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2章 153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0 2016-04-13 20:14:40

  153

聂瑶珈从墨亦那里回到景心殿,在林公公复杂的眼神中走进去。

栾倾痕一直把玩着沁雪玲珑玉,当初它随着聂瑶珈掉下山崖,后来又出现在不毁宫里,而唐双适时的出现,她又是宫中的紫凝,这块玉佩是不是紫凝以唐双的身份在不毁宫丢失的?

她与聂瑶珈长得一模一样,真的是巧合?

栾倾痕的心里反复分析,玉佩出现,似乎可以说聂瑶珈还活着,可是紫凝的胸前并没有胎记,听毒仙说她是从小跟随他在山里长大。

见到聂瑶珈进来,他收起玉佩,不知该怎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聂瑶珈见到他腰间的玉佩穗子,她需要沁雪玲珑玉,在离开之前,她必须拿到这块玉佩,否则今后她穿越回去,就没有希望了。

“皇上,紫凝有话想说。”

栾倾痕望着她淡静的脸,心里竟如针刺一样痛,“你说。”

“皇上是在乎雪浓,还是在乎我?比起聂瑶珈呢?我们三人在你心中的地位,皇上可否如实相告?”聂瑶珈想问他这件事已经很久了,现在她决定要走,却很想听他的一句真心话,无论是好,是坏,她都会深深记住。

栾倾痕的眼睛看向别处,“朕最爱的人是聂瑶珈。”他以为紫凝会失望,可是看见她在淡淡的笑。

聂瑶珈走近他,“谢皇上回答。今天浓美人失去了孩子,皇上一定也很伤心,紫凝对下毒一事无话可说,但孩子您真的决定不要他吗?”

“你觉得这个孩子生下来会快乐的长大吗?他一直要背负着你陷害下毒的阴影过活,况且,雪浓见到你的孩子会失控的。”

“我明白了。”聂瑶珈转身走进纱缦之中,走过两层,被栾倾痕唤住。

她回头,隔着纱缦隐约的看着栾倾痕的身影。

栾倾痕问:“你到底是不是聂瑶珈?”他没有办法识认她,有时觉得她是,有时觉得她不是,真真假假,迫切的想求一个真正的答案。

“我叫紫凝,聂瑶珈已经死了,还望皇上也能渐渐忘记聂瑶珈,承认她已死的事实,更要走出她带给你痛苦的阴霾,那样聂瑶珈在天上,也能安心。”聂瑶珈说的时候,泪眼滂沱,幸好隔着纱缦。

栾倾痕低眉盯着自己的衣袂,一直站着好久好久,无数聂瑶珈的身影像播放片花一样浮现眼前,然后,紫凝的影子掺合在其中,她们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令栾倾痕感到头痛不已。

天快亮了,聂瑶珈翻身看着沉睡中的栾倾痕,他的眉一直紧蹙着,她用食指轻轻拨开,令他舒展,她眼睛也不眨的望着他,也许这一世真的有缘无份,无论是聂瑶珈,还是紫凝都没有办法留在你身边。

从开始,她穿越而来就不该对栾倾痕动心,往事历历在目,若她真的是生在古代的女人多好,那样她可以放手的爱,痛快的恨,与相爱的人相守,可以许下永恒的诺言。

只是她的来回不是由她可以决定的,她给不了栾倾痕太多,就无需留在他在身边,自己有过自私的想法,就是希望他永远的爱聂瑶珈,但又不希望他受她的困扰永远走不出悲伤。

聂瑶珈轻轻吻过他的嘴角,眼泪落在衣襟上,悄悄的披上外衣,然后拿出栾倾痕衣服里的沁雪玲珑玉佩,回头看他一眼,逼自己离开。

她像平常一样走出去,看守的太监宫女并未在意。

当她穿过游廊,却碰上了心智失常的雪浓,她散着长发,没有披披风的冲出来。

雪浓见到聂瑶珈,扑上去就掐她的脖子:“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我唯一的希望被你毁了!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她因为失常,力气比平时大好几倍。

聂瑶珈边挣脱边咳嗽,在身体失衡的情况下打开自己戒指上的盖子,露出短针,可是她知道雪浓身体还没有复原,若是让她中毒,可能会让她永远的不能生育。

雪浓如疯了一样掐着她,两个拇指用力的掐她的喉咙。

两人的纠缠引来了太监宫女,而栾倾痕也看到了。

聂瑶珈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喘不过气来了,这些太监宫女怎么回事!还不过来拉开。

情急之一,她将短针对准了雪浓的肩……

栾倾痕及时握住了聂瑶珈的手,雪浓因为栾倾痕的到来也停了手,她摇摇晃晃,看着栾倾痕直直倒下。

宫女们马上扶住她,先抬她回成韵轩,有人去叫了太医。

栾倾痕取下她手上的戒指,将聂瑶珈甩开。

聂瑶珈跌在地上,先是喘着气,她刚才差点断了气。

“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狠!不要以为朕没有把你怎么样你就放肆起来。”栾倾痕将藏有毒针的戒指扔出去。

聂瑶珈感到腹中疼痛,下身有液体溢出,她捂住肚子,脸色一瞬间惨白,她睁着眼睛空洞的看着地面。

她也失去孩子了,被栾倾痕亲手……她苦笑,强撑着身体站起来。

“皇上,我就是狠毒的人,雪浓也是我害的。”

栾倾痕刚要说话,看见她的衣裙沾了血迹,瞪大眼睛看着她,孩子也没有了?他退后几步,是因为他刚才推了她的原因!眼睛湿润起来,渐渐看不清紫凝的模样。

墨亦跑过来,看到一切,横抱起聂瑶珈:“你要坚持,我马上配药。”

聂瑶珈靠在墨亦的肩膀上,嘴里呢喃着只有自己才听清的话:“我与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一切的纽带,一切的因果,或被她,被他一一摧毁,再也没有理由在一起了。

药房小屋。

一个宫女端着含着血的盆走出去,墨亦合上门,自己是太医,却不可以逾越男女有别,他请来平时认识的宫女为聂瑶珈换好衣服。

他煮着药,屋里弥漫着药味。

聂瑶珈拿出沁雪玲珑玉,“墨亦,我们要怎么逃出去?”栾倾痕会不会放她走呢?

“我自有办法,你安心休息吧。”墨亦倒了碗药汁,用扇子扇了一会儿才端给聂瑶珈喝。

“瑶珈,等你身体好些,就去我母亲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