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1章 152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9 2016-04-12 20:42:22

  152

聂瑶珈真真切切感觉什么是肝肠寸断,撕人心肺是什么感觉了。

栾倾痕迎上她的目光:“人在,孩子……”

“好了我知道了。”聂瑶珈流着泪,“栾倾痕,也许我们就这么断了,我理解你对我的误会,唐双的身份我也不再隐瞒了,我现在终于想通,为什么不毁宫同意我离开,原来是你下了令。孩子你都不想要,我留下他又有什么意义?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走到了尽头,孩子没有了,我也就……”

栾倾痕听她说得乱七八糟,有些听得懂,有些听不懂,眼睛同样湿润,他真的想不出还有谁要害雪浓。

聂瑶珈长长的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呼出,她说:“只求皇上送我那块沁雪玲珑玉,让我当作唯一的……想念。”

栾倾痕推开她伸来的手,“它的主人注定不是你。”

“好……我们就到此为止,是你亲手写的结局。”聂瑶珈端起枣泥糕,“我会全吃了的。”她转身,墨亦陪同她离开。

栾倾痕跌坐在椅子上,抚上额头,他曾经不想要孩子,现在一个被害流产,一个被他下旨流产,他嘲笑自己,咬着牙忍受痛苦。

聂瑶珈与墨亦停在木桌旁,聂瑶珈木然的坐下。

墨亦蹲下,握住她的手:“我决定,带你走!”

聂瑶珈缓缓低眉,声音已经沙哑:“可是你的父亲……”他当初冒着生死留在宫中,现在要为她放弃这一切吗?他多年的坚持会因为她而变得没有意义。

“我只懂得,放下过去事,珍惜眼前人。”墨亦微笑着看她,希望给她一些坚强。

聂瑶珈被他的十个字震憾,做人的道理就是这样,不珍惜眼前的人,很快又会成为过去,成为遗憾。

可是她对墨亦只有友情,或是兄妹之情,并没有爱情。

墨亦将枣泥糕扔到远方,“孩子由我来照顾,若你不介意的话。”

聂瑶珈的心跳得很快,墨亦为何对她这么好?像命中贵人一样一直帮助自己,她觉得欠了墨亦许多。

“墨亦,孩子真的可以留下吗?”

“可以。”

“皇上那边……”

“我来说。”

“怎么出宫?”

“相信我。”

一问一答,墨亦给她的答案都简单却坚定,所有的事他担当下来,聂瑶珈心里很乱,还是查清下毒之人是谁才是重要的。

景心殿。

聂瑶珈回来,先是找来林公公,让他好好想想送枣泥糕的宫女是什么样子的,林公公实在不记得那么多来来往往的宫女长什么样子。

聂瑶珈找不到任何线索,不想进景心殿,便返回原路,经过游廊时,骆殿尘突铁冲出来拉着她进了假山的洞里面。

“又是你!”聂瑶珈真不知道他藏在宫中什么地方,司徒冷他们一直找他都没有找到。

骆殿尘轻扬嘴角,“怎么样,现在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沁国?”

“我说过你认错人了。”他还是旧事重提,让她真的厌烦。

“你就是聂瑶珈!骗不了我的。”

“走到哪里,是我的自由,你不要再纠缠我!我永永远远都不会改变心意,当穷苦的百姓也好,成为阶下囚也罢,我都不会选择去你的身边!”

骆殿尘听完她的话,“何必说得这么绝决?你不懂人的心是会改变的吗?”

“我只知道我无法爱上你,而你也应该改变心意,去爱值得你爱的人,素绾那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不珍惜!偏偏要来烦我!”

骆殿尘笑了,他一直在笑。

“有什么好笑的。”聂瑶珈的心已经崩塌了,是不是她的真的死掉这些人才放过她!

骆殿尘说:“紫凝是怎么知道素绾的?你还不承认你是瑶珈?我真是太高兴了,又像活过来一样。”

聂瑶珈不理会他,要走出假山的洞,骆殿尘只说一句:“你还是把孩子打掉吧,他不应该出生在世上。”

“你似乎对我们发生的事很了解。”

“当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本想替你解决孩子的问题,可是没有想到雪浓吃了枣泥糕。”

聂瑶珈转身,瞪大眼睛问:“原来是你!”她动作迅速,抽出一银针要刺向他。

骆殿尘轻而易举的阻截住她的手,“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原来学会了用毒,怪不得栾倾痕会误会你下的毒。”

“原来如此。”第三个声音出现,两人看去,是墨亦走来。

他拉过聂瑶珈在自己身后,对骆殿尘说:“你敢说出事实,是觉得紫凝不会将事情揭穿是不是,她总为大局着想,宁可让栾倾痕误会和伤害,也不会冒着两国马上争战的风险而的说出你。”

“是,我了解她,你也很了解她啊,当初我就应该在沁国杀了你。”骆殿尘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墨亦笑笑,“可我会说,两国打仗是迟早的事,长痛不如短痛,也许你会死在卉国皇宫也说不定,群龙无首的国家还有什么胜算可言?”

骆殿尘的笑容渐渐变成阴云,没想到墨亦居然想事情挺有一套。

聂瑶珈也对墨亦刮目相看,劝骆殿尘:“你还是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我只是紫凝而已。”

骆殿尘嘴角浮现笑容,盯着聂瑶珈:“我想得到的,就是再等十年,也要抢到手,那么,后会有期。”他顺着假山的另一端跑远,然后消失。

墨亦说:“走,把真相说给皇上听。”

“不用了。”聂瑶珈没有移动脚步,“你不是说,要带我走吗?我好想过平静的生活啊。”没有栾倾痕,她可以好好的。

墨亦双手握住她的双手,含着泪光笑了。

黑夜,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周围一片死寂。

栾倾痕从成韵轩回来,林公公说紫凝来过,又走了。

栾倾痕就令人备了热水,在殿内的浴池内沐浴。

薜晚烟进宫了,林公公进来禀报她求见皇上。

栾倾痕泡完澡,穿上衣服出来。

“主上,有消息了。”

“在哪里。”

“在城中一家四合院里。”

栾倾痕深眸微眯,他的母亲找到了,是该见,还是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