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5章 156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1982 2016-04-16 20:09:26

  156

墨亦震惊又意外,他笑开,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双眼因为笑而显得弯弯的,很是迷人。

“快进来。”他带着聂瑶珈走进屋里:“娘,您看谁来了。”

阮秀芜站起来,双手颤抖的握住聂瑶珈的:“孩子,苦了你了,来来,坐下吃饭,青悦!添一双碗筷。”

青悦答应,为她备了碗筷,然后会下。

四个人坐着,边吃边聊。

阮秀芜没有在饭桌上提栾倾痕,她只是问了聂瑶珈今后的打算。

聂瑶珈看着墨亦:“想和墨亦做点什么,不如开一家医馆,墨亦的医术这么好,我可以打下手,若是遇上中毒的,我倒可以轻松医治。”

“没想到你还会用毒啊。”青悦不冷不热的说。

“其实我在毒仙师傅那里学习时间并不长,可是曾经跟墨亦借书看,有些基础底子。”聂瑶珈笑着喝口汤,真好,这里没有宫中的冷清感觉,虽然地方破旧,却很像个家,吃的饭都香。

“我同意!这样一来也有了保障。”他也曾想过开医馆,可以有所收入,在宫中这些年他还有些积蓄,开个小医馆应该足够用。

阮秀芜看着墨亦看聂瑶珈的眼神,心绪惆怅。

夜里,阮秀芜去了聂瑶珈房间。

烛光微弱的晃动,映出两个妇人的影子在墙上。

阮秀芜说:“我都听墨亦讲了,你真是个神奇的女子。”她虽不太理解聂瑶珈从何而来,不过成为两国帝王争抢的对象,还有墨亦这么优秀的男人默默付出,她是世间少有。

“哪里,伯母您才是神奇女子,我……我在沁国见过您的画像。”

“我知道,我一生了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可是我爱的人是栾祖祺,和你一样,都爱上姓栾的。”阮秀芜感慨万千。

“沁国先帝曾说,栾倾痕是他的孩子。”聂瑶珈也想知道栾倾痕的身世。

阮秀芜的眼睛湿润了,抚上她的发:“孩子,我想该找个时机见倾痕了。”

“什么时候。”

“过些天我就到皇宫。”可是阮秀芜怕倾痕不见她这个母亲,当年的抛弃伤他太重。

“墨亦呢?”聂瑶珈更担心墨亦。

“等倾痕先接受了我说的事实,再让墨亦出现也不迟,可是我发现,墨亦现在并不想回到宫中了,是因为你。”

聂瑶珈低眉,“我欠墨亦很多,可是我会劝他回宫的,回到他应该的位置上。”

阮秀芜摇摇头:“你以为我在怨你?不是的,我想说,墨亦虽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我们相依为命,他只记得小时候和他父皇玩耍的美好时光,因为当年的他生母遇害,意外被我收养,从小学医,为我治眼病,冒险进宫,说是可以守在父皇身边。遇到你以后,他才开始真正为自己打算,我都看得明明白白。”

“只是……我们是患难之交,或是兄妹之情,我……”聂瑶珈没有说过下去,她爱的是栾倾痕。

“我知道。”阮秀芜怜惜的抱着她,“你为倾痕做得太多了,日后他会明白的。”

阮秀芜欠倾痕的,也欠聂瑶珈的,她为了救她,被逼与骆殿尘成婚,后被逼跳崖,阮秀芜怎能忘记那天?倾世红颜,为情所困,世世皆如此。

她长叹,窗外的清冷的月色映进来,明天又是怎样的一天呢?

一日后,墨亦拉着聂瑶珈跑到了很远的树林。

踩过枯萎的树叶,他们跑到一个湖前,无波如境,上面飘荡着木筏。

墨亦扶着聂瑶珈上木筏,他撑起桨缓缓划着。

聂瑶珈玩弄着触手可及的水,欢笑声不断传来:“墨亦!你是怎么找来这木筏的?”湖光山色,虽还未春绿,但已是春意盎然,一时心情大好。

“秘密!”墨亦故意卖关子,渐渐划向湖中心去。

聂瑶珈用手取水泼他,墨亦险些站不稳,“哎!我掉下去你救我啊。”

“可惜本小姐不熟悉水性!”聂瑶珈装作遗憾万分的说。

“我可不管,我们可是在一条船上,你到时不能见死不救。”墨亦不划桨了,也坐下,木筏只是缓缓的随波飘荡着。

“你这哪叫船呀,明明是木筏嘛。”刚说完,身子就开始摇晃,她看到对面的墨亦正在摇晃着木筏。

“墨亦!你干嘛!”聂瑶珈小心的扶住木筏的两边。

墨亦停下动作,好久没有这么笑了,他看着远方的美景,“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开心多好。”因为尝过快乐,所以会更贪心的想要,只是命运无常,不会如人们所愿。

聂瑶珈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膝盖,仰着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如同洗过一般透明。

“墨亦,别想太多了,你有伯母在,有青悦,也有我啊。”

墨亦看着她,“你这两天似乎想通了许多。”

“当然啦!回忆不是用来过日子的,我会好好过的!”她的那句好好过,是喊出来的,声音回荡在空谷山涧。

墨亦也喊:“我也会重新来过!”喊出来,心情更好了。

两人欢声笑语的游湖,简单的木筏承载着两个人的快乐。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

栾倾痕戴着紫纱斗笠,犹豫的步子还是来到了这破旧的四合院门前,他听见里面有女人在笑,有个人说:“他们怎么玩了一天还不回来。”

年轻女子说:“哼,把我抛下,真不够意思。”

栾倾痕轻轻推开门,从门缝看着某间屋子里亮着灯,一个年轻女孩正上碗筷,而另一个女人一直背对着自己。

可他还是将紫纱提到斗笠上,看清了另一个女人,她就是儿时记忆里的母亲!阮秀芜。

激动,颤抖,心里的酸楚涌上来,多年压抑的情感崩溃,她似乎没有变老,还如记忆中的年轻,那个少女是她收养的吗?真是可笑,宁可养别人的孩子也不要自己。

这么多年,她从来想自己吗?应该是吧,她从来没有去找过自己,他还以为母亲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