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40章 14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2 2016-04-01 20:16:57

  141

墨亦转头看着栾倾痕,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栾倾痕看着聂瑶珈:“你这个女人原来是水性杨花啊,跟墨亦在这里偷情?”他的声音冰到极点,语气更是挖苦讽刺。

聂瑶珈将墨亦拦在身后,反击道:“彼此彼此,皇上的脖子上还挂着证据呢。”她一直耿耿于怀,到底是谁亲了栾倾痕啊。

栾倾痕上前一手拉住她的胳膊,“朕是皇帝!你算什么,能管我?”他甩开她,丝毫不在意她眼中的伤痛是什么。

聂瑶珈怔住了,她沉默了一会儿问他:“如果聂瑶珈回来了你会不会这样对她?或者你根本也恨聂瑶珈?你心里因为她的背叛所以一直憎恨她是不是!”她还以为栾倾痕是爱她的,可是他的态度证明,聂瑶珈的背叛已经深深烙在他心里。

所以,他连一个替身也不放过,将她禁锢在身边却处处折磨她。

栾倾痕冷哼一声:“你不需要管我心里是怎样想的,不过你的情人朕不会放过!来人!将墨亦押去死牢!”

侍卫上前将墨亦绑起来,聂瑶珈抓住栾倾痕的衣袖,“你为什么要押他去死牢!有那么严重吗?”

“在朕的后宫偷情,当然要死。”栾倾痕看她越是求情越是要对付墨亦。

墨亦在被押走前对聂瑶珈千叮万嘱:“不要说我的事,不要说你的事,不要说他的事!好好保护自己就好。”

聂瑶珈追了几步,看着墨亦的身影消失,她都明白,墨亦认出她了,他不希望她为了救他会说出一切秘密,墨亦到这个时候还关心她,让她觉得心里好温暖。

而身后却是一道冰冷,她无需回头,就知道栾倾痕是什么样的眼神。

一日过后,聂瑶珈在景心殿里走来走去,一直没有见到栾倾痕的人影,他是故意不来是不是,知道她肯定会纠缠他为墨亦求情。

墨亦生死一线,又是因为她的原因被抓,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林公公瞧着她,劝道:“紫凝姑娘,你别走啦,老奴我头都晕了,皇上不会回来的。”

“那他在哪里歇息?”

“这……老奴不能说。”

聂瑶珈定定的看着林公公,“他在某个女人宫里对不对?”其实不需要问出来,她心里已经给了自己答案。

林公公微微低低头,不好多说话。

聂瑶珈披上披风出去,外面飘雪飞扬,绕在她身边,像是要带走她满眼的悲伤。

她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救墨亦,他如果死了,她一生都难安,而且墨亦的死,就是真的结束了她对栾倾痕的爱。

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睁开眼睛时,她便有了主意。

当天晚上,聂瑶珈偷偷跑去了死牢,从远处射出银针,看守侍卫就晕倒在地。

聂瑶珈找到墨亦,“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用刑?”

墨亦瞪大眼睛,着急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多危险知不知道!”责怪语气里却是关心。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为我担心,我又怎能输你,等你处死啊,来!吃下这颗药。”

墨亦接过闻味道,“你想用这个让我假死?”

“是啊,只有这样,他才不必处死你,可能要受点委屈,到时会把你扔到乱葬岗,药效一除,你就远离皇宫自由了。”

“不行,我不想离开,好不容易进宫可以去看望父亲。”即使只能看一个牌位,他也觉得离父亲很近,他一旦出宫,就等于回到原点,在外还要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以后母亲将身世之迷澄清,他这个“死人”站在栾倾痕面前多荒谬?

“你们是兄弟对不对。”

“这事以后你一定会明白,你快走啊,我再想办法,皇上并不是残忍的人,他只是被妒忌蒙蔽了内心,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已。”

聂瑶珈点点头:“既然你不想离开,我就进行第二个计划,你等着,我绝不会让你有事。”她跑出去,将看守侍卫胸前的银针取出,不能让人知道有人进过死牢。

天黑下来,聂瑶珈跑着想回景心殿,却听见了附近有说话声。

她抬头四处寻找,见到一面窗户有两个对着头的人影,一男一女,男的一看就知道是栾倾痕,而那个女的有些熟悉,却记不起是谁。

看样子像是在下棋,女的不时发出笑声,而栾倾痕则没有动静。

聂瑶珈握紧拳头,好啊栾倾痕,你很行啊,有她在也会找别的女人,她也要来真格的了,一味的忍让换来的只是残忍的对待。

不是抢他的宠爱,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救墨亦她不得不用些心计了。

夜里,聂瑶珈穿上曾经经常穿的衣服,梳起曾经的发髻,看着铜镜中的人,时间真的好像回到了他们初识的时候。

而现在,竟然无法坦然面对,她还要让自已装成曾经的自己。

出来时看了林公公一眼,知道他在守着,走到花房里,将其中一个花盆推倒在地,发出破碎的声音,她瞬间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林公公一听花房里有声音,不放心的去看看,见聂瑶珈躺在地上马上去叫人将皇上找回来,还叫了太医。

聂瑶珈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人慌乱,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一次赌的是栾倾痕的心还爱不爱聂瑶珈。

会赢还是输?

林公公一路小跑到成韵轩内,喊着:“不好了皇上!”他路上踩了雪一进门口差点摔倒。

栾倾痕正与雪浓下着棋,对林公公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事值得你这样惊慌。”

“皇上,那个紫凝在花房里昏倒了!”

栾倾痕手里的黑子从指间滑落,他瞪着眼睛站起来:“怎么回事!”他边问边披上披风。

“不知道,她是突然昏倒的。”林公公就知道皇上肯定担心她,否则他也不会这样着急来通报啦。

栾倾痕转身跑回景心殿,雪浓坐在棋盘前,将所有棋子推倒在地上,趴在上面哭了起来,为什么栾倾痕要对一个聂瑶珈的替身如此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