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29章 13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07 2016-03-21 20:09:50

  130

聂瑶珈在沉华宫入住,骆殿尘经常过去看望。

其实说是看望,他只是经常不说话的盯着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或是一天。

聂瑶珈被他看得忍受不了的时候,冷冰冰的问他:“骆殿尘,你是皇帝,应该把时间放在政务上。”

骆殿尘的眼睛微微弯起,笑着说:“你终于又叫朕的名字了,在卉国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叫朕的,好怀念那时的我们,一起飞在天空的那天……”

“是你变了!不,也许你的内心一直充满着欲望,皇位,权势,斗争,才是你内心最渴望的,不惜手段。”聂瑶珈把她所认识的骆殿尘一一说了出来,她觉得他更像一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任何一切他都想尽在掌中,也许对她的执着,只是因为他想抢夺。

“我承认你说的,可是你不能否决我的爱,三天后是个黄道吉日,你准备册封为妃吧。”骆殿尘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聂瑶珈追到他身后:“那伯母呢?封册那天,我要见到她。”骆殿尘的花招太多,她不能不防。

“好,都依你,只要你乖乖穿上嫁衣。”骆殿尘朝她一笑,负手离去。

聂瑶珈倚在门边上,无力的滑下身体,如今满脑子里都是栾倾痕的样子,偏偏此时最想念他,他应该恨自己了吧,恨比较痛快一些,她不要栾倾痕因为爱而受罪,况且她……

是不会让骆殿尘如愿的。

卉国。

栾倾痕听着薜晚秀的禀报,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手指狠狠的将桌上的纸捏碎,他双眼充满杀气,令景心殿都裹上一层寒霜。

薜晚秀一动不动的站在殿内,接受着他的寒冷,“主上,怎么办。”她知道他会有所行动的,只要是聂瑶珈的事,他都会放在心上,沁国那边都传来要册妃的消息了,他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栾倾痕挥挥手,“你先出去吧,让朕好好想想。”

薜晚秀点头,静静的退出去。

栾倾痕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飘雪,他记起曾对聂瑶珈说过,不背叛,不欺骗,不离弃,不分离,可是这四个她全做到了,背叛他的爱,欺骗他的情,如今离弃他,与他分离……他冷冷的笑起来,果然,天下可信之人只有自己。

雪花悉数飘来,像回应他身上同样的冰冷。

三日后。

沁国举行了隆重浩大的盛礼,沁国上下都沸腾了,这场册封妃子的仪式举办的比当时娶皇后那时还要盛大。

阮秀芜被服下了药,只能走路,却不能开口说话,骆殿尘怕她劝服聂瑶珈,会让她改变主意。

阮秀芜被一个长相凶恶的公公钳制着,只能远远的望着那红地毯延伸的大殿,她流下泪,因为她又一次对不起倾痕了。

人潮涌动,红色的装饰物铺天盖地。

骆殿尘一身暗红龙纹长袍,威严且俊逸,无疑成为近千人中的焦点。

他站在殿外,笑着看着地毯那头的聂瑶珈,在几十位宫女的簇拥下缓缓走来。

他惊艳,聂瑶珈的美在成为他妃子这天如娇艳的牡丹绽放,她一身红底金色凤纹嫁衣,长长的裙拖尾,金丝玉带环腰,不盈一握,长发垂在背上,头上戴着金凤凰头饰,虽然面容被头饰垂下的珍珠帘挡住,可是他依然能想像她有多美。

阮秀芜在人群中看到聂瑶珈时就挣扎着想冲上去,被那公公拉住,不让她动弹。

周围的人都在笑着,迎合着这场盛礼,聂瑶珈透过珠帘望着骆殿尘,她一步步走近他了……

忽然天空中飘散下许多红色的碎布条,像红雨一样落下,缭乱了人们的眼睛。

“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

骆殿尘处事不惊的打量周围,只见从皇宫大殿的屋顶后出现了栾倾痕,他一身白衣,飞跃而来,伴着红布条一同缓缓从空中落下,正好立在骆殿尘与聂瑶珈之间。

阮秀芜瞪大眼睛,她没有想到他们母子见面竟然是在种情况下,她看着儿子的脸,不知是哭还是笑了,看他看着聂瑶珈的眼神就知道他有多爱她了,怎么办!都是因为她啊。

聂瑶珈自己掀开珠帘,瞪大眼睛看着栾倾痕,他是自己来沁国的吗?不知道这不是卉国皇宫,他在这里有多危险!这个笨蛋这个傻瓜!

所有宾客,大臣都静了下来,谁不认识天下第一美男栾倾痕啊,他堂堂卉国皇帝为什么跑到沁国?来做客?不像,难道是来捣乱的?

骆殿尘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卉国皇帝来做客朕的喜宴吗?可这一身穿着,不太像啊。”故意穿白色,大煞风景。

栾倾痕的目光从聂瑶珈身上转到骆殿尘身上,冷峻的面容如同雕塑,“如果朕说,你的册妃仪式到此为止呢?”

“哈哈……栾倾痕,你说了一个笑话就行了,不要耽误我们的吉时啊。”骆殿尘边说边走过去,越过栾倾痕身边时,被栾倾痕单臂拦住。

“栾倾痕,你问一下瑶珈,嫁我可是她心甘情愿的。”

栾倾痕望着聂瑶珈,没有说话,对骆殿尘说:“今生今世,她聂瑶珈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人。”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不是深情的样子,而是霸道的语气,势在必得的样子。

聂瑶珈放下珠帘,好掩饰自己的神伤,冷静过后对栾倾痕说:“请你走吧,不要破坏了我们的喜宴。”

“喜宴?”栾倾痕走到她面前,毫不怜惜的抓住她的手腕,此时骆殿尘抓住栾倾痕的手臂,“你闹够了吧。”

聂瑶珈眼神闪烁,对骆殿尘说:“你先放手,我有话对栾倾痕说。”

骆殿尘的眼神一暗,他凑到她耳畔:“你是不是想要栾倾痕救他母亲?你尽管说吧,如果那样的事发生,你的好友墨亦将会死得很惨。”

墨亦!聂瑶珈万万没有想到,墨亦在他手里!墨亦被关在哪里她根本就不知道,骆殿尘的筹码真的好狠,不,她还没有输,还有一个最后的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