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8章 15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77 2016-04-19 20:12:04

  159

栾倾痕松开她,握住她的肩:“这次不准再偷偷走了,想去哪里朕陪你。”

聂瑶珈看着他眼睛里那份喜悦,她笑,“皇上想困我一辈子?”

栾倾痕的笑容渐敛,“这不是困住你,而是你要陪朕走完一生。”

聂瑶珈在他眼前挥挥手:“皇上您没看错吧,我是紫凝,不是聂瑶珈。”

“朕知道!你非要……好好,朕知道你是紫凝,留在宫里不好吗?”

“不好,非常不好。你一时怀疑我和墨亦偷情,一会儿说我下毒害了雪浓,我哪里承受得了那么多?求皇上放了我吧。”聂瑶珈说完,推开他的手。

栾倾痕伸开长臂挡住去路,“以后都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聂瑶珈眼眶湿润,“我不相信你。”

栾倾痕一把将她抱起,几步到床榻上,扔在被子上,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看着身下的她:“你在乎失去了孩子吗?朕就让你再拥有一个!”他的手去解她的衣襟。

聂瑶珈甩他一个耳光,啪的一声。

林公公在殿外听见,全身打了个哆嗦。

栾倾痕侧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眼神骤冷,“你敢打朕?”

聂瑶珈挑眉,“是啊,皇上生气了?”

“你为什么要变成这样!”栾倾痕放开她。

“我们只能如此了,皇上放不开,可我已经放开了,如果皇上一直纠缠不放,我也没有耐心在这里装善良。”聂瑶珈将话说得绝决,其实心里痛得不能再痛了,栾倾痕就是一把锋利的刀,每当与他接触,刀子就会很快的割开她的心。

栾倾痕利落的下床,站了一会儿,负手离去。

聂瑶珈躺在床上,泪水染湿了被褥。

雪浓听宫女说紫凝又回来了,她就跑来景心殿,果真看到紫凝。

“你这个骗子!”从牙缝里挤这五个字。

聂瑶珈下床,走到她面前,“不要随便说这几个字,你怎么不去紧紧抓牢栾倾痕,却让他一直来烦我呢?所以有时候失去了所爱的人不要怨别人,只能怪自己没有把握好。”

雪浓冷哼:“几日不见,变得伶牙俐齿的。”

“我原本就是如此,栾倾痕的心属于谁,大家各凭本事吧,今后请不要来烦我。”聂瑶珈的心情已经糟透了。

雪浓无话反驳,只有离开。

沁国皇宫钟轩殿内,金碧辉煌,奢华气派。

素绾身着凤袍前来,向骆殿尘行礼:“皇上,听闻您抓了一个人。”

“这与你无关吧。”骆殿尘正看着地形图,他知道素绾指是谁。

“她是卉国皇帝的母亲,您抓了她,不怕有损两国之情吗?”

骆殿尘扔下地形图,步步朝素绾走去:“两国之情?有什么情义在?朕怎么不知道!与卉国交战是迟早的事!”

素绾有些委屈,美丽的脸庞上滑下泪水:“皇上从来没有把素绾当作一根纽带吗?觉得我远嫁沁国是毫无意义的吗?”

“是你自己愿意嫁来的,这是你的命,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骆殿尘背过身去,不喜欢看到她哭泣。

素绾从怀里取出休书,奉上前:“这是素绾写的休书,请皇上在上面盖章就可以了。”她需要莫大的勇气才做出这个决定。

骆殿尘拿过来,两手一条条撕碎,扬在她身上,“朕要休女人下旨就可以,还需这个吗?”

素绾哽咽住,转身跑掉。

她一路跑到软禁阮秀芜的地方,那里有重兵把守,她抹干泪,高傲的样子走到侍卫面前:“打开门,我有话要问里面的人。”

侍卫们有些为难:“没有皇上旨令,我们不敢开。”

“放肆!我是皇后,想见个犯人也不可以吗?打开。”素绾的眼睛变得冷冽。

侍卫们打开锁,“还请皇后娘娘不要问太久,我们担待不起。”

素绾走进去,看见阮秀芜,“伯母,我是素绾,本是卉国人,现在嫁给皇上,是皇后。”她先说了自己,怕阮秀芜害怕。

阮秀芜点点头:“原来是你,我听说过,第一王爷的女儿素绾,是个才气女子。”

“我会救您出去的,只是现在不能。”素绾决心已定。

“那样,你不是背叛了你丈夫?”

“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嫁给他很久了,对我很冷落,所以我他休了我,以后有喜欢的二嫁就夫君”素绾虽是才女,但她在付出过后没有得到回报,她会知道那真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便不再强求了。

说不上开通,但她绝不封建,她认为爱情可以包容,不排斥今后二嫁的可能。

阮秀芜摇摇头:“他们不会伤害我,只是想利用我而已。我只求皇后一件事,捎个信去卉国城南四合院,我儿子一定为我担心。”

“好,这简单,您放心。时机来了,我会来救您的。”素绾不再耽搁时间,速速离去。

卉国景心殿聂瑶珈走出来,林公公挥手,六个跟着她。

聂瑶珈回头一看,好笑的继续走,来到浮尾宫,里面的东西她都很熟悉,小安子呢?他不在这里当差了吗?

物是人非,聂瑶珈走进去,看着房里的一切都没有尘灰落下。

栾倾痕应该派人经常打扫吧,聂瑶珈刚坐下。

栾倾痕进来了,他面无表情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喜欢这里了,从今天起,我就住这里了!”聂瑶珈欢快的穿梭在白色纱缦之间。

“不行,这里是瑶珈的住处,谁也不可以来住。”栾倾痕很保护这里的一切。

聂瑶珈颇为感动,可是人都不在这里了,什么东西还具有意义?她说:“我不喜欢景心殿,只喜欢这里。”她就是要逼他,让他认清,紫凝不是聂瑶珈。

栾倾痕拉起她:“朕知道你不是个贪婪的女人。”

“错!大错特错,女人不贪婪还能是女人吗?我不止要住在这里,还你封我为后,我要做你画里的那个人。”聂瑶珈一幅在幻想的样子。

“你想当皇后?朕允许你在梦里实现。”栾倾痕挑眉,就要拉着她离开浮尾宫。

“放开我啊!这里本来就是我住的地方!”聂瑶珈边走边说。

“你什么意思?”栾倾痕回头盯着她,只有聂瑶珈才住过这里,是这里的真正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