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46章 14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3 2016-04-07 20:15:34

  147

未等聂瑶珈说什么,雪浓突然恶心起来,干呕不断,她捂住嘴似乎很难受。

聂瑶珈看着她的反应,“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她想到这个心口像裂开道口子。

雪浓含着笑容,抚上自己的肚子,点点头:“快两个月了。”

聂瑶珈后退几步,这种事又发生了,那么栾倾痕对她的爱算是什么?男人真的可以把爱与欲望分得那么清楚吗?根本就是谎言!他对雪浓根本无法忘情,也许与雪浓一样,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与雪浓的点点滴滴。

聂瑶珈跑出成韵轩,跑到曾经是拈花楼的地方,梅花花瓣像雪一样飘散下来,她扶着一棵海棠树,心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说什么担心栾倾痕没有自己就活不下去,说什么自己是来为他疗伤痛,有雪浓的存在,他也会撑过去。

聂瑶珈抹去眼泪,倚在树干上,对未来一片迷茫。

栾倾痕走在宫中,看着四周,却不想让人看出他在找人,紫凝一个晚上没有回去,她又哪里了,真想拿条锁链绑住她的脚,总是乱跑。

雪浓身穿宽松的衣裙,端着酸梅和蜜饯正向景心殿走去,看到皇上的身影时,不禁叫住了他。

栾倾痕只听有人叫他,笑着转身,却看到雪浓的时候,略显失望。

雪浓小跑到他面前,笑容灿烂的说:“雪浓有事要和皇上说。”

“在这里说吧。”他的视线仍在周围探索,企图找到聂瑶珈的影子。

“我……我怀孕了。”雪浓不好意思的说出来,她以为栾倾痕会高兴,可是抬头见到他怔在当场。

栾倾痕只是轻轻点着头,“很好,很好。”可语气里没有一点开心的意思。

雪浓去牵他的手,发觉他的手好冰冷,“皇上病了吗?还是回去休息吧。”

“朕没事,朕只是……”他的眼神四处寻找着。

“难道皇上在找紫凝姑娘,刚才她去我那里了。”

“那你有没有……有没有告诉她你怀孕了?”栾倾痕皱眉问。

雪浓点点头。

栾倾痕放开雪浓的手跑掉,他找过每一处角落,连药房小屋都找过了,可是却没有人影,放眼皇宫,她会躲在哪里去?

为什么那么在意她!她只是聂瑶珈的替身而已,她知道了雪浓怀孕又怎样,为什么他害怕她伤心难过,怕她想不开!

他感觉自己背叛了聂瑶珈,居然分不清她的替身,他的爱正错乱,他的心正走进迷雾之中,找不到出路。

聂瑶珈骑着迅风在马场里奔跑,吹着冷风的她只求一点冷静。

栾倾痕终是找到了这里,大吼:“你再不告而别,朕以后绝不饶你!”明明是关心的话,他却说不出口,偏把话说得重,说得无情。

聂瑶珈看见他,不理会。

栾倾痕吹一口哨,迅风马上带着背上的聂瑶珈跑到他面前。

聂瑶珈拿迅风无可奈何,对栾倾痕没好气的问:“怎么了皇上,您找瑶珈有何事。”

“你自称瑶珈?”栾倾痕拧眉。

“是啊,皇上要我当她的替身,我就好好的做,不然还自称紫凝吗?”

“下马。”绝不容许忤逆的语气。

聂瑶珈就听话下马,规规矩矩站在他面前,还陪着讪笑。

栾倾痕拽过她的手腕,逼视着她:“你非要这样吗?你是不是因为雪浓怀孕才会这样不开心,莫非你爱上朕了。”

“爱?哈哈哈哈,真好笑,皇上懂爱吗?爱是唯一,身体和心都是专属一个人的,皇上何必提爱这个字眼,您贵为皇帝,高高在上,后宫美女如云,恐怕永远也无法做到唯一。”聂瑶珈说完,深深的吸了口气。

栾倾痕盯着她的眼睛通红,拉着她就走。

“皇上还是去守着雪浓吧,她更需要你的照顾。”

“不需要你多事,跟朕来。”

聂瑶珈跟他来到景心殿,看栾倾痕倒了一杯水,放上一粒药丸,递到她面前:“喝了它,今后朕不容许你再走远。”

聂瑶珈一闻,这是百步难,人吃了会双腿无力,几乎难走出百步,她别过脸:“我不喝这种药。”没想到栾倾痕居然用这种方法来困住她。

“朕都没有说这是什么药,你就知道它了?”栾倾痕眼眸里的深邃令人无法看透。

“肯定不是什么好药。”聂瑶珈解释道。

栾倾痕掰过她的颈,将碗逼在她的嘴角:“是朕喂你,还是你自己喝?”

聂瑶珈挣扎起来,与他拼力反抗,头一沉,晕了过去。

夜阑人静,浓雾如云,时卷时舒。

墨亦站在景心殿外,眼泪簌簌落下,他用手指拈下,苦笑,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这是何苦?

殿内一片温暖,烛光荏苒,薄纱轻轻摇曳。

聂瑶珈醒来,看到栾倾痕守在床边,嘴角还有丝丝微笑。

“你笑什么,你是不是给我喝下了百步难!”她起身。

“没有,你怎么可以喝那些药呢?好好休息吧。”栾倾痕朝她笑着,眼神也变得很温柔。

“你在搞什么鬼,你不会对我这么好的,可我已经答应你做好聂瑶珈的替身,你还要怎样!”她的情绪再次失控,掉下眼泪。

林公公劝说她:“紫凝姑娘!您怎么能这样误会皇上啊,他有多担心你啊。”

聂瑶珈觉得自己很痛苦,她走就好了,反正他有雪浓,以后还有他的孩子!“让我走,让我走!”

“你怀孕了怎么可以走!”栾倾痕按住她,突然说了这句话。

聂瑶珈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胡说。”声音有些无力。

“墨亦诊过脉了,你怀了朕的孩子。”栾倾痕搂住她,曾经他希望聂瑶珈为他生一个孩子,可惜永远的失去了她,现在,她的替身紫凝有了身孕,他的心里还容易接受。

墨亦从门外走进来,迎上聂瑶珈的眼神,他点点头,示意栾倾痕说的都是真的。

聂瑶珈的身子一松,那就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就离开吧。

她与雪浓同时怀孕,接下来,又要迎接什么呢?她闭上眼睛,难以想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