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99章 09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125 2016-02-20 20:05:12

  099

杭问语抚上肚子,哼笑起来,“皇后啊皇后,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几日后,天上云卷云舒,湛蓝的天空像清洗过一样。

太医苑墨亦细心的配着药材,丝毫未看到聂瑶珈进来了。

其它太医们见了她纷纷行礼。

墨亦这才抬起头来,朝她笑一下,拍拍手上的药渣,与她走到门外。

“你是来……不会又是要看那样的书吧。”墨亦猜她过来又要看毒物的书。

“呃不是啦。过来看看你都不行吗?你是我的好朋友哎,不过看你穿着这身雪白的衣服真是帅,比里面那群人强多了。”聂瑶珈最后这一句悄悄说的,怕里面的人听到。

墨亦忍不住笑得更深,明眸皓齿,像画了眼线似的双眼此时更像一轮月牙,笑声像银铃般清透。

“臣被皇后笑话了,不过,我有一事想求你。”

“说什么求不求的,你说,是什么事。”

“半个月后,我想出宫,但皇上不知能不能给假,加上他对我的戒备心,恐怕我要出宫很难,不瞒你,我配了药给我母亲,希望能治好她。”

聂瑶珈点点头,“这有何难,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墨亦点点头,足足一年多没有见过母亲了,他真的好想念她,希望青悦好好照顾她。

景心殿栾倾痕从桌前转到薜晚秀面前,“你说,射伤朕的那帮刺客不是沁国的?”那会是谁呢?他以为又是沁国杀手搞的鬼。

薜晚秀点头,“虽然没有活口,但是从剑是,衣着上等地方看得出来,他们不是沁国的人,我一直在查,但结果在刺客身上看到一封信,上面只写了你们遇刺的地点,而下面有国舅的印鉴章。”

“国舅?”栾倾痕清楚皇室里唯一一个国舅的是宣德荣,他是大皇子栾沛离的舅舅。

薜晚秀看着他,“要不要跟踪大皇子。”

“他难道装疯?朝阳宫的人说他一直疯癫着,最近没有一次好转。”栾倾痕心中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本以为沛离疯了,他忘记曾经的痛苦也未尝不是件坏事,若他一直隐藏他自己,那真是太处心积虑了,他还在记恨着过去?

“大皇子有朝阳宫的人看着,你去查宣德荣,他会露出马脚的。”

薜晚秀点下头,多看了栾倾痕几眼,转身离去。

正是中午用膳的时候,聂瑶珈吃得正香,谁料杭问语过来了,身边只带着巧烟。

聂瑶珈继续大口大口的吃饭,心中暗想:不会像上次那个袖贵妃来挑衅吧,这些女人能不能饶了她呢。

杭问语看了看瓷器内盛的粥,里面有许多桂圆,她笑了笑,“看这粥真好喝,我都嘴馋了,皇后呆会能不能送过一份到我宫里?”她的声音很温和,态度也良好。

“你喜欢喝,不嫌弃的话,让小安子盛给你一碗好了。”还送什么宫里去,她在玩什么把戏吧。

“啊……有些痛噢。”杭问语捂着肚子,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安的样子,她说:“这些天一直不稳定,肚子总是有些不舒服,吃也吃不好,看到皇后的粥才有了食欲。不过,我没有口福,还是回宫里歇着,告辞。”

聂瑶珈见她不舒服的捂着肚子站起来,“好吧,反正这粥有些凉了,呆会热一热,让小安子给你送过去。”

“谢皇后了。”杭问语笑着答谢,才在巧烟的搀扶下离开。

聂瑶珈看着粥,又看着杭问语的背影,咬着筷子想,难道女人怀孕了性情也能变好?

畅欢宫杭问语命令巧烟,等小安子送粥之后,说语贵妃在太后宫里,让他直接送到太后宫中。

巧烟应下。

杭问语起身去往太后宫中,总要找个证人,才能让皇后无法翻身。

小安子跑了畅欢宫,无奈又跑到德悦宫,生怕粥凉了还要怪他。

杭问语与太后开心的聊会天,接过小安子的粥,让跟来的巧烟取来汤匙在粥里搅了几圈,问太后:“太后您也喝点吧。”

“本宫用过膳了,你现在身子不同了,胃口不好,能多吃点就多吃点吧。”太后现在对杭问语很关心,毕竟她身有龙种,这是她目前最大的乐事。

杭问语闻闻粥的香气,刚要用,突然假装想到什么,“巧烟,快拿来我的银汤匙。”

太后疑惑的问:“为何要用银汤匙?”

“不瞒太后,自从有孕后,心神不安,宫里总是数不尽的算计陷害,问语想万无一失,所以用膳前养成了试毒的习惯,不过绝对不是不相信皇后,只是我好在意肚中的孩子。”她接过银汤匙,等待着太后有何反应。

“这有什么啊,我虽未有过孩子,本宫的姐姐当年怀孕时也是提心吊胆,总是怕这怕那,你的顾虑是对的。”太后亲自用汤匙搅了搅,看清里面的桂圆,大吃一惊。

“你不能喝这粥,桂圆吃了会流产的,你不知道吗?”幸好她翻翻看,不然没看清这桂圆肉混在粥里。

“真的吗?问语竟不知这桂圆差点害了自己和皇子,啊太后,您看这银匙!”她举起银汤匙,下方已变得黑墨的了。

太后倒还镇定,望着小安子,“你去把皇后叫来。”

小安子本想说皇后绝不是下毒的人,但想想自己身份,又咽了回去。

他跑着跑着,太后和语贵妃一定会逼问皇后的,她又要陷入两难了。

不如,找皇上!他头一次觉得自己也挺聪明的。

德悦宫杭问语盘算着聂瑶珈来了之后要怎么让她无可争辩,没想到进房的人竟是栾倾痕。

他一身黑色长袍,玉带环身,一脸的严肃,与她对视时,是怀疑和审视的眼色。

太后说:“倾痕,既然你来了,就作个决断吧。”她知道栾倾痕心里爱着聂瑶珈,这件事,还是希望倾痕秉公办理。

栾倾痕语气平淡,“儿臣也觉得要解决一下,太后早些歇息吧,问语,和朕到景心殿,讲讲这件事,巧烟,带上那碗粥。”他拎起她的胳膊,毫不怜香惜玉的拽起她便走。

一路上,杭问语小跑的跟着他,“皇上,您抓疼我了,小心孩子。”他还未来看望她呢,没想到见第一面是这样的情况。

景心殿栾倾痕合上门,里面的宫人都被令退到房外,巧烟放下粥也被赶出去。

“皇上,您关门作什么。”杭问语装着沉着的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