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15章 116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91 2016-03-07 20:14:20

  116

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吧,万一真的发生这样的事,真正的聂瑶珈不应该呆在皇宫里吗?若是从前的聂瑶珈发现自己在外面,还碰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一定会恐慌死的。

过了皇宫城门,轿子一直通向浮尾宫。

小安子已候在门口跪安,另有一排侍卫站在门口的外面,把窗子都死死的守住。

聂瑶珈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的情景,既然她都回来了,还有必要加强防守,怕她逃掉吗?

“小安子。”她轻轻叫了他,就像好多年不见了似的。

“小安子给娘娘跪安了。”他的声音有些硬咽。

聂瑶珈勉强一笑,一踏进门,身体像被抽离了一瞬间,她一个踉跄,双手撑在桌上,她觉得刚才她好像看到了自己走进门一样,但那张脸,是她自己,又那么陌生。

会穿越回去吗?这个身体是不是在告诉她这个可能呢?

“都退下吧,我要好好休息。”她躺下,不敢闭上眼睛,万一睡醒后,自己突然离开了怎么办。

至少让她见一面栾倾痕,让他不要顾忌自己,接受雪浓,她才安心啊。

几天后,她的灵魂还在这个身体里,虽然一些状况仍然偶有发生,但是,穿越再也没有再来一次。

小安子陪同,她便在花园里走走,马上就要深秋了,叶子已经泛了黄,有些早已随风飘扬下来,宫女们清扫着它们。

菊花有些已经绽开了花朵,她凑上去轻闻它的香气。

杭问语则从另一个梅花门里拐进来,她见了聂瑶珈,也未行礼,但也没有像从前那样针对她了,绕了道去另一头赏景。

聂瑶珈看着她的肚子已经隆了起来,也记不清她怀孕有几个月了,杭问语也算幸运,栾倾痕一向不要孩子,太后的保护才令她平安至今吧。

她走出花园,小安子又陪她随便走走。

聂瑶珈记得拈花楼应该是在前方,可是怎么没有了呢?只有数棵海棠花种在那里。

“这里……拈花楼呢?”她指着问小安子。

小安子愣在原地,怎么他忘记这个地方不能来呀,自从皇帝烧了拈花楼,这里几乎成了宫里的禁忌。

“这这这……皇后娘娘,您还是别问了,咱们走吧,你看那边的水里的鱼!”小安子兴奋的指着附近的水塘。

“发生了什么事,说。”聂瑶珈不为所动。

“是皇上因为您去了沁国,当夜便一把火烧了这里,听说,没烧之前,这里被布置得像成亲的新房一样漂亮,可是,都成了灰烬。”

聂瑶珈的眼睛湿润了,像新房……栾倾痕是为谁准备?为她,还是即将归来的雪浓?

眼泪正要落下来,就看到一个新面孔,不,应该是有一面之缘,雪浓。

她一身宫女的衣服,手里提着木桶,正朝这里来,刚想拿着瓢浇海棠,就觉得背后有人,她站直身子,惊讶与聂瑶珈这样见面。

“雪浓见过皇后娘娘。”她委身行礼。

“起来。”聂瑶珈走近她,仔细看了她的五官,眉清目秀,瓜子脸蛋儿,樱唇微抿,却令人觉得想要怜惜,身姿小巧,往往是男人喜欢的类型。

“你为何穿着宫女的衣服。”

“回娘娘,皇上对雪浓有恩,我无以为报,宁做宫女一辈子,做牛做马心甘情愿,皇后对雪浓更是有救命之恩,雪浓必将倾尽终生之力,为您做任何事。”她说得肯切。

聂瑶珈低眉看着她,“你如果愿报恩,就拿出你爱的勇气,去做栾倾痕的女人。”这句话,她说出来,竟在心里犹豫了千百遍。

“娘娘,雪浓从来没有想夺取皇上的欢心。”雪浓脸上显得很紧张。

“其实你不必紧张的,本宫说得句句是实话,你忘不了皇上,皇上的心中也有你,要不然他就不会千方百计把你救回来了。”

“皇后娘娘,皇上是看在雪浓曾是他年幼时的好友,因为在一起长大,也许有些感情,但那不是男女之情,请皇后娘娘明鉴。”

聂瑶珈沉默,自己也搞不明白她,雪浓,栾倾痕之间的感情了,若有个说贴心话的人该多好,以一个当局者迷的人去问一问旁观者清的。

可是宫里能建立起来的除了敌人还是敌人,找个朋友却是难上加难。

步子轻轻移动,她忽然记起了一个人,筱妃。

“筱妃她可好?”若说宫里没有什么心计的,也属她了。

“回娘娘,她一直病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让太医瞧过?”

“瞧了,但太医说……怕是过不了这个年了。”

聂瑶珈一惊,“怎么会……”她提起裙子,向前跑去,小安子紧随。

冷清的宫殿里,没有几个宫女,聂瑶珈走进去,见到躺在床上还绣着东西的筱妃。

“病了也不好好体养,还在这里绣什么。”

筱妃对聂瑶珈的突然出现深感惊讶,脸上露出了笑容,“皇后,您回宫了!太好了……怎么都没人跟我讲。”她的脸上略有些尴尬。

俗话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她这一病,根本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了。

聂瑶珈怎么会不知,她的手刚好摸着了被褥,“怎么变得这么薄?来人!”

“不用了,这样可以的。”

“天越来越冷,尤其是晚上,好歹也要添一床被子呀。”聂瑶珈叫了人,却没有人进来。

她走出去,看见院里的几个宫女正在把弄着手里的胭脂,似毫没有听见屋里的叫唤。

“你们,不长耳朵吗?”聂瑶珈站在门口发话了。

几个宫女看见她,藏起手里的胭脂盒,倒也有些怕她,可是她们心里也有些疑惑,听说她早不是皇后了,现在恐怕是个身份不清的女人了。

小安子也看不过眼了,“喂,问你们怎么不添床被子!”

其中一个瘦宫女上前一步说:“筱妃说她不冷,也没吩咐呀。”

聂瑶珈走过去,挑眉,边走边围着她转,最后还是停在她眼前,“那我现在吩咐了,你拿,还是不拿。”

瘦宫女有些怯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聂瑶珈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令她看着自己,“你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吗?好,既然你们耳朵都不好使,那不如别要耳朵了。”

聂瑶珈走出几步,喊来侍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