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23章 124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9 2016-03-15 20:14:36

  124

栾倾痕的手抚上聂瑶珈的脸,被打的一面有些红肿,“疼吗?”

聂瑶珈摇摇头。

“朕为你上药,来。”声音轻如流水,淡淡的语气却包含着无数的关怀。

栾倾痕牵着她的手从人群中离开。

秀兰和常惠跪在地上不敢起来,她们感觉恶运马上要来了,心中没了方寸。

刘总管气得站起来,“来人!把这两个爱闹事的宫女拉下去打五十大板!”他命令完,转头恭敬的问林公公:“我差点犯了大错,今后还望公公常指示。”

林公公点点头,马上随栾倾痕离开了。

宫女们开始议论纷纷,她们不理解皇上对前皇后不理不睬,现在又如此关爱她,不过,大都很羡慕聂瑶珈,皇上当众对她关怀备至,也许今后正宫皇后还是她来做。

景心殿。

栾倾痕用包了碎冰的布包轻轻揉着她的脸,“孩子是哪来的。”

“是你的女儿,叫栾紫芊,母亲是杭问语。”聂瑶珈看着他眼神的变化说得,可是他的眼里没有任何惊讶和关心。

“你想……”栾倾痕只是想她要做什么。

“让她回到杭靖府里生活吧,你虽是她父皇,但是你不关心她,在宫里说不定会被遗忘在角落,受尽欺凌的长大,不如跟随杭靖,也算是回到亲人身边。”

“你变了,你为了曾经害过你的杭问语说话。”栾倾痕面带微笑,放下布包,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答应你。”

聂瑶珈听了他的回答,也回以微笑,被他搂入怀中。

突然,她站起来,“我要点上灯。”

栾倾痕马上从她后面环住,下巴在颈间,“不用了,你要陪着我就好。”

聂瑶珈转过身,望进他深深的眼睛里,抚上他的头发,“为什么头发变了。”

“喜欢吗?我让墨亦配了一种药方,用了好多天才变直了,不过没几天又会弯起来。”

聂瑶珈点点头,“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这句算是告白吗?她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是脱口而出。

栾倾痕敛起笑容,凝视她的眼睛,亲吻她的额头,眉心,鼻尖,嘴唇,从轻柔到占有,双手解开了她的衣服,一寸寸吻过,他们的身体传来一阵阵炽热的悸动,把他们带到天堂。

倒在床上,无尽的爱抚和痴缠,他的冲刺,她的欢吟,将无数离散的日子,无尽的想念都溶进爱抚之中了,似乎只有得到对方,就可以不再离别。

几日后。

栾倾痕向太后请安。

太后如今越来越信佛,她希望总有一天要来的杀戮能少一些,宫中之事,已不多干涉了,但身体越来越不便,咳嗽常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母后,儿臣对不起您。”栾倾痕低着头,闻着燃香的味道。

“你唯一对不起的是你父皇,把这担子给你的那天,就要你永远走下去,为了卉国,倾痕,你不能垮下,如今后宫无主,你有喜欢的就封后吧,我不再干涉,只要别再出一个让你动真心的,我就放心了。”太后知道这宫中最不能有的就是情,身为皇帝,真心只会害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栾倾痕点点头,“母后安心养病,儿臣会处理好政事,后宫的事,容后再说吧。”

太后点点头,栾倾痕退下了。

冬梅迎风绽放,扑鼻含香,晴空万里,阳光普照。

好久没有遇到这样好的天气,聂瑶珈走在宫中,与墨亦在一小桥上不期而遇。

墨亦身穿着一身黑色长衫,黑色裘毛披风,那双如同画了眼线似的眼睛含着温柔的笑,“好久不见。”他看到她的眼神时,就知道那个敢作敢当,在宫里掀起千层浪的皇后回来了。

“是,好久不见。”聂瑶珈笑着,许多话也不知要怎么开头。

墨亦望着她,笑容渐渐失去,极快的动作将她揽入怀中,聂瑶珈愣了一愣,没有推开她。

墨亦想,她已经不是皇后了不是吗?她不再是栾倾痕的女人,他可以多关心她一些,她变回原来的日子他就是觉得不是她,现在他与她见面,像过了好久以后才见到。

松开她,“你在司灯房还习惯吗?”

“嗯。”

“不然,我带你出宫吧,如果你愿意离开皇上,想要自由。”墨亦还是不敢肯定她的内心。

聂瑶珈则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我要留在宫中,他太孤单,我不忍心……”

墨亦眼神落莫下来,“我明白了,你从前敢恨,现在敢爱,他真的很幸运。”可是他呢?远不及栾倾痕幸福,没有父亲的疼爱,没有得到聂瑶珈的爱,今后呢?他与栾倾痕的身份揭开,那时会是怎样的变迁?

聂瑶珈握住他的手,“我明白你的心,谢谢你对我的好。”

“为你,我心甘情愿。”墨亦拍拍她的手,强笑着越过她身边,快步离开,不想让她看到他其实很难过,眼泪都快要流下来。

景心殿书房栾倾痕将一封信狠狠摔在地上,指着司徒冷说:“命你加入御林军为副帅,朕要你加强训练,朕要精兵,绝不要烂兵,知道吗。”

“是,司徒冷领命。”他双手握拳,眼神坚定。

栾倾痕轻叹,“沁国已开始铸造兵器,栾沛离要带一百名高手入宫行刺,哼,真是异想天开,他还不知道他亲舅舅已经背叛了他,朕要让他进得来,出不去。”手里握着的茶杯,瞬间被捏碎。

司徒冷说:“皇上,他在前敲山震虎,可沁国就会紧接着发兵,正式的宣战了。”

“骆殿尘也许不会那么轻易的出兵的,他虽野心勃勃,但是没有胜算,决不会轻易出兵,我们的兵马足以对抗,他……也许会使计,这才是需要防的。”栾倾痕算是了解骆殿尘这个人的。

“是。”

夜色降临,晚上没有一颗星星,连月亮也被灰云掩盖。

聂瑶珈点上灯,看着栾倾痕满怀心事,她走过去,静静陪伴。

“瑶珈,万一栾沛离入宫行刺我,你会怎么办。”

“想尽办法救你。”

“若是我早有防备,抓了他呢?要怎么处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