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37章 13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5 2016-03-29 23:30:57

  138

人们惊慌之际,栾倾痕冲过去横抱起她脱离险境,在薄薄的雪地上转了几圈。

聂瑶珈在旋转之中,面纱随风飘走……

“啊……”有些人已经看清她的脸,不禁站起来轻呼。

栾倾痕低头看她,这不是他朝夕想念的脸吗?聂瑶珈!你终于回来了!你没有死!

栾倾痕久违的笑容震撼全场,这女人简直就像一贴良药啊。

墨亦哽咽,那是她吗?真是她吗?可是感觉不太对啊。

聂瑶珈多想回应他炽热的眼神,可惜她仍要先把他打入冷谷,强装出笑:“皇上,您可以放下紫凝了吗?”

紫凝?她叫自己什么?栾倾痕放下她,握住她的双肩:“你是瑶珈对不对?”

“瑶珈?何人?”她双眼亮晶晶的盯着他。

众人一听,觉得这事有戏,接着看。

栾倾痕摇着头:“不,你为什么要装成别人?告诉我,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此时看到她的样子不知道该笑还是高兴的哭了,完全不在乎那么多人存在。

聂瑶珈突然笑了起来,“皇上这是和紫凝演戏吗?我从小生活在清柳镇,今年第一次到城里呢,能为皇上表演是紫凝的福气。”她向他行礼。

栾倾痕蹙眉,笑容没了,“你在骗我,是你在和我演戏!”他不要失望一次,不,是绝望。

聂瑶珈一怔,他说得没错,她在和他演戏,矛盾的心挣扎过后,她不能承认。

“紫凝谢皇上救命之恩,风雪渐大,请皇上回宫歇息吧。”她越过他身旁,被他拉住。

栾倾痕认为是她,又觉得不是,他的眼睛湿润了,视线模糊,拉住聂瑶珈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一把将她拉入怀中,“从今天起,你留在宫里,为朕……表演。”

聂瑶珈没有说话,从这一刻起,她要天天演戏给他看,也许她的心会在今后的日子里被一片片撕碎。

雪浓倒退几步,眼睛模糊起来,栾倾痕宁愿守住一个替身,也不愿接受其它女人,她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取代聂瑶珈,甚至连她的一个替身都不如。

墨亦决定去查查这个叫紫凝的女人,天下哪有长得这么像的?他相信紫凝就是聂瑶珈,因为她们身上的气质太像了。

除夕之夜就这样收场,栾倾痕在守岁之夜吃了很多饭菜,气色马上好了许多,林公公命人收拾了空盘子,欣慰的退出了房外。

烛光下,栾倾倾不眨眼睛的看着聂瑶珈,嘴角浮现浅浅的笑,“瑶珈,今后你住在景心殿,朕再也不容你离开。”

朕?他叫着聂瑶珈的名字,却不再用我自称,可见他心底里很清楚,紫凝是紫凝,是一个替身而已。

聂瑶珈也不得不将戏演下去,因为她看到他好好吃饭了,算是成功了一小步,“皇上,我叫紫凝,不是瑶珈啊。”

“朕说是,你就是!不许再提紫凝这个名字。”栾倾痕的手捧住她娇嫩的脸庞,凑近她的唇,亲吻上去。

聂瑶珈猛推开他,站起来靠在门上,眼神闪烁,她在做什么!怎么没有想到需要接触身体呢?有些不知所措,栾倾痕当她是替身,却还要碰她吗?有些醋意,可又好笑,自己吃自己的醋。

栾倾痕双臂撑在她头两侧,身子贴上她的,不让她逃脱,“不可以拒绝朕。”他将手放下来搂住她的腰,亲吻着她的颈,胸,撕扯的衣服凌乱不堪。

栾倾痕吻着她的胸前,看见胸前没有昙花胎记,他的眼神暗了暗,原来这个女人真的不是瑶珈,心里很痛,停止动作甩门而去。

聂瑶珈拉回撕碎的衣服,手轻轻护住胸前,那昙花胎记其实如守宫砂一样,在她第一次交给他后,就已经消失了,后来他们在一起,栾倾痕并未留意到它消失了。

如今到成了证明她不是聂瑶珈的最有力证据。

次日,阳光见好,处处闻见梅花香。

宫女在清扫着昨晚下的雪,看见聂瑶珈走出来,都不禁多看她两眼。

聂瑶珈查觉,没有放在心上,独自去了一个想要去的地方。

筱妃曾住的寝宫里冷冷清清,聂瑶珈感叹人去楼空的凄凉,筱妃还是芳华的年纪,却为了一份得不到的爱而早早离世。

她心底有没有一丝后悔呢?

司徒冷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皇后也想念筱妃吧。”

聂瑶珈一惊,镇定的说:“什么皇后,你们都把我错认成另外一个人了吧。”

“不然,你和筱妃不认识,来这里做什么?”司徒冷反问她。

聂瑶珈回头,嫣然一笑:“这里又不是禁地,我四处走走,恰巧来到这里而已。”

司徒冷看着她,脸上没有表情,“我叫司徒冷,是御林军副帅。”

聂瑶珈点点头,“你认识这宫里的主人?”

“她是我曾经最爱的女人,不过现在,我把她当一个老朋友缅怀。”司徒冷笑着,眼中已没有任何悲伤了。

聂瑶珈想,司徒冷的爱跟随着筱妃一同死去了吧,不过,看他像重生了一样,将来也会找到属于他的爱情。

司徒冷叹息后,说:“请姑娘随便转转,我先办事去了。”

聂瑶珈点点头,只到他离开,自己经过无尘小楼,经过已经消失了的拈花楼,经过浮尾宫,经过马房。

迅风见了她兴奋的甩着尾巴,聂瑶珈摸上它的脖子,“你还认得我?迅风,我只能与你相认,以后可以经常与你说说话吗?”

迅风没有动,眼睛里似乎懂聂瑶珈。

栾倾痕刚好骑着马从外面回来,看见她,眼中一抹犀利。

他在前刻听到薜晚烟的调查,清柳镇不过十几户人家,是个很小的村子,紫凝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他还将画像拿给他们看,村里人都说正是她。

胸前没有昙花,又加上这些证据,他不得不相信他的瑶珈并没有回来,紫凝只是一个她的替身。

栾倾痕伸出手,双眸中未含一丝温度,脸上也不见喜悦之色:“过来。”

聂瑶珈忐忑走到他面前,他抱起她上马,自己也上马,一扯马绳,马儿迅速冲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