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31章 132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7 2016-03-23 20:09:25

  132

栾倾痕马上吹响哨子,聂瑶珈真的从他生命里消失了吗?他一定要找到她。

墨亦在石后也流下泪,为什么她要选择这种方式?一时之间,他觉得自己好没用。

哨子声引来几十个紫衣蒙面人,排成一排站在栾倾痕面前。

“到山下找人,我只要见活的,只要见活的听到没有!”栾倾痕痛苦的嘶喊,紫衣蒙面人一个个如同有弹性一样跳下山去。

骆殿尘跌跌撞撞的走回去,他的眼神里没有一点生气,聂瑶珈啊聂瑶珈,我三番四次的希望可以给你幸福,你却宁死不要,我的爱就值得你这样嫌弃吗?

阮秀芜藏在石后,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多想现在冲出去抱住倾痕,安慰他,可是他已经受了这么大打击,她的出现只会让他崩溃而已。

栾倾痕趴在山崖上,一只手垂在崖边,无声的哽咽,流泪,他早就知道,聂瑶珈是他的命,她消失的瞬间,他也跟着死了,他也不希望这样,可是无法控制,如同宿命一样无法摆脱。

聂瑶珈用这种方式离开,她是做了一次刽子手,将他的生命结束了。

泪水不止的流下,他的唇微微颤抖着,突然狂吐鲜血,昏倒在地上。

一个月后卉国近一个月一直下着雪,直到这两天天气才见好,阳光娇媚,湛蓝天空的云如薄丝,缠绵悠远。

太后的身体渐渐不行,一直不能下床走动,墨亦经常来为她看病开方子。

这天,墨亦收起银针,太后虚弱的问他:“这些日子多亏你了,皇上这几天怎么样?”

墨亦的眼神一闪烁,笑着说:“太后别担心,皇上只是政务过多,身体有些累而已。”他向太后告退,隐身在门外,敛了笑容。

这一个月下来,栾倾痕何止是过度操劳政务,他简直疯狂,只要不上朝不批奏折,就只喝酒度日,否则伤痛的无法入睡,他在把自己的身体搞垮,想累死自己。

墨亦摇摇头,那些紫衣人找寻了数日也没有找到聂瑶珈,有人说她已沉落寒潭底下,无人能从寒潭活着出来,若是沉入潭底便是被冻成如石头一样的冰块。

生死两隔,栾倾痕听到结果的时候半个字没有说,从那以后便疯狂的处理政务。

他也变得更加冰冷,若是从前用沉默是金来形容他,如今的他可以说是一个没有温度的男人。

墨亦走在回廓里,自己也同样难过,也亲自不甘心的去寒潭附近寻找,可是没有收获,他的心也变得空落落的,是阮秀芜安慰他,最近才舒缓了许多。

他不禁同情起栾倾痕,最爱的女人没有了,也没有亲生母亲的安慰。

沁国的骆殿尘写了一封信,他说尊重聂瑶珈所付出的,他不会放弃与卉国绝战,可是为了聂瑶珈的死愿默守三年,三年后他绝不会退让。

景心殿雪浓穿着宫女的衣着,为栾倾痕端来饭菜,是她亲自做的,听说皇上一直没有好好吃饭,中午只喝了酒。

“皇上,奴婢做了您最爱吃的竹笋炖鸡,可口又清淡,您赏脸吃些吧。”雪浓一脸笑容,希望可以影响到栾倾痕那压抑的情绪。

“拿出去。”栾倾痕埋头在奏折之中,眉头紧皱。

雪浓的笑容僵住,心疼的过去轻轻抱住他的肩膀,“求皇上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她曾对我说过,让我照顾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够了!不要再说了。”栾倾痕离开她的怀,闭上眼睛,不想听到任何提起聂瑶珈,因为他受不了所有人把她当作回忆一样来说。

雪浓流下泪,蹲下来仰头看着他:“皇上,您清醒过来吧,聂姑娘在天之灵也不愿看到你这样,你变成这样,不是让她的死没有意义吗?”

栾倾痕没吭声,眼神飘向远方,空洞无光,聂瑶珈为什么要去沁国,是她留信说她爱骆殿尘,却不愿嫁给他,最后选择死去,他都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聂瑶珈对他是残忍的,他应该恨她才对吧,可是除了心痛还是心痛,现在是想痛都痛不起来了,他抚上心脏时都感觉不到它的温度。

雪浓伸手与他十指交叉,“她之前交待我好好照顾皇上,皇上,她的死也是为了解脱我们所有人,也是希望你好好的,所以,我们就算为了她,振作起来吧。”

栾倾痕没有说话,雪浓站起来牵住他的手,牵引他走到床边,她边为他宽衣边说:“好好睡觉,也许还会在梦中与她相见。”她解下他最后一层衣服时,脸颊碰到了他的锁骨,她的动作停滞住。

栾倾痕的眉紧了紧,他刚要推开雪浓,雪浓却吻上了他的唇,双臂环上他的颈。

那一刻,栾倾痕任她轻轻吻着,在闭上眼睛之前,脑海中闪过聂瑶珈的脸,最后与雪浓缓缓倒在床上。

冬天的山景也很美,远远看去,蓝天之下,山峰绝顶,像一幅旷世画卷。

山角下有两间房子,是简单的草屋搭成。

“冷死了冷死了!师傅啊,就没有火炭之类的吗?”这个声音正是被世人认为已经死去了的聂瑶珈,她裹着棉被跑到另一个屋子里。

“哎呀,吓了我一跳,我说你怎么一个女孩子也不把头发梳起来呀,散着这么长还穿着一身白衣,大白天也能吓死人的!”一个同样裹着被子冷得不行的老头儿正哆嗦的回应她。

聂瑶珈问:“那……到镇上去买炭啊。”她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眼巴巴的望着他。

白头发老头儿笑呵呵推开她的手:“我一个老头子了都不怕,你也忍忍吧,这年头银子不好赚,你是不是以前生活的很好呀,这点苦也不能忍。”

“我……我的事你不都知道嘛,可是这里也太冷啦!一点人烟都没有,还把房子盖在风口上。”聂瑶珈坐在坑头上盘起腿。

离开栾倾痕有一个多月了,她在这里听不到任何的消息,其实也重要了,她跳下山崖被眼前的白胡子老头用绳子捆住身子,用内功将她扔在雪地里,若是掉入寒潭,她必死无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