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17章 11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2 2016-03-09 20:15:45

  118

聂瑶珈别过脸去,她能感觉他的眼神里是失望,是难过,是愤愤难平,是纠结,这些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团熊熊大火向她扑来,然后,她的心也被灼伤了。

“请皇上恩准。”

“好,朕准了,然后呢,你对朕再也无话可说了吗?”

聂瑶珈只能摇摇头。

雪浓正巧端着香茶进来,撞见他们二人,行色有些拘谨,“皇上,皇后。”

她因为紧张,所以进门槛儿时不慎被裙摆拌倒,整个人就要摔到地上。

聂瑶珈正打算扶她,没想到栾倾痕更快一步,将她搂在怀中,茶杯瞬间落地,碎了一地。

雪浓一见,离开栾倾痕的怀中,跪在地上说:“是奴婢不小心,这就尽快收拾。”她慌忙的捡地上的碎片。

栾倾痕轻轻叹息,“不要捡了,你去休息吧。”

雪浓将碎片篼在自己处层的裙里上,静静退下。

然而这一切,在聂瑶珈看来,是关爱,是心疼,他们之间流露着一股暧昧,让她发现自己是个局外人,该离开的,不是雪浓,而是她。

聂瑶珈黯然转身,被栾倾痕拉住手腕:“你刚来,这么快要走?”

“其实不该来,看到不想看到的。”她推开他的手,还是离开了。

一步步走下石阶,风吹乱了她背后的发,她命令自己把栾倾痕的一切统统忘掉,带她出游,在海棠树下起舞,为保她救了父亲,为治她眼睛耗损内力,为带她回卉国,千里寻她……也许还有好多他的好,自己还都不知道或是忘记了,可是,只能将这些埋藏。

栾倾痕,一个帝王,会只爱她一个人?雪浓在他心里,也有位置吧。

所以,她暂不想自己会不会穿越回去,就是爱,她要的也是唯一。

栾倾痕直直的望着她消失在视线,垂下头,伤痛难挡,嘴角溢出血丝,含着苦笑闭上了眼睛。

聂瑶珈心神恍惚的走着,直到撞见一个人,太后。

“给太后请安。”

太后拉过她,“来,和我一起到桥上,本宫有话对你说。”

两人站在桥中央,太后便起了头:“瑶珈,本宫相信你是个识大体的女子,聪明能干,但是女子最重要的是声誉,你到沁国的事在卉国百姓之间流传成什么样子的你知道吗?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女子再也不适合皇后这个位置。”

聂瑶珈安静的听着,不流露任何想法和思绪,“太后不用说,瑶珈也自知,即使清者自清,也难睹悠悠之口,所以,太后请定个日子,罢了我的皇后头衔吧,让我与我父母远离这里。”

太后意外她这次肯这样罢休,有些过意不去了:“身在帝皇家,命运总是折磨人,你不要怪本宫不顾及情面。赐你们大宅和银两,不会亏待你们一家的。”

“那谢过太后了,瑶珈等着您取走凤冠,告退了。”

浮尾宫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凄凄沥沥,听得人心都酸了。

聂瑶珈将凤冠与霞披整理好,还有胸前佩戴的沁雪玲珑玉佩,哪次遇到栾倾痕再还给他。

坐起,身子一晃,她自己像脱离了身体,心跳得极快,一瞬间,她像有两种意识,但很快就消失了。

她揪着心脏处的衣服跑到门外,沁凉的雨淋湿了她。

“带我回去呀!回去呀!为什么一次次给我这样的感受,却不把我带回去!”聂瑶珈跪在雨水里,任雨滴打着自己的脸。

小安子打着伞正从外面回来,见她跪在地上,忙过去扶她。

五日后。

沁国传来消息,骆天普的朝代已经过去,他驾崩了,骆殿尘很顺利的继承皇位。

但是,骆殿尘除掉了几个兄弟,待遇好点的也是软禁终生。

而素绾也在他登基后第二天便大婚,听说是骆天普的遗诏,当百官宣读,一个是迎娶素绾,封为皇后,二是永远不可迎娶任何一个叫聂瑶珈的女人。

话说,这第二条令百官上下百思不解,可是聂瑶珈懂。

远在千里之外的她明白,骆天普的苦心,也好,聂瑶珈不仅可以摆脱骆殿尘,也会和栾倾痕说再见,他们都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生命里。

一切,该放下了。

沁国。

得到了天下骆殿尘却没有想像中的快乐,他身着龙袍走在大殿中央,昨夜他大婚,素绾是很美,可他冷言相对,说素绾只不过是一个维持和平的工具。

可是素绾说,宁为工具,换来和平,心甘情愿。

十二个字,让骆殿尘气极,他觉得素绾就是栾倾痕调教出来的,都是伪装。

大婚洞房,他要了素绾,素绾告诉他,在卉国有一天曾见过身为质子的他,从那以后,她就希望可以成为温暖他的人,不再让他的影子孤单。

骆殿尘披上衣服,不屑的离去,除了聂瑶珈,没有一个女人可以牵动自己的心了。

是的,唯独少了她,所以他现在才不快乐。

公公进来禀报:“皇上,有位自称卉国大皇子的人求见。”

“栾沛离?他怎么来了,他不是疯了吗。”

骆殿尘一个眼神,公公立即明白,将栾沛离带进来。

栾沛离还是行了礼,“见过皇上,恭喜皇上登上帝位,又娶美人妻。此次来,我不想拐弯抹角了,我想与沁国联手对付栾倾痕。”

“兄弟相残?呵呵。”语气里有些嘲讽,但他自知,前几日他也刚刚害了他的手足。

“他根本不是我的亲弟弟,想必您也听说过,他的母亲当年怀上他是不明不白,只是我父皇顾念情面,才认了他。”

“联手可以,可是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第一,我的舅舅还在卉国为官,他作咱们的内应,第二,我的人已经查到栾倾痕的母亲没有死,她正躲在一个镇上,到时抓她来威胁,还可以逼她说出栾倾痕的身世,不就可以让他退位了吗?”栾沛离的眼神里充满着血腥,心里早已燃起杀戮之火。

骆殿尘客套的笑了笑,“嗯,让朕考虑一下吧,这些日子你就住在沁国宫中,具体事宜咱们日后详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