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27章 12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6 2016-03-19 20:04:58

  128

聂瑶珈点点头。

栾倾痕泄气一般,“好,很好,我纳她为妃。”他的声音也是无力的,疲惫的。

聂瑶珈硬咽住,转身的一刹那,眼泪掉下来,从怀中取出沁雪玲珑玉,留着它,作为念想吧。

栾倾痕迷茫的望着她,像自己在对自己说,“有时候,我一直在想,我在你心中的位置有多深,多重,你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不重要一样。”他最在意她的不在乎。

聂瑶珈过去捧住他的脸,眼神流盼在他眉目之间,“那我对你说,我爱你,爱到可以……做任何事。”她觉得是最后一次对他说了,怕今后没有机会。

栾倾痕的眉听完她的话后,舒展开来,露出大男孩似的笑容,抱住她:“这样的表白,我喜欢。”他亲她的脸颊,幸福的笑着。

聂瑶珈也笑起来,勾勾手指,“我要亲回来,脸过来。”她踮起脚尖要亲他的脸。

栾倾痕在她亲上来的时候,故意转过脸,令她亲上了自己的唇。

“你耍赖!”聂瑶珈哭笑不得的样子。

栾倾痕双眉挑起:“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不想把你怎么样,失望了吧!”

“可是我想把你怎么样。”栾倾痕说一句肯定的话,眼神柔柔的看着她,随后将她横抱起,穿过一道道纱缦。

雪浓依然充当宫女,即使面对别人的笑话她也不放在心上,比以往更勤劳做事。

寒风刺骨,她打扫着花房,栾倾痕去早朝了,她才进来的。

聂瑶珈来到花房,放下一火炭盆:“身子也不是铁打的,注意身体。”

雪浓很是感动,她放下抹布,将冻得发紫的手放在炭盆上方取暖,她笑着说:“你真的很善良,我刚回来的那会儿,还听许多宫女说你有多狠毒,不过,我看得出你只是嫉恶如仇,爱憎分明。”

雪浓觉得聂瑶珈值得栾倾痕爱,自己好希望拥有她的个性,最重要的是她赢得了栾倾痕的心。

“雪浓,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啊?你说。”

“有一天,万一我不在皇上身边,请你爱他,不要再掩饰你自己的情,不要让他颓废,不要让他喝酒消愁,不要让他站在冰天雪地里发呆,不要让他利用政务麻痹自己,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我相信你,会让他忘记我,好好生活。”

雪浓牵住她的手,一脸疑惑不解的问:“你要去哪里吗?他不能没有你的!”

聂瑶珈婉约的笑了,“我只是说万一,天有不测风云嘛,可你会答应我吧。”她认真的盯着她眼睛,等待她的回答。

雪浓想了想,“我答应你。”

聂瑶珈笑着,眼眶里却夹着泪花。

墨亦特意向栾倾痕请了长假,骑马去了沁国。

聂瑶珈听说了,青悦也出了宫,墨亦不希望青悦有意外,便让她在城中等待消息。

栾倾痕换下龙袍,又穿上他喜爱的紫色长袍,看着聂瑶珈坐在桌前想事情,“你在想什么心事?”她眼中那种忧郁,让他有些许不安,捉摸不透一个在乎的女人,也是很可怕的。

“嗯?没有啊。”聂瑶珈回过神,朝他笑得灿烂。

因为不想留给栾倾痕的记忆里的她是冷漠的。

栾倾痕走过去问:“你希望呆在司灯房?”如果她愿意,皇后之位仍是她的。

“还好,可以天天见到你。”

“成为皇后也可以天天见到我啊。”

聂瑶珈的笑容淡下来,“我受人非议,绝非是皇后的人选。”她知道他的心意,只是她不希望他被人指指点点,说他的皇后是怎样怎样的。

“那只要我在位一天,皇后之位除了你,永不再封。”栾倾痕给她一个承诺,后宫无数女人,他保证她是唯一,在后宫地位永远不变。

聂瑶珈环抱住他的腰,“倾痕……”想嘱咐他的话有太多,却一时哽咽无法开口。

栾倾痕抚摸她的发,就这样过一生吧,他就不计较身世的缺憾,不计较任何曾想不开的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天风雪被狂风吹得肆意飞扬,错乱的在眼前交叉,雪花打在脸上,引来瑟瑟的疼。

地上的雪落了满地,一眼千里,都是白色。

聂瑶珈去看望迅风,骑上其它的马,身上披着黑色披风,戴上披风上的帽子,很难辨认出她是谁。

把守皇宫城门的侍卫拦住她,聂瑶珈从怀里拿出令牌给他们看,侍卫一看是皇上的金令,马上让路。

聂瑶珈驾马离开,城门被关上那一刻,她回头看了看,眼睛已经通红。

倾痕,我离开了,我会尽我所能,让骆殿尘不与你交锋,保住你的母亲,让你和她有朝一日可以相见团圆,而我,就当我是昙花一现吧,今生不能相守,可已经相识,相爱,我知足了。

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现在该是我为你做些什么了。

聂瑶珈边骑马边流下泪,抱着这样的想法进入了沁国。

景心殿内林公公见天黑了没人掌灯,正寻思着聂瑶珈去哪里了。

“怎么不点灯,她呢?”栾倾痕解下披风,自然的搭在胳膊弯里,这个时候聂瑶珈应该在这里了,她一向不会很晚来的。

“回皇上,奴才也不知,这就找她去。”林公公马上出去派人找。

栾倾痕来到桌案前,见到一封信倚在烛台前。

他颤抖的手取出来,心胸起伏,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见到聂瑶珈的字迹时,眼前有些昏暗。

倾痕:这是瑶珈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在我面前总是自称我,不称朕,把我当作最亲近的人,可是我不能骗自己,骆殿尘才是我最爱的人,当初在你身边只是因为你多次救过我,可是,我再也经不起思念的折磨,就此告别,希望你能看开,拥有自己的一份真爱,保重。瑶珈字。

信翩然落下,栾倾痕的耳边只响着信中的话,骆殿尘才是我最爱的人,当初在你身边只是因为你多次救过我……

栾倾痕的眼眶腥红,林公公刚一踏进门槛儿,栾倾痕用力将桌案上的奏折全部推倒在地上,他推倒了房中的青瓷摆设,室内狼藉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