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91章 09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177 2016-02-12 20:05:13

  091

经过花园,听见一片嘻笑声,她走过去,百花丛中,栾倾痕蒙着眼睛在捉跑来跑去闪躲的宫女。

四五年宫女一见皇后,谁也不敢再笑,退到一侧站着,低头不敢说话。

栾倾痕双手摸索着,“你们不出声,以为难倒我了?”他的身上有酒气,走的步子不稳当。

当他的手触到聂瑶珈,从她的肩膀摸到脸颊,“这是谁……只好闻闻了。”他凑近她的脸。

聂瑶珈从头到尾就没有出过声,她有些难过,栾倾痕自她认识他以来就没有这样子,难道他只是回到了从前的生活方式了吗?她记得穿越过来的那天,还见他与锦美人在船舫上亲热。

他们的唇只有一寸距离,栾倾痕闻见她的气息,之前的欢笑渐渐消失,他直起身子,一直推走聂瑶珈,一直说着:“你是最丑的那个,最丑的……朕要找到那个漂亮的,在哪呢。”

聂瑶珈忍住了伤心的情绪,泪眼婆娑,跑着离开了花园。

那些宫女虽不见皇后在了,但是却不敢再与皇上玩闹。

栾倾痕扯下眼上的布条,眉宇间是散不开的忧伤,他竟然是这样熟悉的记住了她的气息和味道,真的被她打败了。哑然失笑,眼里的落莫无人能懂。

他从袖里取出那枚妻无双的玉戒,深思许久。

德悦宫太后命人叫来了栾倾痕,这些日子她一直不过问他的事了。

“倾痕,你最近一直和问语等妃嫔在一起对不对。”

“是的。”栾倾痕双眼无神,低眉回答。

太后摇摇头,“你在麻醉你自己,我查过了,你与皇后从未行过房。”她还以为他们至少有过一两次。

栾倾痕不语,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倾痕,竞选皇后那天,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母后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哎,既然你喜欢,为什么没有得到她的人呢?”太后真不明白倾痕。

“母后,儿臣想通了,您不是一直想要孙儿吗?明天出行祭祀,一定让语贵妃或筱贵妃怀有子嗣,您放心吧,儿臣告退了。”

太后欲想说什么,他却速速离去。

翌日浩浩荡荡的队伍整装待发,明黄色的旗子随风而扬,辉煌华丽的马车像小房子一样的宽敞,在里面都能站起来,语贵妃她们不是也去吗?只有两辆马车怎么回事?

此时,栾倾痕左边搂着杭问语,右边搂着筱妃,三人一齐进了前面的马车里,他们连看都没看聂瑶珈一眼。

聂瑶珈生气,本不想去祭祀了,可转念一想,有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栾倾痕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队伍开始前行,从皇宫的城门缓缓远去。

骆殿尘匆匆跑来,城门正缓缓关上,他喘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

一路上,百姓们似乎也知道皇室祭祀的传统,站在街道两旁看光景。

聂瑶珈掀开侧帘,看着百姓们的指指点点,不时的羡慕着宫廷的事物奢华。

弄花楼的金姨站在门口,看见聂瑶珈,没想到她是皇后!那天还在弄花楼表演,难怪主上他……

她收到了薜晚秀的飞鸽传书,说是养伤,皇上此行并未让她随同。

渐渐的,有些百姓说,这马车里坐的是绣花枕头吧。

另有人说,绣花枕头也能坐马车受那颠簸的罪?

聂瑶珈就这耳朵挺灵光,她托着腮吃着水果,没想到这皇后的名声真是远扬在外,她以为宫里这样传就是了,真皇后大门不出的怎么百姓们就是知道呢?

“啊!有人要自杀!怎么还带着孩子!”有人高喊。

聂瑶珈掀开帘子,跟随百姓们的目光望去,有没有搞错,一个妇人身穿破衣怀里抱着哭啼的婴孩正站在酒楼的三楼上,一条腿已经迈出了栏杆。

“停车!”无人问津时,聂瑶珈站在了马车外叫停。

队伍不敢不听,就缓缓停了下来。

前方的马车里不见栾倾痕有什么动静,好吧,他不管,聂瑶珈来管。

那个妇人哭喊:“他去赌,还想卖孩子,我不如带她去死,也比卖了的好!”

聂瑶珈将繁琐的头饰解下扔进马车里,楼下的百姓太多,根本进不去。

没办法,向摆摊的百姓借了根长绳和铁勾,系牢一起。

百姓们都指划着,纷纷猜测这女子是谁。

聂瑶珈将勾子扔上去,正好勾在二楼的栏杆上,她腾的跳起,身姿轻盈如羽毛,人们抬头见着她跃身上了二楼里面。不一会儿,妇人的身后便出现了她的影子。

好利落的身手,百姓们议论不止,不是有人说这是有名的绣花皇后吗?

妇人回头看着聂瑶珈,一身华丽的衣服,头发散落着,“你……你是有钱人家的吧。来救我吗?我不要活了,也没法活了。”

此时,妇人的丈夫跑来,在楼下大喊:“你疯啦!我的孩子你当心吓着。”

妇人哭得更凶了,她看着孩子,真的要死吗?

聂瑶珈走过去,猛得抱过孩子,“这么可爱的孩子你们居然都不珍惜她。”

妇人丈夫在下面喊:“喂,你谁呀!把孩子给我。”他来得晚,也没瞧见她是从皇室马车里出来的。

“你是孩子的爹吧,听说你要赌博要卖孩子,不如卖给我吧,我出黄金一百两。”此话一出,众人惊诧,这女人到底是帮忙还是帮倒忙?

妇人丈夫一听,在下面还真动了心,“好,我卖。”

妇人一听,只是哭着,满脸的无奈。

“哎,你别急,这一百两不止买你孩子,也买你老婆你可答应?”

“好好好,不就一个女人嘛。”

聂瑶珈笑着点点头,对妇人说:“这样的男人真不值得你跟他了。”说完,她双手托着孩子,却做势要将她抛下楼去。

丈夫忙喊:“你干什么!”

“你已经把孩子卖给我了,我现在不想要她活。”聂瑶珈挑眉望着楼下的男人。

“你……怎么这么糟践孩子呢!”这个丈夫说话倒直。

妇人跪下求聂瑶珈:“不要害我孩子,求你啦。”

聂瑶珈摇摇头,“刚才不是你要带孩子死吗?”

妇人哭着摇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聂瑶珈看一眼栾倾痕的马车,他真是行,愣是没有出来看一眼。她大声说:“你的孩子卖给了我,我想怎么做弄她都行,你管不着了,你老婆呢……姿色不错,可以给我丈夫做着小妾什么的,你有所不知,我们家的男人呀没有女人就不行。”

丈夫想了想,一捶腿,“我我不卖啦!谁都不卖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