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13章 114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6 2016-03-05 20:06:14

  114

队伍行至一半,也刚好过了沁国国界。

聂瑶珈狠敲马车墙,太监公公问:“娘娘怎么了?”

“唔……我,我一直想吐。”聂瑶珈掀开帘子,一直作呕吐状。

公公马上跑到前面马车问皇上。

栾倾痕让墨亦为她看看。

聂瑶珈看到墨亦吓了一跳,“墨亦?你也在随我们同行?”她还担心过他何时回卉国,栾倾痕居然没有怪罪他,难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作用吗?

墨亦冷静的说:“看来你并不想看见我。”他察觉到聂瑶珈脸色不对。

聂瑶珈低下头,“你能帮我吗?”

“帮,只要你觉得幸福,自由,我一切都帮愿意帮你。”

“我不舒服,想到山头上吹吹新鲜的风,也许会好一些。”聂瑶珈懂得他会助她,也不多说什么,将病装得自然。

栾倾痕听了,点点头应允,但要两个奴才陪同。

墨亦进马车,此时的心还真忐忑,山头下是一道极高的滑坡,坡下应该就是长河,她不会那么傻吧,那不等于害了她吗?突然担心起来,又怕栾倾痕查觉到。

栾倾痕闭着眼睛,突然想起带聂瑶珈出游时的日子,那时候她可没有因为乘马车而感到不舒服,他蓦的睁开双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马车,墨亦也感觉到大事不好,一同跟去。

聂瑶珈站在山头上,看见栾倾痕和墨亦跑来,她对两个奴才说:“你们看皇上跑来作什么?”

两个奴才齐回头之时,她一跃跳下,连续翻滚下山坡,整个人掉进河里,再也不踪影。

栾倾痕亲眼看着她落入湍急的河流之中,她不会水的,宁可冒着会死的危险也要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他吗?到底他要怎么做才会让她原谅?

墨亦真的后悔极了,他以为聂瑶珈有什么脱身的好法子,没想到这个傻丫头!

栾倾痕吹响口哨,从远处飞来一只雄鹰,在头顶上盘旋,后来它马上又飞走了。

墨亦像在哪里见这只鹰,它不普通,毛色都是黑中带红,这么特别的鹰他不应该忘记的啊。

对了,是不毁宫的鹰,曾见它出现在不毁宫的人出现时,为什么栾倾痕会!

栾倾痕一时气急攻心,嘴角溢出血丝,他的眼睛红红的,对墨亦交代:“你传朕令,都马上回宫,太后若问朕去向,就说朕随后就回宫。”

“可皇上你的身体……”

“不防,走吧。”

墨亦担心的不止栾倾痕一人,还有聂瑶珈,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能打住这场战争?

分明爱着彼此,却要折磨的遍体鳞伤,爱情,为什么是这样子的呢?

栾倾痕独自沿着山坡一直走。

落入水中的聂瑶珈被湍急的水带到岸边,她庆幸,自己的水性极差,幸好河水不深,否则她这次真要陪了性命。

全身湿湿的,秋风微凉,她要尽快找个落脚的地方。

一直走,经过芦苇地,她见到一个很鬼魅的铁门,门上印有盘龙的图样,门环很小,可是铁门为什么会在山的洞口上呢?不会是有人住在山洞里吧。

她敲敲门,无人回应。

蹲坐在门口,希望能看到人影,四处好几里地都没有人家,只能寄托这家人了。

一只鹰突然飞跃在空中,聂瑶珈抬头疑惑的看它。

一群红衣人跑到这里,有一人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主上找的就是她了吧。”

聂瑶珈站起来,不毁宫的人?他们在找她吗?为什么。

红衣人冲过去,就将她绑起来,开了铁门,带她进去。

聂瑶珈看着长长的黑暗通道,然后来到一个灯火昏暗的房间,这里锦被玉床,家具摆设,样样齐全,如果她没有推测错误,这里就是不毁宫。

误打误撞居然进了不毁宫,他们抓她做什么?算了,总有有人来找她的。

也不知是晚了还是累了,她倒在温暖的床榻上睡着了,完全没有听到有人进来了。

白色面具上的花纹渲染着一边,一身红色披风将他包围的严谨,他便是那天在沁国想截走聂瑶珈的人。

聂瑶珈轻轻动了动身子,睡梦中的她觉得有人正盯着她,她假装又换姿势将手放在发钗上,如果此人对她不轨,她就……

面具男子蹲下,准备为她拉上被子。

聂瑶珈拔下发钗向他刺去!

面具男子早就料到般握住她的手臂,她手里的钗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你是!”聂瑶珈对他印象很深,一眼就认出他。

“你还记得我。”声音透过面具发出来,显得沉沉的,低低的,略有一些沧桑感。

“如果你真的是栾倾痕手下的话,那么你想拿我怎么办。”万一刚刚冒险逃离了栾倾痕身边,又来到他手下的范围,她真不如撞死算了。

“你那么讨厌回到他身边吗?”

聂瑶珈看着他冰冷的面具,深思下面究竟是张怎么样的脸?是丑陋不堪,还是风华绝代?

面具男子发现她探究的眼神,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你还没有回答呢。”

“有太多的原因,我不属于这里,你会懂我的处境吗?”

面具男子摇摇头。

“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我的心情,还有痛苦,呵,先不说他对我的舍弃,单单论我不属于这里来说,比掌握我的生命还要难,也许哪天说走便走了。曾经我想试着接受,却随着他对我的舍弃一同被打败了,面对他,就变成一种不真实。”聂瑶珈的眼睛红润,嘴角还渗些苦涩。

面具人还是摇着头:“我真的不明白你。”

聂瑶珈抬起头:“你是不毁宫的宫主吧,怎么称呼你?”

“啊……我叫织锦。”他没有承认自己的是宫主身份。

“那么织锦,你能放我走吗?”如果他不放,证明不毁宫效忠于卉国皇室。

织锦犹豫片刻,拉上她的手,便去了一个地方。

走了好久的时间,才从黑黑的通道走出一道门,谁知道门外居然是另一番天地,百花开放,蝴蝶和蜜蜂在花间雀跃,湛蓝色的天空如洗过一般,丝丝白云如薄纱散漫在天空,远处的山间笼罩着妖娆的雾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