哪里不舒服?

聂瑶珈的眼睛缓缓合上,最后的意识是,她是不是要回去了……栾倾痕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