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50章 15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103 2016-04-11 20:18:15

  151

聂瑶珈心里一酸,眼眶里湿润起来,她转身迎上他的目光:“本来那首歌是要唱给皇上听的,可是皇上和雪浓在城楼上恩恩爱爱,根本就……不需要紫凝的礼物吧。”

栾倾痕认真的坐起,“你见到了?你跟踪我?”

“没有,也许上天都想让紫凝看到谁和谁才是真正的一对,所以我无意间看到了,也渐渐理解,紫凝什么都不是。”聂瑶珈说完,勉强一笑,笑得很苦涩,与他有过快乐,有过悲伤,都只是成为了记忆,痛与喜她何必都太在意?

栾倾痕苦笑:“你在闹别扭吗?”

聂瑶珈摇摇头,推开他的手要离开。

“站住!你到哪里去?”

“紫凝很闷,皇上先睡吧。”她迈出了门槛儿。

栾倾痕将被子狠狠的摔到地上,躺在床上望着上空,他何必在意一个替身呢?她叫紫凝,不叫聂瑶珈,自己的心怎么就是分不清楚!

虽然,她的眼神真的像极了聂瑶珈,可是他已经接受了瑶珈已死的事实,就应该分清眼前的人是紫凝。

对,他不应该对紫凝付出感情,那本不属于她。

翌日。

有宫女送了一盘枣泥糕在景心殿。

一个上午过去,聂瑶珈都没有吃过东西,林公公见了,又上了几道点心。

看着一桌的点心摆在面前,聂瑶珈完全没有食欲,奇怪,前些天胃口还正常,这几天下来,感觉肚子怪怪的,就是吃不下。

“林公公,别浪费了这些点心,你送给雪浓吧,噢,不是,是浓美人。”今早皇上已下诏,册封雪浓为浓美人。

林公公点头,将原封不动的点心全部命人撤下,还问道:“要不要请太医过来看看。”

万一是皇子有事,他可担不起。

聂瑶珈感觉自己没事,就摇摇头,躺在床上睡了去。

聂瑶珈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跟着一个人的背影,一直走一直走,她问那人是不是栾倾痕,可是那人却一直走,不理他,她马上就要跟上他时,却被什么拌住,看到那背影越来越远,消失不见。

“大事不好啦!”林公公额头流汗的跑进来。

聂瑶珈猛然惊醒,她也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

“浓美人那里出事了!她的孩子没啦!”

“怎么会这样!”聂瑶珈感觉全身一凉,马上下床准备过去看她。

林公公惋惜道:“现在正在查,不过……好像是送过去的点心有问题。”

聂瑶珈急忙跑去成韵轩,那里挤满了人,宫女太监在外,太医们在屋里,栾倾痕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看着雪浓。

墨亦收起针,“她没事了,皇子……已经没了。”

雪浓正在墨亦说这话的时候睁开了眼睛,泪水滔滔不绝的流下,她抽泣着,最后痛苦的嘶喊一声。

那声音像划破了屋顶,冲上云霄,悲惨的令人感到怜悯。

栾倾痕握住她的手:“没有关系,日后还可以再生。”他看她如此痛苦,便生气的问:“你们查出来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一位太医说:“皇上,这枣泥糕里有毒,是让人流产的毒。

雪浓撑起身体,愤恨的说:“那是紫凝命人送来的!她想害我吗?冲我来好了,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孩子!”雪浓的情绪已经崩溃。

栾倾痕怔住,墨亦拧眉,说:“皇上,此事应该查清楚为好,这送来的途中也有可能被下毒。”他极力为聂瑶珈撇清关系,因为深信聂瑶珈是不屑做这种事的。

雪浓则摇着头:“她恨我,一定恨我今天册封为美人,所以要害我!”她说完,有些晕厥,躺回床上,只顾流泪。

聂瑶珈站在屋外看到这一切,说:“我在这里,问心无愧。”

墨亦担忧的看着她,栾倾痕朝她走过去,顺手拿过枣泥糕,“你敢吃吗?”

在场的人屏息,没人敢出声。

聂瑶珈拿起一块,放在嘴边,“皇上这是下旨吗?”她看进他眼里,挣扎,复杂,迷惑,愤怒,有太多的情感交织在里面,她只有心疼。

栾倾痕凝视着她,哽咽道:“你敢抗旨吗?”

“哪敢,旨意紫凝领了,希望皇上能够查清真相。”聂瑶珈将枣泥糕放在嘴边,她的手停了停,孩子,对不起,我要亲手杀了你,抹杀你的生命,原谅我这样傻的选择你的离去,因为现在,你不被人期望,出生也不会幸福……她的眼泪滴落之时,开口正要咬下去。

墨亦及时拉住她的手,“不要吃!”

“墨亦!”栾倾痕讨厌他如影随形的跟紫凝纠缠不清,咬牙切齿的叫出他的名字。

“皇上为何不去查清楚这事呢?送枣泥糕的是什么人,在送来这里的途中又经过什么人的手,怎么难认定是紫凝所为?”墨亦觉得栾倾痕不会这样是非不分。

栾倾痕命其它人退下,屋里除了床上的昏睡的雪浓,只有他们三个了。

“紫凝并非是她的名字,应该叫她唐双才对吧,毒仙弟子,擅长用毒,不是她,别人谁会想害雪浓?别人根本没有理由要害雪浓!”

聂瑶珈惊诧的望着栾倾痕:“你知道我是……唐双?”那么织锦也知道她了?唐双就是宫里的紫凝。

墨亦不清楚什么唐双,但他坚持站在聂瑶珈这边。

栾倾痕挑眉,“怎么,你承认了。你与织锦办任务,被崇远贺占了点便宜,颈上有道轻痕,不毁宫的事朕了如指掌,你回来以后,朕就发现了轻痕,所以认定你就是唐双,或者,唐双不是你的名字,你到底是紫凝还是唐双?”

“是谁都不重要了,皇上认定是我下的毒,我是谁难道还会改变什么吗?”聂瑶珈拿起枣泥糕,再次放在嘴边。

墨亦将枣泥糕打掉,“皇上,若是紫凝是聂瑶珈,你还会这样对待她吗?”

聂瑶珈忙拉过墨亦,给他一个眼神,是没有必要再说出来的意思。

“但她不是,胸前没有昙花胎记,又是毒仙的弟子,怎么可能是瑶珈,墨亦你会相信瑶珈逃离了那千年寒潭吗?”

栾倾痕神色忧伤,哽咽之后下令:“你自己看着办吧。”

“自己看着办?我不明白皇上说得意思,是不要孩子了,还是连大人同孩子都不需要了?”聂瑶珈强忍着泪,心已经碎得体无完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