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48章 14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141 2016-04-09 20:11:11

  149

雪浓瞪大眼睛,“紫凝姑娘?你凭什么对我的事进干涉!”

“我知道是你向皇上通风报信,说我和男人拉扯,你希望皇上抓住骆殿尘吗?”聂瑶珈直直朝她走来,眼神凌厉。

“是!他毁了我!还对我羞辱,我想忘可他偏偏出现,为什么不报仇呢?”雪浓揪住自己胸前的衣襟,心痛的流下泪。

“你糊涂!骆殿尘敢进宫一定有所准备,只要你让皇上伤害了他,也许不用天亮沁国大军就直逼皇宫!你想所有人因为你个人的恩怨受连累吗?”

“我……”雪浓摊坐在躺椅上,她没有想过这些。

“即便皇上抓到了他,我想皇上也会放了他的,不然,战争马上就会挑起!”

雪浓垂下头,紫凝居然这么深谋远虑,她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聂瑶珈见她也不好受,“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应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太伤心,我来不是责备你,而是点醒你,看你知道利害关系了,我就先走了。”

“等等!你真的是紫凝吗?”雪浓感觉她的眼神越来越像聂瑶珈。

“当然。”聂瑶珈没有回头的回答她,迈出步子离开了成韵轩。

几天后的夜里,因为雪浓的身子不舒服,栾倾痕一直在成韵轩看她。

栾倾痕却心事重重,司徒冷说在宫里没有找到人,却找到了一枚玉戒,栾倾痕当然认得,这是妻无双,是骆殿尘的。

难道说,骆殿尘亲自跑进了宫里,他在卉国当质子多年,很熟悉宫中地形。

他一定将紫凝认成聂瑶珈了吧,还想将玉戒送给她,却在挣扎之际弄丢了它。

骆殿尘还在宫中潜伏吗?他还会再找紫凝?他的心里很在意,即使是紫凝也不可以!

雪浓坐起,“皇上回宫休息吧,雪浓没事。”

栾倾痕望着她脸色憔悴,关心的说:“没关系,朕陪你。”脑海里却在想紫凝在做什么呢?

雪浓搂住他的肩膀,脸轻轻贴在他胸前,“雪浓能常见到皇上就很满足了,现在更是怀了孩子,雪浓真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雪浓,其实……朕应该给你一个名份。”他开始考虑给雪浓怎样的册封。

雪浓微笑,“真的吗?”

“嗯,封为浓美人吧。”

雪浓不嫌美人级别有些小,仍然很开心,毕竟这算是迈进了一大步,“雪浓谢皇上。”

栾倾痕淡笑,那么紫凝呢?给她一个什么名份?她需要?还是不需要?皇后之位永远成了空悬,一直备受朝野官员的异议。

如果瑶珈没有死多好,他的人生就圆满了。

雪浓突然离开他的怀,眼神明亮,“皇上!你是不是快过寿了!”

“对,你还记得啊。”栾倾痕有些感触,想起曾经,雪浓总会准备一些自己做的东西送给他,两人还约好只要过寿的晚上就去城楼上看星星。

“那雪浓要准备一份礼物给皇上了,只是皇上还记得与雪浓的约定吗?”雪浓期望那天实现约定,与他看星星。

栾倾痕点点头,摸摸她的头发,“到时朕在城楼等你。”

雪浓一听,开心的抱住了他。

景心殿外重兵把守,林公公候在门外。

聂瑶珈在花房里走着,栾倾痕对雪浓真好,就算聂瑶珈回来,他也不会冷落雪浓吧。

那些模糊不清的关系里,谁说得清有没有爱情?栾倾痕也许一直爱着雪浓也说不定,只是他不懂。

当初她要离开栾倾痕时,就对雪浓说过,希望她好好照顾他。

雪浓做的没错,她又怎能怪她一直占有栾倾痕呢?

一只信鸽大半夜的飞来,林公公见了,去解下它腿上的信。

他犹豫半天,谁在传递消息?他是该看还是不该看?不看的话要交给谁呢?

拿捏在手里,正考虑着怎么处理。

聂瑶珈突然抢过信,“公公,这是清柳镇的朋友与我通信呢,您不会觉得不妥吧。”

林公公干笑几声:“原来如此,没有不妥,没有不妥。”

聂瑶珈朝他笑了笑,转身回房中打开信。

丫头,不毁宫的人来过,说你从此脱离不毁宫了,师傅感到很奇怪,不毁宫从来不让人活着离开不毁宫,你是怎么办到的,我最奇怪的一句话是,他们说你过得很好。不毁宫的人也在宫里吗?

是唐寿师傅的信,聂瑶珈将信烧掉,奇怪,当初织锦还死不答应她要离开,就算她立了功也没松口啊,现在是怎么了。

林公公走进来,说:“紫凝姑娘,老奴有件事还需提醒你。”

“公公请说。”

“再过七天,皇上要过寿了,您可能不知道,老奴想告诉你,希望您可以让皇上开心的度过。”

聂瑶珈点点头,对林公公感激的笑笑:“谢谢公公。”

林公公不好意思的接受感谢,静静的退出房外。

聂瑶珈抚摸着肚子,“你爸要过生日,你说我要怎么给他庆祝呢?宫里肯定是摆宴啊表演节目啊,可是他不一定快乐,那些形式只是做给外人看罢了。”聂瑶珈揉着太阳穴,非常努力的想。

栾倾痕天亮时回来,聂瑶珈不在,林公公说她没睡好,在宫里走走。

栾倾痕换上朝服,等上完朝,他要见她,有话要说。

快中午时,聂瑶珈还坐在木椅上,木桌上放着一盘点心。

太阳暖暖的照在她身上,令她有些困意。

栾倾痕悄悄走来,利用她自己的头发末梢挠她鼻子,聂瑶珈朦胧醒来,看着他,朝他会心一笑。

栾倾痕也笑了,两个就这样不过一寸距离的相望彼此,只看对方的眼睛就想笑,心里的温暖胜过娇阳。

“在这里睡怎么可以?”栾倾痕为她披上自己的披风。

“总闷在宫里也没意思啊。”

栾倾痕拿出沁雪玲珑玉,为她戴上,“这是我送聂瑶珈的玉佩,可惜她再也不能回到我面前,现在送给你,不是说明我忘记聂瑶珈,只是它需要一个女主人。”

聂瑶珈握住玉佩,上面还有栾倾痕的温度,看得出栾倾痕对它的割舍很难受。

聂瑶珈抚上他的脸,“我懂的,我不许你忘记聂瑶珈,否则她的存在就没有了意义。”

栾倾痕搂过她,没有说话。

聂瑶珈接着说:“可是如果有一天我这个替身离开,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吗?”话刚落,心脏就如掉出来一样扯痛,身体又像从前一样抽离过。

怎么!她快要穿越回去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