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4章 15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7 2016-04-15 20:15:04

  155

栾倾痕拨了一个桔子,一瓣瓣喂给她吃,“桔子很甜,多吃点去去苦味。”

聂瑶珈看着他,曾经他也这样喂自己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

十天过去,娇阳万丈,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聂瑶珈走在一片雕梁画柱的宫殿楼阁游廊之间,转而走到青石铺就的小路上。

墨亦已经出宫了,栾倾痕以之前在宫中偷情的罪名将他逐出宫,说起来这罪名并不好听,聂瑶珈觉得欠墨亦太多了。

他为自己忍受了许多,曾经宁死也不想离开宫中的他,现在在宫外一定很难过。

而她一直在等待身体变好,寻找机会逃离皇宫。

骆殿尘也没有再出现,他下毒之事,聂瑶珈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了,就让栾倾痕误会去吧,他把自已看得有污点也好,自己离开的也可以绝决一些。

雪浓也一个人随意走着,她与聂瑶珈同时看到对方,视线再也没有移开。

聂瑶珈走过去,看到她气色变好了,“你还好吧。”她觉得和雪浓是天涯沦落人。

雪浓冷冷的挑眉:“你说呢?我能好到哪里去?”

“雪浓,我知道你也认定是我给你下毒,可是真相不是这样的,其实我还是有间接关系,有人要害我的孩子,我却没有胃口,让林公公送给了你。”

雪浓郑重看着她:“你说得可是真的?是谁!是谁要害你,又害了我?”她知道的话一定要报仇。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也不可能将他怎么样,他是个很强大的人。”聂瑶珈只能言尽于此,最后欲离开时说:“雪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为什么要帮你!”雪浓真觉得她异想天开,她们根本不可能站在同一条线上。

“你会。因为我要逃出宫,我不在皇上身边,你不是很高兴吗?”

“你……当真?”她害怕紫凝有什么阴谋,宫里的斗争她没有多少心眼去斗。

“你帮不帮我?”聂瑶珈相信她已经答应了,接下来就是计划的第一步。

那天下着毛毛细雨,丝丝连连,万物如同在雾气之中。

聂瑶珈身穿白色纱裙,栾倾痕上朝了,她跑去成韵轩,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

雪浓叫了一辆马车,说是要去上香祈福。

聂瑶珈在成韵轩内早已换好宫妇的衣服,低头跟在雪浓身后,与另一个宫女混在一起,没有惹人注意。

皇城守卫查看没有什么问题就放人了,聂瑶珈将伞撑开,跳下马车。

雪浓掀开帘子说:“你走吧。”

“谢谢。”她淡笑转身走远。

雪浓看着她的背影很单薄,同为女人,她能感觉紫凝也很难过,想起那天她们的谈话。

聂瑶珈说:“你是皇上亲信之人,就算查到你曾出宫上香,也不会想到与我有仇的你会帮我脱逃。”

“你为什么要离开皇上,他可一直当你是聂瑶珈的替身,在你身上也花了不少心思。”雪浓不解的问她。

“我迟早要离开,无论在他身边的是谁,都不可能长久。”

聂瑶珈叹息,向雪浓保证:“我紫凝不会再回来的。”她将话说死,也该关上自己的心门了。

雪浓合上帘子,对车夫说:“我们继续去上香。”

栾倾痕下了朝,换一身紫衣,在景心殿看不到紫凝的人影,问林公公:“紫凝去哪里了。”

林公公恭敬的说:“回皇上,她说在宫里走走,中午回来。”

栾倾痕点点头,却不经意间看到一封信躺在檀木桌上。

他开启,紫凝信上说:栾倾痕,紫凝走了,也许今天不会再相见了,也不要去找我师傅毒仙,我根本没有告诉他我会去哪里,其实紫凝想劝皇上,不要再为聂瑶珈执着,不要再为紫凝这个替身而伤神,你若真的爱聂瑶珈,就好好为她活着,紫凝也累了,替身真的不容易当好,是我看轻了一个替身的任务,因为人的心是千变万化,会因为一种叫情的东西所困扰。皇上如此,我亦如此,为情执着,为情不顾一切,却处处被情所伤,皇上也累了,该好好的当一个帝王,忘记了曾经吧。珍重,紫凝留字。

栾倾痕眼睛花乱,字字像在乱跑一样,他奔出大殿,狂跑到皇城门口。

守卫侍兵见了他忙跪下。

“说!是不是有个女子离开了!”栾倾痕揪起某一个侍兵的衣领。

“皇上……只有浓美人乘马车离开宫中,她是上香去了。”

正当这时,马车缓缓的行来,栾倾痕等马车停在眼前,冰冷的脸上如裹寒霜:“雪浓!是不是你帮了紫凝出宫!”

雪浓下了马车,神色忧伤,“紫凝?她出宫了吗?雪浓都不知道此事,皇上还朝我发火。”

“你快说,你把紫凝藏到哪里去了!”

“皇上!你认为我会帮杀害我孩子的女人吗?何况,我真的是出宫为我死去的孩子祈祷,我现在心如刀绞,皇上却说雪浓藏了紫凝……”她流下眼泪,雨水淋湿了她。

其实雪浓伤心一是想起孩子的死,二是看到栾倾痕淋透了全身还在找紫凝的样子,她觉得自己连聂瑶珈的替身都比不上。

栾倾痕的双肩松垮,让雪浓进马车里,不再怨她。

而他站在皇宫城门,从中午一直看到晚上,他不懂,难道他也不会爱一个人吗?聂瑶珈当初背弃了他去了沁国,他为挽回她亲自去沁国阻止她与骆殿尘大婚,却是亲眼看着聂瑶珈跳崖,到现在他都在问,聂瑶珈是爱他还是爱骆殿尘,她背弃,是因为有苦衷还是不爱自己。

紫凝,是曾为不毁宫效力的唐双,毒仙的弟子,她的突然出现,他像有了第二次生命,对紫凝时好时坏,是因为他的心在变,一会儿接受她,一会儿不能接受,所以,紫凝也因此伤痕累累吧。

他忽略了许多,仍然在迷惑太多的事。

墨亦端上菜,阮秀芜笑着坐下,“真好,墨亦回来我就觉得天天在吃团圆饭。”

门环被扣响,墨亦说:“我去开门。”小跑着打开院门,怔住。

聂瑶珈朝他笑着:“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