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25章 126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4 2016-03-17 20:11:31

  126

这一夜,注定不能平静,即使现在四处人烟稀少,只有巡兵经过。

司灯房内刚点燃火炭,秀兰和常惠早早就躺下休息了,因为不必当值,谁让皇上亲自点名让聂瑶珈去呢。

各房公公都待聂瑶珈毕恭毕敬,她们再也不敢欺负她了。

聂瑶珈收拾一下,提着灯去了景心殿。

踏进去,却是灯火闪亮,栾倾痕一身黑色长袍,上面绣着繁密的暗金色云纹,披着黑色裘毛披风,领边黑色光泽的裘毛彰显着他的身份无比尊贵。

灯光下栾倾痕的脸上投着暗暗影子,长长的睫毛下也投着影,遮住了他眼眸中深藏着什么。

聂瑶珈再一次感觉到,栾倾痕的霸气时不时的会散发出来,有些陌生,有些遥远。

栾倾痕见了她,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忘记告诉你今晚不必来了,有些事,你还是不要见到的好。”

“我没什么可怕的,越是危险的时候,我更要在你身边。”聂瑶珈放下灯笼,握住他的手,手心传来冰凉一片,她双手捂热它,“我能温暖你的手,可是你的心呢?今夜之后,怕是更冷了。”

栾倾痕最敬仰他父皇,可是要对付兄弟,他有愧于先皇,不对付,卉国会发生叛乱。

栾倾痕对她淡淡一笑,“只要你在,心还是热的。”

司徒冷进来:“皇上,探子回报,百名高手已进了宫中。”

“好,太后还有其它妃嫔都安置好了吧。”

“是的,有重兵看护。”

栾倾痕点点头,对聂瑶珈说:“终于来了,你到花房里等我,我会好好的回去找你。”他轻轻推着她的背,让她进花房。

聂瑶珈假意点点头,进了花房去。

栾倾痕与司徒冷走出景心殿,到了紫銮殿。

栾倾痕一步步登上龙椅,慵懒的姿势倚着,只待栾沛离进来。

卉国皇宫内暗潮汹涌,黑夜漫漫,百人偷偷靠近了紫銮殿。

栾沛离一个手势,分两路人从左侧和右侧潜进殿内,他随其中一队进到殿内,脚步刚一落定,殿门突然掩上。

殿两侧冲出来近三百名侍卫,一半在前排,手里握有弓箭,后排握着刀剑,寒光凛凛。

栾沛离一看中计,额头上青筋暴露,指着栾倾痕喝道:“你!舅舅呢?”

“栾沛离,你还叫他舅舅?若不是他,朕怎么知道你要来刺杀朕呢?”栾倾痕在龙椅上,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原来如此,你要杀了我?”

“你若投降,朕可以饶你一命。”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栾沛离一脸的不屑,没有想到功亏一篑,败在他相信别人,就是亲人也不例外。

沁国兵马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他又错信骆殿尘了吗?难道他注定败北在此?

“想活命的,就杀出去!”他一声令下。

跟随他来的百人虽是高手,可是当他们动手,弓箭手就将他们射死一半,一时在大殿内血流成河。

栾沛离发狂的用刀杀出一条血路,栾倾痕看着他离门越来越近,眉轻轻一挑,内心虽然还在犹豫着,可是掌心已凝聚一股戾气,对准他的后背攻去。

栾沛离受了戾气,口吐鲜血,回头看一眼栾倾痕,好恶毒的武功,但是好厉害,此等武功他是怎么学来的,在江湖上怕是无人能及吧,没有人可以伤到他吧。

眼见自己带来的人死得越来越多,他带着伤打开门跑出去。

仓惶逃到一个角落,栾沛离无声的失笑,他笑自己轻信他人,低估栾倾痕的武功和力量,生存对他还有什么意义?

聂瑶珈穿过游廊,她必须去紫銮殿,怕栾倾痕做出自己后悔的事。

栾沛离看见她,起身拿刀拦住她,“好久不见。”这四个字他对她说过一次吧,他们的缘份总是很短,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你?”聂瑶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次下毒让他变得疯子,现在的他已经好了,应该记恨自己吧。

“聂瑶珈,你跟着栾倾痕有什么意思?不是皇后,而是区区一个宫女了。”如果,如果跟随他浪迹天涯,他愿意放弃曾经想争取的一切。

“身份有那么重要的吗?你就是因为太执着于身份,才会走到今天。”

栾沛离冷冷的笑起来,钳制住她的身子,将刀架在她颈边,“我想如果我死,有你陪着,让栾倾痕成为孤家寡人,一定大快人心。”

“如果你想杀我,我有能力阻止你吗?”聂瑶珈的手指悄悄用拇指掰开另一只手指上的银戒,上面有很短但很细的针。

这上面是有毒的。

栾沛离犹豫着,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

栾倾痕和司徒冷带人跑出来,将栾沛离包围起来。

栾倾痕看到聂瑶珈,眉头紧锁。

“栾倾痕!谁也无法伤及你,但是,你的眼神告诉我怎么对付你了!就是她!”栾沛离一用力,刀锋离聂瑶珈的喉只差一分。

聂瑶珈的手垂下去,必要时她会将戒上银针刺入栾沛离身体。

栾倾痕背过的手紧紧攥起,手心有汗,可是他脸上装得不在乎:“你以为朕会为了一个女人放过你吗?栾沛离你太天真了,女人天底下多得是,朕高高在上,多少女人都信手拈来。”

聂瑶珈没有在意,她明白栾倾痕的用意。

栾沛离哼笑一声:“以前我是天真,现在我非常清楚,她是你的软胁,我知道我必死无疑,但有她陪我,也就够了。”他专注的看着聂瑶珈的脸,在凑近她耳畔说:“有你真好。”

栾倾痕的掌心早凝聚起一股气,就在栾沛离举起刀时,他情急之下出掌,正好击中栾沛离的心脏。

“不要!”聂瑶珈在看到他举起刀时就明白,他不会杀她,如果要杀,何必举起刀作样子呢?栾沛离是抱着求死之心了,有意要引栾倾痕杀了他。

栾沛离跌撞到墙角,身体滑在地上。

聂瑶珈过去看着他,眼睛里夹着泪花,“为什么不杀我了。”她知道他已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