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60章 16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6 2016-04-21 20:12:10

  161

“我可以代她与皇上举行婚礼吗?”聂瑶珈望着他深邃的双眸。

栾倾痕的眉宇间一会儿舒展一会蹙起,他终于开口:“你闭上眼睛,朕马上回来。”

聂瑶珈合上眼睛,听见栾倾痕跑远的步子,眼泪流下,命运都不想让他们结合在一起,总有些事情使他们分开,这一走,也许会很久。

也许是永别……

过了不知多久,聂瑶珈听见栾倾痕说睁开眼睛。

她睁开双眼,看着她们被红绸包围了,红绸缠绕在海棠树枝上,地上还有一圈红色蜡烛。

她笑着自转一圈,“很美,我喜欢。”

栾倾痕握住她的手:“那就以天媒,以树为证,今日我栾倾痕娶聂瑶珈为妻。”他拉她一齐对一棵海棠树鞠躬。

聂瑶珈与他行过三个礼,说:“无论我在哪里,都是栾倾痕的妻子,今生只为他所有。”

栾倾痕听了,与她相视一笑,眸里深深的爱毫无保留,凝望着她。

他已经做了决定,会去藏云山庄将紫凝交给骆殿尘,换回母亲。

心里也如刀绞一样痛得无处安放,他的眼睛湿润起来,嘴角却还含着笑面对聂瑶珈。

“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担心。”聂瑶珈双臂环过他的腰,耳贴在他胸前,叮咛嘱咐。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栾倾痕的手轻抚在她的发上,听她这么说,心脏像戳了一个伤口,很痛很痛。

离别,是会相互感应的,聂瑶珈只是紧紧抱住他,偎在他怀中,贪恋他的温暖,他的气息。

栾倾痕也不再多问,事已成定局了,剩下两天时间,他会给紫凝最美好的回忆。

风光旖旎,阳光正好。

栾倾痕带聂瑶珈一起游湖,华丽的船舫吸引了百姓们的围观,桥上都挤满了看光景的人。

“耶!”聂瑶珈站在桥头,忘记自己晕船了,开心的吹呼,没想到栾倾痕会带她出宫游玩,宫里根本没有好玩的,出宫真是来对了。

栾倾痕走出来,“当心染风寒啊。”

“不会啦!天气这么好。”聂瑶珈用手遮在额头上,仰头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看云卷云舒,看鸟儿划过天际。她勾勾手指:“你过来下下。”

栾倾痕笑眯眯的走过去,“我觉得你有阴谋啊。”

“什么阴谋啊,讲得这么难听,来,我一直想尝试的动作,今天你要陪我做。”她抿着嘴唇,给他一个古怪的眼神。

聂瑶珈背对他,拍拍自己腰部,“来,将你的手放在这里。”

栾倾痕双手扶住她,双眸与回头的她撞上,他眯起眼睛笑一下。

聂瑶珈给他一个藐视的眼神:“你干嘛色眯眯的看着我。”她觉得他眼睛在放电。

“有吗?明明是你主动的。”让他去摸她的腰,还不算主动吗?岸上的百姓们都在看着呢。

聂瑶珈传递了一个你多想的眼神,然后笑嘻嘻的张开双臂,模仿着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动作。

船舫缓缓从拱桥下经过,桥上的百姓们又转身到桥另一端看他们,议论纷纷,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登对的神仙眷侣,男的俊美,女的气质脱俗,还这么恩爱,真让人羡慕。

一城繁华半城烟,多少世人醉里仙。

他们牵着手穿梭在繁华的街市上,酒楼的酒香不时传来,各有特色。

经过一家白天还开门的青楼,楼上楼下的姑娘眼尖的看见俊美无比又贵气冲天的栾倾痕,纷纷朝她招手。

聂瑶珈挽着他胳膊,拽他快走。

栾倾痕忍不住笑起来,“那些人不能与你比的。”

“我当然知道啊,我看起来像没有自信的样子吗?”她抬高下巴。

栾倾痕点点头。

聂瑶珈指着自己,“我哪有啊,只是那里太吵了,我才急忙带你离开而已。”嗯,就是这样的。

栾倾痕的眼神又变深邃了,含着浓浓的爱。

聂瑶珈也专注的望着他,两人不时的笑,视线就是移不开,总觉得看不够彼此。

百姓中有人发现他们两人,于是指指点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聂瑶珈醒过神来,看着他们被围了起来,“喂,走啦。”牵起栾倾痕的手悻悻离开。

一轮皓月高悬在夜幕之中,天空是那样的深邃。

他们没有回宫,而是选择在一家普通农户住一夜。

农户家中人都已睡下,栾倾痕和聂瑶珈坐在院里的一个木台上,是平时农家用来晾晒东西的。

聂瑶珈与栾倾痕裹了个披风下,仰头看着月亮。

栾倾痕今天很开心,真的好像是和聂瑶珈玩了一天一样,紫凝的个性也像她,自己好好久没有这样笑了。

可是明天过后,他就要用紫凝换回母亲了。

聂瑶珈打了个哈欠,头靠在他肩上睡着。

栾倾痕轻轻侧脸,吻过她的眉。

对不起,紫凝,你成为了我与骆殿尘之间的棋子。

栾倾痕横抱起睡熟的聂瑶珈,送她进房,心里千疮百孔,最终,他自认连瑶珈的替身都留不住。

剩下最后一天他们去了庙会。

牵手在寺庙石阶下,人们都上上下下的走来走去。

聂瑶珈看着坡度蛮高的石阶,“看我们谁先登上去好不好。”

“好,你一定输得很惨。”栾倾痕挑眉故意气她。

“等着瞧吧。”她说完马上向上跑去。

栾倾痕不急不慢的走上去。

聂瑶珈登上去,累得喘息不断,看着栾倾痕才登上来,笑话他:“怎样?我以前可是常练短跑的,住在七楼,天天爬楼梯,你根本不是我对手的。”她自觉说了些现代的事,希望栾倾痕没有听进去吧。

“哎,你看不出来我在让你吗?”栾倾痕勾起手指,划了她鼻子一下。

聂瑶珈嘟着嘴,还是笑着与他进了寺中。

栾倾痕跪下,看着佛像,有太多的事情他需要放下,没有聂瑶珈,今后也没有紫凝,他相信自己可以回到从前,淡然处之,只是那颗可以爱人的心已经碎了,可是它专属聂瑶珈,今生不变。

聂瑶珈双手合十,侧过脸看栾倾痕一眼,明天她就要离开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