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95章 09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95 2016-02-16 20:12:13

  095

栾倾痕啊栾倾痕,她怨他,不告诉她真相,成全了他的伟大,让她却误会了他的为人。

“嗯,我发现你这些天很主动,说不定哪天爬到我的龙床上去了。”栾倾痕心里是这样期望的,嘴角便挂上了坏坏了笑。

“想的美。”聂瑶珈跑出了凉亭,穿梭在花间欢笑,栾倾痕坐在原地看着她,就这样下去,他便什么也不奢望了,身世,生母,一切的一切都不必计较了。

晚上,聂瑶珈还是回浮尾宫休息,途经石子小路,背后突然伸出一双手捂住她的嘴。

那人将她带到阴暗的树下,才放开她。

“骆殿尘?你做什么。”她方才可是吓得不轻,以为被什么人暗算了呢。

骆殿尘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树干上,深深的盯着她许久,“你知道不知道,听说你病了我有多着急,可是却无法近身。”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聂瑶珈很客气的说道。

“我不要你对我说谢谢,这两个字太生疏!你不明白我的心吗?”骆殿尘有听说她和栾倾痕最近相处的很好,越来越不安的他冒险来找她。

“骆殿尘,我是卉国的皇后,你是泌国的三皇子,我们怎么可能!”她躲避着他的靠近,力气不及他只好劝他。

“在泌国无数女人为我折腰,我不信你,那是因为你没有尝过成为我女人的滋味!”他用力的含住她的唇……

他的吻没有温柔只有霸占,有多大的不安,他吻得就越厉害。

“放……唔,放开!”聂瑶珈无法推开他,怎么躲避还是逃脱不了他固执的吻。

突然,骆殿尘后颈被人一击,晕倒在地。

聂瑶珈瞪大眼睛看着黑暗里的人影,渐渐的,才看清薜晚秀的模样。

薜晚秀拉着她跑着离开,直到浮尾宫院外。

“谢谢你,但请不要告诉倾痕。”薜晚秀是为皇上办事的人,她怕栾倾痕介意这件事,而对骆殿尘不利,引起矛盾当然不好。

薜晚秀认真的看着她,“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不然就不会救你,不过你不要误会,我救你,只是怕主上会难过。”

“我明白,你的任务就是监视骆殿尘对不对。”她会适时的出现,说明她一直留意的骆殿尘的一举一动,栾倾痕将她弄进宫里,可能因为她是个武功高手,能悄然无声的跟踪他吧。

薜晚秀心里倒有些佩服她起来,“皇后真是厉害,怪不得皇上都喜欢呢。”

“你心里不舒服我也没办法,还是谢谢你。千万不要提这件事。”说完,提裙迈进浮尾宫。

翌日聂瑶珈穿过长长的游廊,她正要去景心殿,见一群公公紧急的跑出来。

她刚进门槛儿,脚下便飞来一本奏折,抬头见埋头于奏折之中的栾倾痕,双眉紧锁,目光清冷,瞧了她一眼,依旧低头看奏折。

薜晚秀也侍候在旁,她像一个雕像站在一侧不动不动。

捡起奏折,送到他面前,“什么事情让你发这么大的火?”昨天还好好的嘛。

“朕决定……遣送骆殿尘回泌国,换沛昕回来。”他手里正写这道旨意。

“一旦换回质子,两国不久以后可能会开战的。”聂瑶珈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决定。

栾倾痕握紧毛笔,压低声音道:“若他再不走,朕不能保证会不会在这里杀了他。”

聂瑶珈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薜晚秀,难道她说了什么!

“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要急于一时将奏折看完啊。”聂瑶珈笑着拉他的手。

栾倾痕反握住她的手,“他送你的玉戒,由我来还他,有些事该挑明了。”他决定跟他来一场较量,从小到大,卉国有栾倾痕,沁国有骆殿尘,一直被世人比较。何况他不能再让他对聂瑶珈纠缠不放,她不是他该碰的。

宽敞的校场内,栾倾痕负手面对着骆殿尘。

骆殿臣冷笑,“皇上叫我来想比什么?您的武功我可没信心赢,或是你就想将我碎尸万段?”身为两国最得宠的皇子,他们也一直被人们拿来比较,若不是因为当年自己的母妃逝世,他被兄弟们排挤送来这里当质子,如今他可以在泌国呼风唤雨。

“骆殿尘,昨晚你对瑶珈做过什么!”栾倾痕走近他,杀气布满眼底,令人畏惧。

“呵呵,昨晚?她主动约我,在树下我们情难自禁,亲吻抚摸,她的唇真是柔软的像……啊。”未等他绘声绘色说完,胸前已被重重击了一掌,摔倒在地,嘴角溢出鲜血。

“你以为朕会相信你,站起来,和朕认真的较量一次。”栾倾痕咬牙切齿的说着,他听杭问语说昨晚从她的寝宫楼上看到骆殿臣和聂瑶珈在树下不知做什么,本来他以为是杭问语在挑拨,没想到是真的。

骆殿尘站起来揪住他的衣领,狠狠的说:“你要跟我较量?为谁!雪浓还是聂瑶珈?”他轻蔑的笑他,像栾倾痕这个人根本不配拥有聂瑶珈。

雪浓……

栾倾痕的眼神千变万化,他这些年努力忘记她的存在,后来真的以为她是个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人。

骆殿尘松开手,冷哼一声:“雪浓当年选择了我,如今还在沁国等我。”

“闭嘴!是你来到宫里之后诱骗了她,现在还想骗瑶珈吗?她可不跟你以往的女人不一样。”

“栾倾痕,聂瑶珈今生必是我的女人,雪浓才是你的,如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雪浓之所以离开你,是因为我强要了她,就是因为你处理战事而忘记为她过生日的那天!哈哈哈……一个个女人都因你而变得很惨!雪浓都是因为你才远离卉国!”

“你!”栾倾痕一手抓紧他的衣领,一手举起,掌心凝聚着水雾般的气,他愤恨的盯着他。

骆殿尘丝毫不怕他的样子,“你要杀我吗?杀吧,泌国和卉国很快会打起来,有千万人为我陪葬!”他将话说得绝,就赌栾倾痕不会不顾大局。

栾倾痕真想将他劈死,一了百了,他无力的松开他,“朕决定,择日交换质子,同样要你换回雪浓。”

“噢?我换两个人?不妥吧,除非你让聂瑶珈跟我一起走,我换栾沛昕,聂瑶珈换雪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