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6章 15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8 2016-04-17 20:11:54

  157

阮秀芜感觉有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不禁走出屋子,站在院里,黑暗之中看到门口好像有个人,她眯着眼睛想看清。

栾倾痕瞪大眼睛,不确定阮秀芜有没有看到自己,正巧东边有人来,他听见脚步声便放下紫纱,快步朝西走去。

聂瑶珈与墨亦提着一条鱼并肩从东边走出来,她看见有个紫色人影消失在西墙拐角,没放在心上,进门后合上门。

阮秀芜笑着接下鱼,“我以为谁在门口呢,原来是你们。”

青悦走出来,指着鱼问:“都开饭了,还要做它呀,你们怎么不早点回来!”她嘟着嘴看着墨亦和聂瑶珈,两个人脸上满是笑容,一定玩得很开心。

聂瑶珈挽起袖子,“来,你们先吃着,我亲自做红烧鱼!”她笑着提着鱼进了厨房。

墨亦说:“别把唯一的一条鱼当成了你的第一次下厨的实验啊。”

聂瑶珈朝他做了个鬼脸,惹得墨亦与阮秀芜都笑了,青悦翘着嘴唇,“哼,搞暧昧。”

景心殿栾倾痕提笔认真的画着一道轮廓,过了一个时辰,他看着画中人,绝色美人,气质脱俗,头戴凤冠,身着凤袍。

将墨迹吹干,挂在墙上,旁边只字未提,因为对栾倾痕来说,对聂瑶珈的爱太复杂了,没有任何诗词可以涵盖。

这几天他是怎么度过的,不停的看紫凝的信,你若真的爱聂瑶珈,就好好为她活着这句话他看了无数遍,他该憎恨聂瑶珈当初离开的,因为爱才恨,他还是在意她,每一天没有她的日子,他都生不如死。

躺在椅上,阮秀芜的面容出现,栾倾痕眯起眼,若母亲不主动来找他,他也不会去见她的。

翌日。不毁宫。

织锦在薜晚烟及其它紫衣人面前走来走去。

薜晚烟问:“宫主有何指示?”

“我要你们派人去保护两个人,住在城南四合院里,晚烟你应该知道。”

“是,宫主!”

“还有,你们要请毒仙唐寿出山,让他进不毁宫,按贵客招待,至于怎么把他请来,不需我多说了吧。”

紫衣人全部领命,薜晚烟则动作缓慢的领命,她见织锦离开,暗想,皇上一定为了引紫凝出来才要请唐寿的。

对爱放不下的人都是可怜的,包括她自己。

墨亦与聂瑶珈到街上看铺子,前两天他们就托人找合适的铺子,准备开医馆。

青悦去菜市场买菜了。

阮秀芜独自在家里洗衣服,她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青悦回来了。

门一开,四个陌生人闯进来,他们用巾帕捂住她的嘴,使她晕过去。

三人带她悄悄离开,其中一个人扔出信的同时又扔一把飞标,只见飞标准确的射在信上,牢牢的固定在木门上。

青悦最先回来,见门开着,奇怪的在屋里找了遍。

最后才发现门上的信。

她着急的解下,信中说:“莫再寻找,将来自会联系。”

“这谁呀!谁把夫人掳走啦!”青悦气的踢门。

傍晚时聂瑶珈与墨亦才回来,青悦将信塞到墨亦手里,“墨亦哥哥!你看看吧。”

墨亦瞪大眼睛:“怎么没有留名字?娘被谁抓去了啊!他们会不会……”

“放心,伯母应该没有事,上面说将来会联系,看得出他们会利用伯母来让我们做些什么。”聂瑶珈在心里暗想,会是谁?他们住在这里被谁找到了呢?

栾倾痕应该不会,会是沁国的人吗?骆殿尘!聂瑶珈只想到他了。

墨亦坐下抚上额头,自责道:“我太松懈了,以为这里很安全,应该换换地方住才对的!”等事情发生了,才反醒自己的失误,他好恨自己。

聂瑶珈与青悦互望一眼,心情都一落千仗。

不毁宫。

薜晚烟的茶碎在地上,她听人汇报,四合院内的中年女人不知哪里去了。

她马上放出紫色烟火,等待织锦。

“哎哟我一个老头子了,你们要轻点嘛。”门口由远即近的声音传来,薜晚烟走上前:“毒仙前辈,委屈您了。”

“哼,这些红色衣服的人仗着自己有武功硬是吓唬我来这里!你说,找我一个老头子有什么用嘛。”唐寿一直摆手。

薜晚烟小心的离他远些,这唐寿用毒手段很厉害,不能马虎。

唐寿双手叉腰,胡子一翘:“怎么都不说话,闷死了!”他失望的走在不毁宫里。

薜晚烟吩咐红衣人:“为他准备间好房。”

几个时辰过后,织锦出现。

“你说什么?把查探的人叫来。”织锦不悦的说道,薜晚烟将打探事情的红衣人叫来。

“我问你,院里的夫人去哪里了?”织锦的声音在面具后很低沉,令人听了有些惧怕。

“我们的人去暗中保护,却发现一直不见那个老夫人,只有三个年轻人住在里面了。”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隐约听他们说什么不会有事,被抓走什么的。”

织锦握紧拳头,莫非除了不毁宫以外,还有其它人也知道阮秀芜?抓她做什么?可以达到什么目的?

一切可能织锦都在心里盘算过,他问:“那三人长什么模样。”

红衣人想了想,“一个小姑娘不太爱笑,长得挺水灵,一个男的相貌极好,双眼很有特点,英俊不凡,气质如仙人一般,还有一个年轻女子更是美得不可方物,无法形容。”

织锦略有兴趣的转过身,狂笑一阵,又陷入沉默。

景心殿。

雪浓等着栾倾痕回来,看着墙上的画,画里面的聂瑶珈像个活人一样。

皇上真是铁了心,让聂瑶珈无处不在,死也不放下一个已死之人。

雪浓在门口张望,皇上会到哪里去?

栾倾痕回来,看见雪浓,面无表情。

“皇上去哪里了。”雪浓笑脸相迎,为他解下披风。

“随意走走,你来有事吗?”

雪浓的手停滞在空中,“难道没有事我已经不能来找皇上了?”她有些撒娇的抱住他。

栾倾痕感到很累,“朕累了,你回去吧。”

雪浓没办法,她怕被拒绝,最近天天不见栾倾痕,感觉与他产生了隔膜,她主动吻住他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