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61章 162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5 2016-04-22 20:09:34

  162

佛祖,请您保佑栾倾痕,让痛苦都远离他。

上完香,他们还摇了签,聂瑶珈先将栾倾痕签子递给一位老和尚。

和尚看了签说:“此签意思是说,要找的人就在附近,可是终究还会发生波折。”

聂瑶珈听了,挤出笑来,不想栾倾痕去领会这句话的意思,忙让和尚看自己的签。

老和尚接过,张口结舌,“这位姑娘,你的签根本没有解。”

“啊?还有没有解的签?”

“是啊,这签还真没有人抽到,它上面写着:风云变幻。哎,老僧无法解释啊。”

聂瑶珈笑着,对栾倾痕说:“故弄玄虚嘛,我们走吧。”

栾倾痕陪她走下石阶,“我们去赶庙会吧。”

聂瑶珈点点头,两人冲入人群,留连在各种小摊前,笑逐颜开,直到黄昏来临。

回到皇宫城门前,他们都再也不能伪装出笑意,谁都不愿走进去,仿佛皇宫是另一个世界,走进去,他们的关系就发生变化了。

聂瑶珈摇着他的手:“很晚了,我们进去吧。”她拉着他要走。

栾倾痕没有动,反握住她的手:“明天……我们就要起程了。”

话被他说破,聂瑶珈点着头,“我知道啊,其实沁国也不错,我很想去见识一下呢。”

她果然知道一切,栾倾痕的眉又紧蹙,聂瑶珈过去用手拨开,“不许你再蹙眉。”

“自己一定要保护自己,朕欠你太多了。”栾倾痕自知,让紫凝当聂瑶珈的替身,又间接的害了她失去孩子,三番五次伤害了她太多,现在又要她去沁阳换回母亲。

“我会的,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我可是毒仙的弟子。”她依然笑着,与他缓缓进宫。

没有想到,做聂瑶珈的替身反而要做到底,从卉国到沁国。

那个夜晚,对他们两人来说,过得很慢,又很快。

聂瑶珈躺在床上看着睡着的栾倾痕,呆呆的望着他,歌里唱的,她终于亲身体悟到。

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我怕时间太快,不能将你看仔细……

太阳初升起,却没有令人感觉到一丝温暖。

聂瑶珈穿上一身紫衣,散发着清雅高华的气质,银制的头饰垂在光洁的额头上。

司徒冷准备了马车,低调行事。

聂瑶珈进马车里,看到栾倾痕出来,也是一身紫色,她婉约笑开,今天她也穿紫衣,就是在离别时,为他穿一回紫衣。

栾倾痕望着她,眼眸中伤痕累累,明明湿润了眼眶,却还对她微笑。

司徒冷在他们之间哀声叹气,他冲当了一回坏人,说:“皇上,时辰差不多了。”

聂瑶珈放下帘子,栾倾痕上了马,人数不多的出了宫。

路上司徒冷对皇上说:“天亮前已有数千精兵埋伏在藏云山庄,后有数万精兵以防骆殿尘使诈。”

“嗯,做得好。”栾倾痕面无表情。

车马颠簸,终于到了藏云山庄。

那里是荒废的山庄,不过因为没有遭到破坏还很完整。

宽敞的大院里,骆殿尘与他的人早已等在那里,却没有见到阮秀芜。

栾倾痕与他正视,“我要的人呢?”

骆殿尘看到聂瑶珈在一旁,笑着对栾倾痕说:“放心,她就在这个山庄里。”

聂瑶珈走几步上前:“你什么意思,让我们自己去找人吗?”以为这是捉迷藏?对骆殿尘的作风她不敢苟同。

“因为我怕发生意外啊。栾倾痕!你上次破坏我的婚礼,我还没忘记呢。”

“若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去的。”栾倾痕丝毫不理会他的挑衅。

骆殿尘伸出手,“你过来。”

栾倾痕拉住聂瑶珈:“我带来紫凝,我要的人没有看到怎么可能让她跟你走。”

骆殿尘严肃起来,对一位随侍公公交代了几句。

随侍公公一路跑到山庄的房中,打开门时被人打中了头,晕倒过去。

阮秀芜站起来,拉住举着木棒的素绾说:“我们快走吧。”

素绾丢下棒子,与她一起逃走。

可是她们没有看到那个随侍公公很快就醒来,他叫来沁国守卫的兵,还是发现了阮秀芜和素绾的踪迹。

将她们包围起来,一起押到了骆殿尘面前。

骆殿尘看到素绾,举起手想打她耳光,素绾毫不惧怕的眼神看着他。

栾倾痕在他们几人之中看到了阮秀芜,内心深处那些复杂的情感如泉涌出,也会有些彷徨不安,如何与母亲面对,他通通不知道。

阮秀芜也望着他,终于可以正面相见,可是她要怎么解释这数年来她为什么没有来找他呢?

骆殿尘说:“将皇后先带回宫。”他的表情告诉素绾,不会饶了她的。

骆殿尘抓过阮秀芜,冷眼瞧她,这个顽固的女人一直不肯说出栾倾痕的身世,他也倒佩服她几分,目光寻找栾倾痕:“你见到啦!我们同时放人。”

栾倾痕看了一眼聂瑶珈,答应下来:“好!”

聂瑶珈一步步走过去,阮秀芜一步步走出来,她与聂瑶珈走到中间,擦身而过时,聂瑶珈说:“伯母,请您在倾痕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告诉他的身世,不然我怕他接受不了。”虽然她一直很疑惑栾倾痕身世,不过看来她听不到了,也没有办法守在他身边。

阮秀芜点头:“我会的,我欠你太多了。”她满怀愧疚。

聂瑶珈摇摇头,面向骆殿尘走去。

就在阮秀芜走近栾倾痕,聂瑶珈走近骆殿尘的时候,阮秀芜觉得不能让儿子唯一爱的女人离他而去,否则她将难安,儿子也会悔恨至极。

她突然对栾倾痕说:“倾痕!你不能放她走,其实她就是……啊!”话未说完,背上传来冰凉。

聂瑶珈亲眼看见骆殿尘将怀中的匕首射出去,她看到阮秀芜倒下,背上鲜血溢出。

栾倾痕抱起阮秀芜,来不及找骆殿尘算帐,给他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后,急忙带受伤的阮秀芜回宫治疗。

聂瑶珈这时给了骆殿尘一个耳光。

骆殿尘不怒反笑:“我说过,无论等多久,我要得到的,一定不会放手。”他强制握住她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