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47章 14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58 2016-04-08 20:15:18

  148

半个月匆匆过去,聂瑶珈没有害喜的症状,反而是雪浓一直害喜的难受,常常吃不下东西。

栾倾痕是两边都有照顾,无论分吃的穿的,日常用品都准备的很好。

聂瑶珈独自走在花园里,这些时间她又冷静下来,可能因为腹中孩子的来临,她想的很清楚了,为栾倾痕生下孩子,就是她真正离开的时候了,也许骨肉分离也很残忍,可是她若有一天穿越回去,一家三口还是会面临分离的痛苦。

墨亦从对面走来,看到她,微笑着。

聂瑶珈也笑了,墨亦的笑容总是这么温暖,见到他,烦恼会消失一大半。

“墨亦,你知道你的青悦她们在哪里吗?”相信他懂她问的是谁。

墨亦走近她,“放心,她们还好,只是骆殿尘一直没有放弃找她们。”

“他还是想利用你母亲让栾倾痕一无所有。”聂瑶珈却感叹,骆殿尘也是自掘坟墓。

“我,骆殿尘,栾倾痕,结局会是怎样,真的很想知道。”墨亦觉得事情就快被揭开了,到时就像一座爆发的火山,一切将很难收拾。

聂瑶珈点点头,“只是那个时候,我又在哪里?”

墨亦望着她,心里回答她的问题: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黄昏时,霞光映红了半边天际。

聂瑶珈走在游廊,准备回景心殿。

突然有人捂住她的嘴,将她拖到僻静的地方。

聂瑶珈挣脱开那人的手,转身一看,惊得僵住。

骆殿尘!他居然敢进卉国皇宫!为什么!

骆殿尘看着她吃惊的模样,似笑非笑的说:“你真的是聂瑶珈。”他以为她死了,听崇远贺回去提起她,他还以为是崇远贺认错了人,当在游廊里见到她的倩影时,心里的激动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表达的。

聂瑶珈马上伪装起来,“大家都把我认成是她,可惜我要再次言明,我叫紫凝,不是你们说的聂瑶珈。”她欲走开,因为害怕骆殿尘又要对她怎么样。

骆殿尘拉住她,“还在骗我,你可以骗得了栾倾痕,可是骗不了我,你说你叫紫凝,应该从来没有见过我,可是你见到我的脸,那吃惊的反应是什么呢?”

“哼,陌生人将我带来这里,我当然应该要害怕吃惊呀,不过你是什么人!不像是皇宫中人。”

骆殿尘的手劲弄疼了她的胳膊,聂瑶珈挣扎,骆殿尘从腰间取出妻无双的玉戒,“你还记得它吗?”

聂瑶珈甩开他的手,“不认识。”

“你可以继续跟我装,当我以为你死了,回到宫中痛不欲生,本来这玉戒我想在册你为妃那天为你戴上的,你却选择死去。”他倔强的握住她的手,硬是为她戴上。

聂瑶珈想摘,骆殿尘偏不让,“你休想第二次摘下它!这一世你都要受我的纠缠,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聂瑶珈无奈的叹气,她郑重的说:“你真是不怕死,居然敢在皇宫里……”

雪浓恰巧经过,看到聂瑶珈与骆殿尘拉拉扯扯,她握紧拳头,骆殿尘!她好恨他,当初是他毁了自己,还哄骗她去沁国逃避,又在交换质子那天对她百般羞辱,他却敢来卉国,她要报仇!

聂瑶珈见到雪浓和几个宫女,可是雪浓对宫女不知吩咐了什么,宫女点点头就跑远了。

骆殿尘背对着雪浓他们并未发现有人,对聂瑶珈说:“为了你,我还怕过什么!”

“你快走吧,我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再不走,就走不了了!”聂瑶珈知道雪浓与骆殿尘的恩怨。

雪浓转身离开,她恨透了骆殿尘,那个给自己污点的男人送上门来,她绝对要他进得来,出不去。

栾倾痕听到宫女说有男人与紫凝在拉扯,而且那个男人不像是卉国人,他叫上司徒冷带兵跑到宫女所说的地方。

果然,栾倾痕见到了紫凝,可没有男人在场。

周围是假山与繁密的树,假山更是像洞府一样可以穿梭其中,没有规律最容易藏人。

栾倾痕来到她面前:“紫凝,你在这里做什么。”

“皇上带着兵来,又是为了什么呢?”聂瑶珈看这阵势像是来捉贼似的,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有人看到陌生人与你拉扯,朕怕你有意外就过来了。”栾倾痕看着她眼睛,想探索她眼中的秘密。

聂瑶珈一笑,“陌生人?皇上是指男人还是女人?”她看着他,嘴角似乎在忍着笑意。

“当然是男人,女人朕还找他做什么!”栾倾痕双眉挑起。

聂瑶珈忍不住笑起来,挽住他的胳膊,依偎在他怀里:“吃醋就吃醋嘛。”

栾倾痕看了看围了一圈的侍卫,又看到司徒冷忍不住笑了,他清清嗓子:“朕问你人呢?”

“一个太监而已啊,谁这么多嘴说是男人啦,刚才有个太监也要经过假山下面,我也要过去,一退一让的可能被人误会了。”聂瑶珈还是笑着挽住他。

栾倾痕有些半信半疑,司徒冷上前说:“皇上,臣会在周围仔细寻找有没有可疑之人,请皇上放心。”

聂瑶珈心里真是喜欢死司徒冷了,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了。

栾倾痕终于点点头,对聂瑶珈说:“走吧,又不是一个人怎么还喜欢乱跑,万一出事怎么办,又没有人跟着你。”

“哎哟,谨遵圣命!”聂瑶珈打了一个可爱的敬礼手势,挽着她欢笑的走了。

栾倾痕的嘴角也有些忍不住笑,可还是强忍着,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不能失了皇帝的威仪。

司徒冷摇摇头,皇上的心只认定聂瑶珈了,虽然她不是聂瑶珈,不过皇上还是很开心,不像之前麻痹自己的时候了,刚才他嘴上不笑,可眼睛里满满的幸福。

他手一挥,下令:“将四周仔细检查,若有可疑陌生人马上抓起来!”

“是!”各将领命。

雪浓听宫女说了消息,摔碎了茶杯,她的身体颤抖,她不信骆殿尘出宫了,一定还藏在宫里的角落,她叫人:“来人!为我换衣,我要见皇上。”

宫女要进来,聂瑶珈也进来了,她对宫女说:“你下去,你们主子哪里也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