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38章 13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25 2016-03-30 20:16:53

  139

栾倾痕一直带她出了宫,来到野外树林里,停在小湖前。

聂瑶珈看着周围,小湖上面还冒着热气,好像是个温泉。

栾倾痕解下衣服丢在岸上,只穿着亵衣下水,直到将水没入头顶。

聂瑶珈紧张起来,湖面平静无波,栾倾痕到现在还在想不开?“皇上!皇上!”叫了两声没有人回应,她急的提裙走下水去。

突然,栾倾痕从水里冲出来,搂住她含住了她的唇,手不停的解下她的衣服,吻沿着颈一直向下。

聂瑶珈只能攀着他的肩膀,她水性不好,任他的手在身下肆意抚爱,感觉到他的强大,闭上了眼睛。

栾倾痕一刻也未停下他的亲吻,掠夺她的每一寸肌肤,进入她的身体,疯狂的要她,低吼与沉吟越来越快,越来越高……

中午,聂瑶珈穿上快晒干的衣服,躲藏在马的另一侧,脸好烫,是因为他们在水中……想起来心就扑通扑通的跳,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他的吻好销魂,令她难以直视他了。

栾倾痕转到她面前,勾起她的下巴,“你很享受啊。”眼神里有些轻蔑的意思。

聂瑶珈迎上他的眸,“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若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替身,他也会要了她吗?

“因为你要做好一个替身的本份。”栾倾痕露出一丝邪笑,附在她耳畔说:“朕喜欢水里的你,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随你挑。”

聂瑶珈真的想生气,拿她的身体与金钱衡量吗?栾倾痕无情的时候真的很可恶!她如今才感觉到做一个栾倾痕不爱的女人是多么的悲哀。

“谢皇上了。”聂瑶珈强笑出来,双眼笑得弯弯的。

栾倾痕一副果然没错的表情,女人都是贪心的,他的头一歪,示意她上马。

聂瑶珈自己骑上去,栾倾痕再上去,环住她的身子驾马回宫。

当晚,聂瑶珈感觉头很晕,趴在桌上睡着了。

林公公也没有阻止她,这紫凝是前皇后聂瑶珈的替身,皇上肯吃饭肯好好睡觉都是因为她,虽然皇上变得很冷漠,可是她在宫里就是个宝,没人敢惹。

栾倾痕回到景心殿,见她趴在桌上睡不禁蹙眉,推了推她的身子:“喂,起来,景心殿不是你随随便便哪里都可以睡觉的。”

聂瑶珈听见声音,可是头晕的不能苏醒了,迷迷糊糊。

栾倾痕一只手拉了拉她的肩,她却像个死人一样不动弹,他蹲下来:“瑶珈!瑶珈!你怎么了!”他的手摸着她的脸,好烫!

抚上额头,栾倾痕吃惊的看着她,“林公公!马上宣太医!快!”他将聂瑶珈抱到床上,为好细心盖好被子。

聂瑶珈的嘴唇已经干裂,不断说着:“水……水……”

栾倾痕马上去倒水,见她没有意识,自己喝一口再喂她。

太医赶来的时候就见到皇上喂她水,墨亦定了定步子,又马上为聂瑶珈看病,“皇上,她是染了风寒,吃几贴药就没事了。”

“她绝不能有事!”栾倾痕一句肯定的语气要求墨亦。

墨亦看着睡着的聂瑶珈,忍不住多嘴问:“她是叫紫凝吗?”

栾倾痕微眯着眼,冷峻的脸上如同裹上寒霜,“你关心这个做什么,你爱瑶珈对不对。”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揭穿他。

墨亦没有逃避与他对视:“是,我爱她。默默的爱着她,她为你而选择跳崖的时候我后悔过,为什么没有带她离开,也许她就不会死了。”

“哼,你说她是为朕而死?”栾倾痕可记得聂瑶珈背弃他投奔了骆殿尘,可她又不嫁给骆殿尘,跳崖怎么说是为了他?

“你!”墨亦气得双手揪紧了栾倾痕衣领,他好恨,为什么聂瑶珈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冲动之下说:“你当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死,她在骆殿尘身边还不是为了我们的……”话戛然而止,墨亦的理智回来,他松开栾倾痕,娘写信嘱咐千万别说出来,他只得隐忍下来。

“你想说什么,为了我们的?”栾倾痕觉得墨亦很奇怪,探究的眼神盯着他。

“为了……我们的国家,她不希望两个国家再起争端。”

栾倾痕冷笑几声,“朕不需要她死,除了她朕再也没有在乎的人,皇位也一样,她明知这一点,却跑到沁国去,没有嫁给骆殿尘,也是因为朕去了。”这些他从来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实在不愿意承认,他栾倾痕不是聂瑶珈所爱的男人。

没有比这个结果更令他心痛,他连追寻答案的希望也没有了,太多的事他多想问清楚,可是物是人非,聂瑶珈已经死了。

上天算是垂怜他?派了个紫凝这个替身来安抚他?谁又知道他的苦楚,在心里一万遍的劝自己把紫凝当作瑶珈来爱,那样更辛苦。

聂瑶珈此时有些清醒,微微睁开眼睛,“我怎么了……”声音微弱,墨亦却听到了。

“你好好休息,不要担心,一点小风寒而已。”墨亦为她拉上被子,多看了她几眼后,欲退下。

栾倾痕叫住他:“墨亦,我想你应该记得,朕是皇帝,你是臣子吧。”他没有责怪他刚才的无礼就是仁慈了。

墨亦点点头:“没有忘记,一刻也没有忘记。”他绝决的退下。

聂瑶珈病得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很快睡沉过去。

深夜,墨亦在宫中的花园里,四下无人,他呐喊出来,释放自己压抑的心。

喊累了的他垂下头,自言自语:“栾倾痕你这个笨蛋,她为了你的母亲和我才……我真的好无能,都不能保护她。”

他的泪滴在地上,瞬间成冰,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让聂瑶珈再受苦,会带她远离这里的争斗,让她的脸上只有笑容。

整晚,栾倾痕都守在聂瑶珈身边,林公公都看不过去了,“皇上,您早些睡吧,奴才照看紫凝姑娘。”

栾倾痕摆摆手,令林公公退下。

雪浓悄悄来到门外,神色忧伤,她还可以对栾倾痕好吗?她能够取代一个替身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