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39章 14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50 2016-03-31 20:12:08

  140

快天亮,聂瑶珈醒来,看到栾倾痕趴在床边睡着了。

聂瑶珈抚上额头,头还是痛,不太舒服。

栾倾痕醒来,关心的问:“好些了吗?”

聂瑶珈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你不需要这样看着朕,朕只是不想你死掉,毕竟你拥有这张脸。”他摸上她的脸,没有表情的解释。

“紫凝明白。”聂瑶珈别过脸去,不让他的手碰到她。

栾倾痕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的心里居然有些不舒服,闷闷的难受,紫凝是替身啊,不能与瑶珈混淆!他起身:“多休息吧,朕上朝了。”

头也不回的离开,聂瑶珈捂上心口,用力的捶打着,眼泪落在被子里,相见不相识,相恋不相认,她才体悟到,爱,从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

整整两天,聂瑶珈不见栾倾痕回来,她知道他挣扎,他失望,在景心殿里的人不是聂瑶珈,而只是一个替身。

可是她仍感觉到他的好,她生病他守在床边,哪个帝王会对一个女子如此?

她亲手做了一桌菜,林公公说皇上今晚一定会回来的。

晚膳时间已过,饭菜眼见就要凉了,聂瑶珈坐在桌前等着栾倾痕,她其实很饿,可是为等他忍了下来。

栾倾痕边解下披风边进殿,看见桌上的菜瞥了一眼,“你这是做什么。”

“皇上有没有用膳?如果没有我……”

“朕用过了!你自己吃吧。”栾倾痕没有理她,而是打开书随便翻着,不时的在炭盆上烤烤手取暖。

聂瑶珈拿起筷子,失落的吃着菜,越吃越快,不吃算了,谁知道他在哪里吃过了呀,她才不要管他,这么恶劣的男人凭什么让她等?

越吃越快,反而噎住,自己在那里咳来咳去。

栾倾痕倒了一杯水给她放在桌上,一脸的不高兴,不过坐在她旁边。

聂瑶珈喝下水,看着栾倾痕,迷惑不解的样子,他到底什么意思嘛,看似对自己很漠不关心,可是她一有事,他又来帮忙。

也许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混乱了,她有时会忘记自己在做一个替身紫凝,而他有时也会忘记在眼前的女子不是紫凝而是瑶珈。

“好,朕再吃点。”栾倾痕受不了她的眼神,拿起筷子少吃了点菜。

聂瑶珈笑着为他夹菜,她在他身边的日子要所他养胖些,前阵子他因内伤瘦了不少呢。

不经意间,聂瑶珈看见栾倾痕发下的颈上有两个吻痕,她的笑容渐渐淡去,收回视线吃着米饭,眼泪掉进了碗里。

怎么搞的,又流眼泪,难道再强的女人踏入爱情世界都变得脆弱了吗?她哽咽住,实在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栾倾痕侧脸望着她:“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聂瑶珈冷冷的抹掉泪,继续吃着饭。

“没什么?朕不陪你吃,你就失落,朕陪你吃,你又哭,你到底想怎样!”栾倾痕不耐烦的放下筷子,心胸起伏,看上去很生气。

聂瑶珈没有吭声,夹了一块肉块放在嘴里,木然的嚼着它。

栾倾痕长叹一声,“你哪里不高兴了,就说给朕听,不要像个哑巴一样在那里。”

“啪!”聂瑶珈放下筷子,站起来用最快速的语气说:“是!我不高兴!你根本不把我放在心里,这两天你去哪里了?一定在哪个女人的宫里吧!瞧啊,这脖子上的吻痕,你没有聂瑶珈一样生活的很不错嘛!我以为你只爱着聂瑶珈,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那还要我在这里做什么!当你的出气筒吗?我哪里对不起你啦!你是不是特恨聂瑶珈?我看清你了,嘴里说着爱她可是你照样不缺女人!我……这个替身你应该不需要了吧。”聂瑶珈说完,抹掉泪跑出景心殿。

栾倾痕僵在座位上,手指触到自己脖子,昨夜在雪浓那里喝醉,他也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

此刻他的心为什么那么痛?紫凝的话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起身追出去,她不会真的跑掉吧。

四处寻找居然没有她的身影,他的心又慌了,像上次聂瑶珈留信出走一样的感觉。

传来司徒冷命他派兵查找宫中的每个角落,必须找出紫凝。

宫里的火把突然多了起来,它们穿梭在各个宫殿,却一直没有聂瑶珈的消息。

墨亦放眼宫中,猜想她会去哪里?她若是紫凝,说不定很快就找到了,可是她若是聂瑶珈,应该会藏在一个地方。

墨亦奔跑到他曾研制药的小屋,推开门,果然看见她坐在椅子上。

激动的心跳起来,墨亦感觉她就是聂瑶珈,不然怎么回跑来这里?

“你还好吗?”

聂瑶珈抬起头,看着墨亦,他总是温柔的关怀自己,从来没有因为他而感到伤心难过,她抱住他,头靠在他肩膀上,“借我肩膀靠一靠。”眼前总是忘不了栾倾痕颈上的吻痕,不想去想偏偏忘不了。

墨亦双手抚上她的背,轻轻拍着,也许她最需要安静的哭一哭,他就不多说什么了。

官兵搜查了一个晚上毫无收获,谁也没有料到一间不起眼的小药房里有人。

栾倾痕摔碎了杯子,“难不成她飞出了宫吗?再去找!”他生气的抓紧披风,心里茫然,心里只在想,万一她真的走了怎么办?再也见不到她了怎么办。

分不清这是为什么着急了,是聂瑶珈还是紫凝暂且不说,他不能忍受没有她的日子。

墨亦让她靠了一个晚上,见她醒来,问“你怎么打算?”

聂瑶珈拍拍自己的脸,看一眼墨亦,他会不会已经猜出自己是聂瑶珈了啊?要怎么办?他不问,她要不要承认?

“我……想出宫,他没有聂瑶珈,也可以有别的女人在。”

栾倾痕亲自带人到一些不经常去的地方查找,看见药屋的木牌,他走到门前。

墨亦点点头,“好,我帮你出宫。”他站起来,可是坐了一晚上双腿麻掉了,身子摇摆不定。

聂瑶珈站起来想扶他,墨亦却朝她这边倾倒过来,嘴唇正好碰到她的。

栾倾痕推开门的刹那,正好看到这个画面,他的眸里除了冰冷还有杀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